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裂口(二)
    司燕此时在飞奔着。

     她不相信躲在一个地方就会避免被杀,这样四处搜寻线索,反而会安全一些。虽然碰上“它”的几率更大,但是“死”的几率却是少了,因为呆在一个地方更有可能不明不白的被杀,而这样的话即使直面也能有时间自杀。

     她比这群中的任一人都要果断,虽然有时候果断的未免有些莽撞,她此时的行为更像是牺牲了自己的利益,用一次复活来帮他们。不过这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要她根本的利益没被损害到,这种给予对她来说不算什么,而且,她此时还要试一试。。。再去三楼。

     司燕对于周围的观察要远高于洛天了。她一路走来,分神去看木质别墅里的种种。

     她其实不觉得这里能有什么细微的线索,从一开始就连死三人来看,这个梦无疑是快节奏的。所以线索大半也是极其明显或者。。。根本就在那个鬼的身上!

     于是她其实翻找时也是心不在焉的,注意力更多的是集中在别墅整体和提防“它”的出现。

     通过她的观察,发现了一件惊人的事。

     ——这个别墅竟是没有任何女性存在的痕迹。

     按照她原本的猜想,这个女鬼既然是出现在这个木质别墅里,那么一定是与其有一定关系的,甚至是女主人也说不定。可是与她发现的却迥然不同。

     那么,那出现的女鬼,又是从哪里来的?

     一阵寒意从她的五脏六腑里冒出来。她不敢深想,难道,它和她一样,都曾上楼?不过没关系,司燕很快就没办法再去想这个问题了。

     之前让她以为是情绪所致的冷意持续地沿着她的腿向上攀爬,直直激得她的脊椎、她的神经都被冻结,麻痹的感觉让她不仅是感到了危机,更有无法抵挡的恐惧。

     一个打滚,她避开了之前的位置。之前她所在的位置,仍有一双鲜红纤细的手从地面上的裂口中伸出,直板板的,带着尸体般的僵硬,看位置,大概是她大腿的位置。只是看着那上面粘染的大片血色,就能想象到这双本来秀美的手到底是怎样用它的力气、它的残忍,残杀了一个又一个人类。

     与此同时,木质地板上的道道裂纹也开始扩大变形,让她不由得一直往后退去——可是,太多了,木制别墅最大的作用就是制造这些裂口吧,不仅是地板,还有墙壁,家具。。。凡是有再细微的裂口,都开始扩张变大,成为了一个个黑色的椭圆空洞,带着诡异的气息,每两个空洞相碰时,就像两只气泡一般合在一起,变成了更大的空洞。她毫不怀疑,只要身体中的一部分陷入其中,恐怕就是死。。。或是生不如死!

     这栋根本不科学的木制别墅谁知道是怎么建出来的,几乎所有的用品都是木制的,所以各种的裂口密密麻麻不可计数。此时司燕已经躲无可躲了,只能侥幸缩在一床被子里,可是透过被子她也能感受到身下的木床也开始有了逐渐拓大的空洞。司燕陷入了困境,不,绝境。

     她几乎可以判断自己死定了,猛地将之前安在心脏前的利刃往里一按。

     很快地感受到血液被抽走般的快速流失,可是她还在焦急,生怕“死”得不够快。

     透过模糊的眼,她看见了那双手臂在挥舞着,作出了一个手势,那个手势是那么熟悉。。。。。。还有独特的方式,是它!

     司燕死了。

     不过她倒是如愿属于“自杀”。在她的尸体消失的后一瞬,那被子终于掉入了一道熟悉的裂口中。边缘是黑红色的结痂,内里是空洞洞的一片,是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它的头慢慢缩回,除了那双手臂之外,完全竟是构成了这个房间!

     洛天已经出了那个房间。也幸好是他离开了,因为就在他离开后,那只裂口鬼渐渐从地板上的一处裂口中冒出了头,漠然地冲着他的方向,可是那双女人的手臂却是没有再出现。

     洛天走到了一条走廊,他能看出这里是被人翻过的。他顺着这些痕迹往前寻去,希望能遇到一个队友,来让他了解一下信息。

     是队长,黄侃。

     黄侃虽然名字里有一个侃字,但是实际上却是沉默寡言,给人可靠的感觉。体格壮硕,也不像是西方人的大块头,让看过的人觉得是他个可靠的大哥。

     也正是因相处不久,洛天对他有信任,虽然只是少量罢了,但是在此时他却是真的想看到他了。

     直到在房间里看到了他。队长站在一个大厅里,有木桌,木椅,甚至连汤匙都是木制的。余光看见了洛天,黄侃愣了一下,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最后还是招呼他过去。两人默契地保证着一定的距离。

     黄侃把一个餐盘打碎,随意选了两块锋利的、较大的碎片,其中一块递给了洛天,刚想说些什么,面色一变。

     恐怕洛天也想不到,鬼一直都没有放过他,甚至一路跟随他至此。最后在这里堵住了他和黄侃。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餐桌上的红木桌面开始爆开裂口,边缘木屑翻起,甚至里面还不断地涌出血来——倒真像是把人的皮肉划开了。两人退开,想要往餐厅门口而去,可是那个裂口鬼又出现了,他身后的一双手臂顺从地抱住了身体,甚至因为这个动作,它的后背也显漏出来了一部分。女人的胸脯没有起伏,如同只是存粹的一块肉贴在上面,半截脖子暴露在外,她是在“长”出来?!

     两人大骇。

     不用想也只带她是怎么长出的——杀人。那最后由会长成怎样恐怖的东西,不可估计。大概他们最后只能凭借自杀保命吧,甚至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的恐惧没有对前进的裂口鬼产生一点一滴的影响,他还在一步一步的逼近着,同时也把门口堵了个严实,于此同时,桌面上的裂口如同传染病逐渐扩散到到了一切的木制品。。。求生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