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沦陷
    “活着。。。。。。”洛天嘴唇张合,翕动几下,最后也只是轻轻吐出了这几个字。

     尘没有看他。虽然洛天的眼前一阵阵发黑,但是他仍是执拗地看着对面的人,想要看他用眼神允诺他,会活下去。

     可是没有,洛天越来越不懂他的想法了,从一开始的清俊逼人,到之后的落魄不堪。似乎一路上都是他负责想,而尘负责行动,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洛天仍将对方当作了自己的好兄弟,同生死,共患难,听来简单,但是不断被背叛的洛天却感到了这句话里沉重的疲惫。

     正是因此,面对唯一一个一路上无缘无悔支持着他的人,才会感到莫大的感动。

     洛天迷迷糊糊地想着,一会儿大概还会回一次诡屋,为下一任留个言,自己好歹也这么多次了,难道之后真的是沦陷吗。。。。。。

     恍惚间,他感觉自己不只飘忽到了何方,他看见了一张桌子,一支笔,他想自己要好好写下经验,不然真的会坑死下一波的。。。他写的很快,仿若感觉到了母体般的温暖,就要陷入永久的沦陷。

     。。。。。。

     可是他还活着。

     洛天惊愕地看着,周围并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他的后背虽然还有那种火辣辣的疼痛,但是却并没有之前有异物挤入的感觉。他用双手撑起身体,虽然全身被划伤的地方不计其数,但是毕竟他还活着,这,就是最美好的事了。即使生而苦难,也要畏死而活。

     但是不待洛天多兴奋几时,他猛得回头,被泼了一盆冰水,浑身刺寒入骨。

     他的身边,有一具尸体。

     白色的衬衫,此时尽是污灰;浅色的仔裤,划损与血迹同列;他本来俊秀的面庞,此时已皱缩难辨。——是尘。

     尘的血液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一样,但是嘴角还缓缓地流出了一缕血迹,洛天崩溃地掰开他的嘴巴——他的舌头已经被生生咬断,还有红色的东西在其中蠕动。洛天只一瞬间就想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尘一直都很睿智,他未必不及自己,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一路上找到了自信,果断,重新有了能在鬼梦不断轮回下去的能力。而此时,他救了自己,他用自己的身体吸引了那冲他围聚过来的红色的东西,之后闭死了自己的嘴,还断舌来保证自己死了,于是寄主的血液不新鲜了,寄生的那东西自然死去了,甚至因为对方的举动连逃都无处可逃。

     洛天的浑身冰冷,浑浑噩噩不知自己在做什么,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爬出了那片有车的空间,重新回到了外围。不知何时,有不少人出现了,男男女女,想来就不是普通的本世界居民,而这些人看着洛天的神情也是诧异,毕竟看这个年轻人的反应,不是本世界的就是一只菜鸟,竟能先于他们到达此处。

     洛天看到这么多人,心中诸多念头一齐涌出,几乎让他难以继续思考。他后悔之前那么冒进,若是再等片刻。。。或者听听尘的意见。。。或者也信任一下这群人,虽然他们从不将他这种菜鸟放在手里,但是他们的强大确是毋庸置疑的。。。诸般滋味混杂难言,洛天感觉连泪都没有,就如同对方真的是他的半身,他的亲兄弟——他害死了他!或者说,让他沦陷体于此,连死都不如!

     他一定不会忘了他,尘。

     而且——

     复仇!

     尽然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对“鬼”产生报复的念头,不是莫测,而是不可敌。比如一人半夜遇害,被鬼杀,他的亲友可能会找那日约他的朋友,却对此只能自认倒霉,伤心,却无可奈何。

     此时洛天竟对鬼产生了“杀死”的想法,要知道,经过苏雨烟的科普,洛天已经知道他上次对谢依造成的伤害仅是几次就能补回来的,要真正的杀死鬼,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个几乎是指自然情况下的消散,比如第一次整个S市的浩劫,全市的人都死光了,也只是本就要散的散了,可是其他的却不会随着整个S市陪葬,可见鬼,是杀不死的。

     可是洛天此刻心中竟产生了如此荒谬的念头!大概是极度的自信,或许也可以说是——不自量力。

     洛天看在那群人似乎想要通过“上”和“下”两种路径先侦察一下,想着或许在最里面会有一个像谢依类的(洛天理解),只要“杀死”就能回归,至于真正结没结束,他们也不会去管。大概这是很正常的想法,考虑也周全,可是洛天此刻的胸里燃着的是熊熊烈火,自然不会满足于仅是让“它”付出些皮毛——他恨不得饮其血,吞其肉,嚼其骨——即使是鬼!

     洛天明知下面究竟会是些什么,可是他却还是冷眼看着,因为,他要报复,自然不能少了这些人。

     苏雨烟路过他的身旁,察觉到了此刻他的脸色相当难看,想要问些什么,却还是闭上了嘴,轻轻摇头。

     他被人支在了墙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而那些精英也没有来问他关于这里的详情,毕竟对方看来受的打击不经,毕竟还是菜鸟,估计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

     上面的人都在微微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尽力保存体力,在面对鬼的“赛跑”里,不输给别人。

     下面的人则更加谨慎,头上的帽子都是挖矿专用,能照亮前方的路,看见出现了什么东西也好采取措施,走的路虽然也都是钻车底,但却可以随时找好退路钻出来。

     比如车和车之前挤出的空隙。洛天和他们同时想到。

     不过洛天想到的更多,他看了一眼前面站着观察指挥的队长——西米。他们刚来还看不出来,但是自己却是非常清楚:这里的车之间的间距,变了。

     就像是同样要在车之间找缝隙,之前每五辆车就有一个大缝,可是现在却是每十辆车,而且之前的缝隙足以让自己掉下去,现在也不过是卡住腿罢了。就好像是水管里的水滴无声落下,汽车之间的挤压也越来越剧烈,可是停车场的大小不变,那么就是整体的变小了?甚至,高度也变小了!而且,这么多装着鬼婴的汽车,他可不认为会比人更“苗条”,即使硬度再大,那么最终,也会是车毁婴出的境地。

     下面的探索人员好像遇到了什么,有一个发出了半声尖锐的叫声,最后扼在了喉咙里。那些人迅速有所反映,一个领头的人开口:“怎么了?”

     “这里。”那个人好似也反映过来了,压低了嗓子回到。

     领头的人让就近的几人过去。

     是一具腐烂破碎的婴孩尸体。要是其他人看定会吓一跳,可是这里的入梦者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怎么会被这样的局面就吓住?让他们惊的,是下面也会出现尸体,那么也会有那种怪物,这里的地势可不会方便,逃是很难的,还不如在之前选择上面,虽然要看着那些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婴孩,可毕竟易于观察和逃脱,看几眼又不会少块肉。

     领头人沉吟片刻,决定还是往前走,毕竟也只是一具尸体,上面的估计也不会逃的。只是他们之前走的是直线,为的就是想中心方向进发,这样一来为了躲开这具尸体后面所代表的“东西”,他们要往哪里去绕呢?

     而此时上面也遇到了同样的困境,而他们本就无法直接联系的西米,也陷入了水深火热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