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院子
    什么是“满意”?从外在表现上来说,是第二天不再出现,每天会有一个专门为老人表演的节目,可以称之为“单元”。

     而在这个单元中,他们收取了令自己满意的东西,满足了,第二天就不会再出现,颇像是收买boss。

     按理来说,此时满意者就是不再出现的那十五人——第一日取走两个头颅的老人,第二日的洗手脚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而如果不满意,就会找活着的对自己负责的成员,如果对方无力提供,则是“吃”——即杀了他。而第三日中的做菜则是全看个人喜好,但洛天注意到取走了食物的几人中有部分没再出现。

     粗略看来真的毫无规律可言,满意或不满意真的只能看第二日是否出现。可是洛天产生了一丝怀疑——真的仅凭这个?这些老人已经完全没有理智了吧,难道就像是每天抽取随机数一样,只要是运气好,所有人都能轻松度过;而运气不好,则只能面对必死的结局?

     终于,今天被他发现了一丝诡异。

     所有人把每一天当作一个单元,就像是刷游戏一样刷“怪”,当然,他们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命的,没有傻到以为自己真的会复活。可是,洛天一开始也抱有这样的念头,可是他刚刚深入到了那么深黑的屋内,让他突然记起了自己独自在屋里呆的两夜——周围那么静,就像是今夜无人存在。可是依旧有游荡的人:第一夜来觅食的老人们,第二夜去匆匆取骨的他。

     所以,夜晚足以会发生一些事,并改变他们白日的进程,比如他取的白骨杀了一人,废了一人。而第一夜的老人呢?他们的行为是“合法”的吗?如果他们是来蹭食的呢?果然,他在今天依旧出现的十五人中发现了那个曾对他露出诡异笑容的老太太!收了东西却一直“不满意”,他们就是一直想要呆下去,无论他们最后节目是有一个,两个,还是无数个,这些人都永远地存在着。因为你知道野兽会食人,你知道去深林里豺狼虎豹会致命,可是即使你定了去哪座山,也不会去查那只虎有什么样的斑纹!同理,洛天等人恐惧着这些野兽,可是因为人会正视自己的对手,而当对方完全无法打败,比如鬼,就只能选择逃避,甚至都不会去观察它。

     而且,这次的“恐怖”不仅仅来自于鬼,更来自于人,这么多的鬼,这么多的人,让他们无暇去多想,只能尽力保住自己的生命,之后就是精疲力竭了。

     不过,终于,有人发现了。

     果然不是完全的通关游戏,按照他第一次的入梦经历,这个过程看起来是如此的。。。通畅!对,通畅,就好像是一条路直接摆在了所有入梦者的眼前,只要你心够狠,不仅是对自己狠还是对别人狠,就能活下去。

     可是,是错的。如果真走到那一步,无异于是自取灭亡,先杀了别人,在杀了自己?每天都报有一丝丝侥幸的希望,可是却是噩梦的无穷延伸。

     看这院子里多天不变的温暖阳光,触上去,只感觉冰渣般刺手。

     果然是梦啊!

     是梦,那就还要去找这梦境的主人——按照他仅有的一次经验来说,他该是谨慎的,该好好利用他仅有的经验,可是他做了什么!他一开始是恐慌,后来直接变成了狠绝,在之后视杀为乐!他简直不像人了,他想,他是疯了,要么就是他也成了鬼。想到这里,他心里咯噔一下,支撑着他的,一直以来就是“活着”的这个念头,而为什么要活着,为了体会阳光雨露,为了品味人间百态,生老病死,可是如果他是鬼,不老不死,就为了杀戮?失去理智,摒弃感情,如果这样的活着也算是活着,那他宁愿不如死去来的干净。

     既然一直都没有离开这个敬老院,那么梦境的主人九成九也在这里。他不确定自己周围的是人还是鬼,所以可能是任何一个,也有可能还未出现。而已经出现的人:谢依,林贺,普通女生,可爱女生,发呆女,中年男子,高个男,矮个男,胖子,若干死去的人,“院长”,那个他认出的老太太。。。会是在这些人里吗?只要能找出真正做梦的那个人,他相信,一定能找到梦境出口的重要线索。

     这是个狡猾的人,可是再狡猾也会露出马脚,洛天的智商开始上线,被惊到的他无意中竟压制住了一部分红眼病所带来的症状。他细细思索着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谢依晕倒,林贺被杀(学戏剧),第三天陷入杀戮(洗手脚),第四天做菜(老饕),第五天家务(人事)、(院子),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呢?(血洗老人院),这些节目看起来井井有条,连老人们出现的反应也尤其符合当天的节目安排,像是也有所安排一样。又有谁知道安排的清单?这几日一同和他度过的几人不像,而谢依和林贺在第二日被一个男生说明“走了”,老人们中的一个?除非是故意为难,不然没人能找出其中的“特殊那个”,中年男人,或者院长也知道安排!

     到底是谁?

     洛天绕着院子一圈圈地思考,就像是强迫症那样,把焦虑都发泄在他那越来越快的脚步上,旁边的发呆女生看到了他的行为,终于大发慈悲瞥了他一眼,对他说了三个字。

     洛天懂了!是那个人!被他们都忽略了的那个人,没想到那个人就那么轻松地做着“香甜”的梦。他往院里跑去,想要找到那个人,可是一般梦境的主人不对梦境有着绝对掌控的吗?洛天,还是想的太简单,这方小院,真的会成为他的葬身之所!因为这群野兽,出笼了!

     那么多猩红着血眼的老人突然暴起,本来还木呆呆的,此刻却每一道皱纹上都撑挤得要裂开来一样,残损的牙齿已经毫不留情地咬在了几乎毫无行动力的可爱女生和矮个男生身上,甚至不求喝血吃肉,只求一击毙命,然后就能去追赶。。。被发呆女生拉着跑开的洛天。血眼——原来这就是‘雪雁’敬老院的真正含义!昨天的洛天想的也不错,矮个男生确实为他做了炮灰,甚至还包括另一个,可是他已经不是昨日的他了,虽然没有多余的时间为他们感到心痛,可是他也的确是愧疚的——因为他的鲁莽,不然他们本不用死的,而且难免有兔死狐悲的伤感。

     一定,要杀了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