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办公楼
    这个梦是晋天的没错,只不过因为时间太久,混进了其他的“元素”,比如洛天学校里的那个鬼影。这种可能是存在的,或许会与梦境的主人有关,又或许是无关,甚至主题也会有不同。一个城市的人,其实完全能死于瞬息,可是这样慢慢地折磨才有恐惧的快感——而且,这个规则,因为一些原因,对“它们”也有一些束缚,使被卷入的人们能够保留一线生机。

     此时,这个部分,可以称为晋天梦的延伸——毕竟如果只有他才可能活下来是不公平的,尽管规则没有什么公平可言,再加上有部分因素的干扰,所以这梦境的出口也增加了。可以说赵帆,张冬。。。以及死在城市各处的人们,都是有可能活下来的,但是也正因为外来因素的干扰,逃离这个梦的可能大大降低,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死去,甚至只是一时迟疑死去——这种难度已经非常可怖了。

     所以可以说洛天能活着不仅因为他运气够好,而且与他及时冷静下来密不可分,他终于有了能与命运一搏的资格。

     像是被梦境卷入的现实世界,就如同殡仪馆一样,已经被梦境化了,随时能解构,就如同大雪遇到阳光,一般的梦在失去了这种诡异的力量后将迅速被现实排斥出去。

     其实这也预示着他们已经无法再回到现实中了,因为所谓现实已不再存在,他们能回到哪去?

     此时,一无所知的洛天还想不了这么多,他只是要活下去,仅此而已。

     他已经逐渐走近了办公楼——比较幸运的是,这里平时人就比较多,大概是当时诅咒蔓延过来时有人正在进出,不符合法则里封闭的规则,于是办公楼与外界是联通的。当空间越大,存活几率越低。只要有一个人慌了阵脚,猜中了法则的“雷”,那么区域中的所有人都会挨劈,只是劈不劈地死的差别。

     大厅人不多,大概是能逃则逃了吧,但是他不敢掉以轻心,就凭那一路的尸体,楼里大概也不会幸免。

     躲着大厅里那面巨大的落地镜,如果可以或许这里也是回去的一条路径,而“那东西”也有可能会看到自己。。。进到这边来!

     他站在大厅里看那办公室的分布图,档案室在高层,想来也是少有人去的地方,净放着落灰了。可是靠电梯是不行的,想也知道八成那里塞满死尸,脆弱的钢索早就断了。只能走楼梯。他咬牙呼一口气,之前就遭逢巨变甚至几度差点死去,又加上路上的磕磕绊绊,还走了这么久,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行不行。可是不行也得行,要不然只能是死!

     他拐了一下,往楼梯的方向走去。大概是太在意了,他的眼角余光中瞥到了一个影子,直到完全转过头来才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几次死于黑影之手,他的神经过于敏感了?他完全分不清那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倒影——说实话,他现在又是什么样的呢?可是只能继续走。

     看到楼梯里已经亮起的灯,他心里稍稍安定了些,不过毕竟刚开学,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谁知道上面还是否能保证一路畅通?

     他开始向上走去,每走过半层就向上看一眼,可是在高层建筑中螺旋状的楼梯很密,从下往上最多也是能看到之上几层而已。而且“它”的出现无影无踪,看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可是毕竟求个安心,就像是买了保险的人开车也敢快些。

     前面几层很快就过去,但是洛天也开始感到疲惫。本来就走了这么久,平地还感受不到长时间走路后的辛苦,但是一开始爬楼,小腿的酸疼变得愈来越明显。而且不知是否是错觉,他总觉得楼道里的灯光开始变得越来越昏暗,再这样下去,恐怕到了十二楼他所面对的将是漆黑一片的楼道!想也知道,正常情况下的灯光怎么会恰好组成渐变的?呵,可是纵知如此,他也只能向上走,太过疲惫,不由自主地呼吸着楼道里血腥的空气。毕竟,也许有很多被锁在了那些厚重的办公室铁门里了吧,他想。

     越到之后的楼层,他越是感到窒息般的痛苦,那些血腥味就像是烟雾一般,纵使他用衣服的前襟捂住口鼻也无法阻挡住这股难以掩饰的味道。更像是毒药,从他的口鼻里钻入,让他眼前发黑,四肢无力,呕吐过后的后遗症开始展现出来,甚至感到眼前迸开一片片血色的幻觉。看起来是很正常的反应,可是他停下了。再这样下去会死,他想。虽然他无法说明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一般人低血糖或剧烈运动后身体出现痛苦的感觉是很正常的,大概是因为之前看到落地镜里的影子,他却是感觉自己这反应,是不对的。

     他会死。

     这个念头就像是一枚强心针,让他开始紧张起来,头脑也开始活跃起来。离开这里,离开。

     此时在十楼,就差两层了,一般人都会硬挺着往前走几步,可是洛天不同,他的冷静让他做出了及时离开的决定。于是在这一层,他拐进了走廊。

     来到这里,洛天的头脑清醒了一下,他沿着这漫布着一滩滩污物的走廊向前走去,要去尽头的通风窗呼吸一下。要不要再回到那里去?他考虑着。可是如果那真的是一个陷阱,恐怕所有到十二层的人都会死,哪怕是十一层的人只往上走了一层罢了。可是这又是毫无根据的,毕竟楼道里的灯是渐变的,他的症状出现也是渐变的,可能两层一忍就到了呢?最主要的是,还有其他的路吗?

     就在他几乎要把自己说服的时候,他来到了这里。因为办公楼与外界是一个空间,所以他能够看到外界的情况,而不是像一些被封闭的空间中明明有窗户,却无法打开,也无法看到外界的环境。

     他闻到了相较而言清新的多的空气,也看到了,一地死尸。

     因为昏沉而存在的侥幸一瞬间被统统抹去——不能回去。哪怕有一半可能是安全的,他赌不起。

     因此,他没有变成十二层楼梯中密密麻麻无头尸体中的一员,可能没人会在当时的混乱中想到来到十二层,但是上层没有抢到电梯的人却可能想通过走楼梯的方式规避灾难,而且一些比较“机智”的人想到了恐怖片中电梯是怎样恐怖的存在,却不想,踩中了“它”的陷阱。也说明,十二楼,确实是“它”的“死穴”!

     洛天想到了最后一条可能的方式,从外部。就像是一个擦窗户的工人,他通过那些领导们安在外部的空调室外机向上挪动。其实这是很危险的,他从前所在的初中就有人曾从这上面掉下去过,其实上面是很滑的,有许多技术娴熟,装备精良的擦窗工就因一时大意而葬身窗外。更何况此时精疲力竭的洛天。

     大概是他真的很幸运吧,顶着近乎虚脱的身体和欲裂的大脑,来到了——十二层。

     这里是这么寂静,就像坟冢。窗户也是关闭的,于是他暴力破开了窗户——用身体撞了进去!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被阻在了外面,不过幸好这旧楼里玻璃也比较脆,虽然身上扎满了玻璃碎片,但是,他相信,只要能在此时活下来,那么这点伤又算什么!如果真没有。。。不,他一边拔出身上的碎片,一边给自己冷静地打气。

     楼道里很干净,只有一具尸体。这是非常诡异的。洛天保持着警惕,可是知道他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份档案,心里确定了一下。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