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操场
    洛天静静凝视着不远处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S大是一所建立在市区内的大学,操场四周全是高楼,一半是校内建筑,一半是校外的居民楼,但是土地紧张,于是便挤得紧紧的,几乎难分难割。

     而洛天便在这样的操场上坐着,看着高耸的大楼,眼睛里却没有半丝波动,即是发呆。

     此时天空中已经毫无阳光的踪迹,冷风习习,正是寒秋,作为一个刚刚入学的美院学生,洛天还是尽职尽责地来这里“找灵感”,毕竟对于这个市内大学,操场已经是难得的僻静之所了。

     忽然,洛天的瞳孔渐渐缩紧,眼眸也渐渐睁大,他看到。。。大厦将倾!

     如同一群“人”凑近去观察一只蚂蚁的行径,太过弱小的存在反而不会恐惧,因为无知无觉,而只有那只可怖的狰狞巨手触碰到了它前进的方向,于是便能有无穷震怖。

     不只是恐高症在高楼上向下眺望会觉得眩晕,当我们凝望着它,同样会感觉眩晕,因为这是如出一辙的,对于生命的恐惧与忧虑。或许有些像杞人忧天,但是大厦真的不会倾倒么,天真的不会。。。。。。崩塌么?

     四面八方的高楼倾围过来的震惧,不是洛天这个普通的学生能够承受的,当然,也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够承受的。他失去了言语,甚至失去了理智,唯一的想法就是“逃”,于是他往操场大门奔去。

     在奔跑中,他恢复了些许理智——高楼大厦环绕而来,而他脚下的地面却未动分毫,所以这不是药物引起的幻觉,更像是一场梦,一场诡魅却无比真实的梦。

     第一要务——活下去。

     毕竟,在这个无比真实的世界里,他甚至能感觉到初秋干燥微冷的空气被他的肺叶吸入又呼出,恐惧让他的全身阵阵发凉,毛孔收缩,凸起了许多鸡皮疙瘩。他不敢去死,因为他不知道。。。在这个诡异的梦里死去,是醒来,还是永久的沦陷!

     可是没有人甘心去死,洛天纵然平时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太大的留恋,刺客去无比清晰地意识到——活着!活着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他已经奔到了操场大门,可此时大门已紧锁。如果他有着健硕的身体,那他可能会不顾一切地攀爬上去,以求越过那两人高的围栏,逃出生天。可他不是,于是他犹豫了一瞬,却突然感到了危机——不,这一切不会这么简单。而且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种“运动了”,就算这真的能逃走,恐怕等到他爬上围栏,早已被倾倒的大楼压成一团肉泥。

     他深吸两口气,又望向了最初凝视的大楼。

     可他不知道,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避免了必死的结局。因为操场那看似不高的围栏实则是无边无际的,如果没有这大楼的胁迫,甚至可以让人。。。爬到死,如同一只蜘蛛,结网待食。一旦附上,又怎么能意识到这背后的可怖,只会茫然地向上攀附。

     而一旦死亡,便是“抹杀”,从时空的长河中把有关洛天的所有存在全部抹去,如同一只巨手,将砂砾俯身而拾,如此随意。

     这时,他突然看到了一个黑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主席台上,行为僵硬,不似人形!竟像是过年时用黑纸剪出的纸片人影。“它”手臂微弯,对台下鞠了一个躬,洛天远远看着,却觉汗毛倒竖,因为他仿佛能感受到“它”的一抹笑意,明明隔着这么远,在日落后根本无法用肉眼辩驳,更何况是视力本来就不好的洛天。

     演讲台上的黑影霎时间手臂挥舞,状若癫狂,扭动着摆出了一个个人类无法达成的动作,倒真像是一场疯狂的,不可思议的狂欢!可这一切却安静得让人心悸,风声,树叶的沙沙声,一墙之隔的车水马龙声。。。全部都不存在了,甚至自己的呼吸也毫无声响。洛天沉默着,战栗着。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从黑影身上转移视线,他看向周围,那种大厦将倾的感觉愈发明显!

     他有一种感觉——快!

     在这个可怖的黑影指挥完毕之前,在这摩天高楼倾倒之前,在他。。。死去之前,既然只能在这个操场上求得一线生机,他尽可能细致的观察着四周:深浅绿色相间的塑料草地,红色的橡胶跑道,立于一旁的国旗桅杆,以及。。。高高在上的演讲台和观众席。

     是哪里,是哪里。。。有这种违和感?

