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诡屋
    这是一间非常狭窄的屋子,可以直接用一个词来概括——毛坯房,比正常的毛胚房还要更“省地”一点,就是平时政府专门为低保户修筑的个廉租房。能选择学艺术,洛天的家里家境还是不错的,先不说装修,但是面积就是这房子的几十倍,不算富豪,实在是这里太小。他的眼睛渐渐有了焦点后,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这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非常简略的一张木桌,一把木椅,说实话,他当年上学时都没用过这么粗糙的桌椅。还有一张木床,身下垫着的是一件黑色男士外衣,看起来是中老年的款式。木床连垫子都没有,索性有衣服聊胜于无,甚至他用手拄起身体的时候手掌被床沿上的木刺扎了手,冒出血来。

     环境感觉来很安全,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甚至他在现实中都没有这么放松过,让人不由自主地感知到“安全”,感知到这个世界是没有危险的,任何都不会伤害到他。在家里也会有一些恐惧的感觉,比如热水器发出了“呜呜”声时我们会感觉到危险,然后赶紧把它关上,看到插线孔里冒出的火花就会小心,甚至有时候还要小心磕到墙。。。可是在这里,他觉得——自己是不死的!

     怎么可能?他摇摇头,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那梦也是真的,想起之前无休止的杀局,他已经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净土了。至于不死?他相信,在这种诡异世界,再厉害的人,只要是人,都得跪。从古至今,多少鬼魅传说,不及今日一线生机来的靠谱,如果蒲松龄老先生见到今日之鬼,可还能面不改色地写下人鬼情缘?算了,那位老人怕是见到今人之人就吓得一命呜呼了吧。

     洛天心情还好地调侃一番,不管怎么样,此时他活下来了。

     可是他心里还有一份隐忧的,不知道父母怎样了,如果这是全国性的,那么以这种一个学校只活了一个人(他不知道到底这次诡异事件的范围究竟有多大)的几率,恐怕父母也是凶多吉少。那又能怎样呢?此时他的命运已经不为自己所控制了。

     一张皱折的纸放在桌上。

     上面是这样的:

     死前......回到这里

     1.消耗品-入梦

     2.交流!

     3.这是个梦

     记得我,我是...写不下来(有一些空格打不出来,.....代表)

     联想到那件床上的衣服,他或许知道了,这是这间屋子的上一任主人。

     可以看出来,不仅字迹缭乱,而且连标点都没有,除了一个逗号和冒号。所以这两个标点必然是有着特殊意义的。

     “死前”说明这是会死的,只不过这么安全的环境,想到自己在这空荡荡的环境里并没有看到食物,难道是——饿死的?那也不对,尸体呢?回到。。。

     洛天逐字分析,根据所具有的只言片语,他可以推断,这是个封闭的空间,对于非消耗品——比如食物、水、甚至纸笔等都要通过入“梦”的方式来获取,根据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所谓的获取绝对很惊险,而非消耗品,比如固定在墙壁上的白炽灯,则不用再费心。这是个梦,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正如他之前所猜想的,所经历的一切诡异事件全是一场梦,可是在这里梦不再是一道可无可有的意识,而是厉鬼无穷的地狱链接现实的致命通道!就凭之前的诡异经历,以及“写不出来”四个歪斜的字中蕴含的绝望,他觉得如果这是幻觉,没人用这么高端的仪器来试验自己;就算是神经病,要是能病得这么高端自己也认了!

     他无法写下自己的名字,肯定不是时间原因,而是这里会将人抹杀!不是杀死,而是无法再被人记得,看似很普通,和被直接杀死没什么不同,古来王侯将相立,可是老百姓们除了自家人还有谁知道?可是那只是没有条件而已,从远古时代求偶就是为了留下自己的一段基因,到之后王者往往要筑碑立说来留下自己的名,甚至现代网红以及叫兽砖家,在石碑上刻“到此一游”的人,不都是想要出名的吗?天地之悠悠,吾等如沧海一粟,如果一个人被抹去了,什么都没有了,可以参照离群索居而逝的人,这里的人死时这将比他们悲哀千百倍。

     交流!

     是说交流很重要么?所以说会在这梦里遇到其他的人。

     至于入梦获取消耗品为何会被特殊标明?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没有解释。只要失去意识了难道不是会被自动送进梦里吗?可能只有床,是能进入的途径,而其他方式,比如在地板上睡着了,结果就是真正的睡眠。而如果一个人惧怕入梦,不敢在床上睡,恐怕等“消耗品”用完了,会饿得没有力气到床上去,最后生生饿死!在饿晕过去后死在“安全”的睡眠里。而且获取所谓消耗品估计也是很困难的,当对面是一个鬼,还有谁能淡定地抱着一大摞东西冷静分析、急速奔跑?

     他已经了解完了,但是一点关于现实的都没有,比如当时他所指的是校园里的人都死光了,那全市、全省、全国,甚至全世界呢?如果遗忘,是全部的人都被忘了吗?就当这些人从未存在过,一个校园的人或许还比较好解决,因为各种原因,当年有很多婴儿在下生之前夭折了,还有很多父母因各种原因把孩子流掉了。。。。。那样的话也只会是一个校园的人了吧,应该不会有全市的人死去,不然,是某年生育率破极低吗?这样想来,父母所在的N市应当无事,或许当有一天,他死在这梦境里,父母也不会记得吧!那就好,他们或许会有另一个听话的孩子,生活在安全的现实世界中,而他,只需要在噩梦里,活下来。

     可他怎么知道,的确是死了一市的人,如果某些年新生儿出生率急剧降低,政府当然能看出来。可是有的时候有些人只要命运稍稍改变,之后也会随之改变,这恐怖的存在,将一市人的命运线粗暴拽断,不管往前牵扯到多少——有些人的父母因为一次旅游没去此生再无执手,而有的人从曾祖父辈就因各种天灾人祸而失去了流下自己基因链的机会。。。。。。可是,“它”怎么会在意?

     而对于这个不知道还要住多久的地方他起名:诡屋。

     他想,自己可以试着进入这里了,所谓诡梦。

     可是之前,自己要分析一下,这样的世界,要如何活下来。凭他仅有的一次经验。

     首先,鬼也有被约束的地方,比如他总是能险险地从鬼的追杀中活下来。如果只是梦境,那么梦境总该有一个主人,根据他所经历的,可以推断出这个梦境或许来自于郑锦,或是林仲。要么是吸引鬼来的,要么是鬼的。相较而言,他更趋向于前者,毕竟郑锦死前应该也被折磨了很多年,看那圈厚厚的档案,梦境的主人虽然是鬼的必杀目标,但是如果可能,却也是能让这些被卷入的人活下来的关键!

     然后他又垫着那件黑色衣服,陷入了诡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