     洛天陷入了苦苦地思索中,尽管心脏狂跳,但他必须要忽略这种大脑充血带来的不适感,绞尽所有脑汁,去找到逃脱的一线生机。

     可就当他冥思苦想要逃离这里的时候,与他相隔一墙之外的人类也在挣扎求生。

     他无法知道,以他这里为基准,越来越多的建筑物都有了倾倒的趋势,就是在屋内的人也能看到这个繁荣的城市中大厦有着相互挤压碾压的趋势,更糟的是,这个钟头对于S市来说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以“隔绝”为界限,当一群人被封锁在一个空间内,无法与外界接触,既是一个被划分出来的空间,比如洛天所在的操场,比如锁上的地下室,甚至比如一间小小的厕所。。。当然他们所感受到的是四周墙面的压迫。而更多的人则在他们根本不清楚的时后就与数以万计的外出行人划为了一区,某种“规则”沿着街道降临在他们身上,直到遇到可以封锁内外高墙等其他规定内的空间约束物停下,然后又一次笼罩。

     这么多人,难免有人会恐惧惊慌,此时反而是人少的空间存活几率更大,毕竟,人少也就意味着会尝试所谓“逃生出口”的人少。比如,S市的街道上有着许许多多的人失去了理智,实际上在这拥堵的人群中他们也难以分辨这到底是地震还是。。。一个诡异难言的梦。

     他们都拼命地想往外冲,逃离楼房区,像地震演习那样,去找一片安全的空地,然后,他们就得救了。纵然有人意识到这平静的地面并不像是地震征兆,却不得不被挟裹着向城市外冲去。却突然,离城市边缘最近的一个人头颅爆开,少量的鲜血,大量的脑组织,以及骨渣和皮肤,劈头盖脸浇了他后面的人一头一脸。那人懵住,身体却被自己奔跑的惯性与身后人的推搡,往前推去,没过两步。。。与之前的人一模一样的死状。然而位于较后方的人并不能看见这里发生了什么,还在往前拥挤,这条鲜血之路一路铺开。。。或许,如果有一个“老人”出现,或许能丈量出这距离——其实第二个死去者比第一个人更前进了一步。。。。。。

     毕竟,“仁慈”的“规则”并不会这么快地毁灭这方世界,此时,还仅仅是这个城市,之后再慢慢扩散。

     当然,这些人是注定看不到的了,就如同洛天在最初幸运地放弃了通过最简单的“攀爬”的方式,这些人相反的。。。已坠入了死局,之后就是沦陷。而能侥幸活过的人则拥有着找寻真正“出口”的机会。比如洛天。

     压迫感减缓,可是当洛天真正要松一口气时,却感觉那种死亡的胁迫感并未完全消失,反而像是一阵阴风慢慢渗入骨缝,暂时无虞,却是被恐怖紧紧缠绕,诅咒已经种下。随时都能致人性命,却只是在慢慢“玩”?

     洛天想要为自己的猜测倒吞一口冷气,却像是被野兽盯住,只敢小小吞一口气,咽下一口口水,极力遏制自己的恐惧。他浑身颤抖,几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却只能跑,一开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像个中风患者?’洛天竟还能嘲弄地想。

     在这样的静默里,他的大脑在尽力保证着自己的运转,刨除那些引他恐惧的念头,他一遍一遍地筛除着那些平日里无比熟悉的事物,究竟是哪里,是哪里——出了错!是没有用的,是没有用的,你一定会死去,会死在这鬼诞的地方。。。尽管竭力压抑着这种念头,他却也不由自主地叨念着“我会死,我会死,死在这里,尸骨无存,沦陷永宁。。。”

     刚刚阳光还在身上披散温暖,现在却是透髓寒冷冻结躯壳。不过幸好是这冷,让洛天恢复了些许神智。他惧怕的看了那个黑影一眼,不知是否是错觉,那个黑影变大了?!!!

     霎时,洛天不敢再留在这个鬼魅的操场,飞奔进了看台下的卫生间,自我安慰的想着,既然操场上找不到违和之处,那么就去其他地方,可能,可能就有新的发现了呢。

     为什么怕黑的人睡觉时要把自己埋进被窝,怕鬼的人安慰自己“睡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