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学戏剧
    谢依一直没有醒来,可是他们不能白呆在这里一天啊——作为“大学生”,能抽出时间来敬老院基本上都是为了完成活动赚几个学分,哪能来守着谢依?并且奇异的,所有人都没有提出要带谢依去医院。于是几个原世界的人率先提出要先选出一个代表来,暂代谢依,来主持敬老院的活动。

     可能是所有人之前都不熟,所以最后选择的是那个中年大叔!‘是因为看起来老所以比较有安全感吗?’洛天暗忖。

     “好的。”中年男人用一副平平无奇的腔调说到,“那我们就先开始第一个环节,为老人学戏曲,因为他们,我们的祖国蒸蒸日上。。。。。。”他念的是之前和谢依走得很近的女生从她身上掏出来的事前准备好的词,足足有好几页,女孩看到自己领队不成直接气愤地把它塞进了大叔手里。

     表演的是一个原世界的普通女生,和彩虹头男生搭档。

     女生像是准备充足,呆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很迟钝地点了点头,可彩虹头却是首次接触到这节目,他一下子慌了神,对着离自己最近的卷发女生抱怨:“什么?你听说过吗?我刚来不久,就两天,哪练过啊!”可是那女孩全程没有理他,依旧盯着虚空中的一点。这女孩的呆和要表演的女生的沉默还有所不同,那女生就像是整个人已经被死气裹住了,有一种行将就木,一点话都不愿说的将死感。可是洛天没有拦她,一个是自己也大概命不久矣,另一个,拦了她自己可能也要替她上节目。可能自己也是个自私的人——尽管之前看似大义凛然地抢在他们之前打开了敬老院的大门。而那个女生像是在想着什么,以至于对眼前的事物毫不关心——那对自己的死亡呢?

     “下面,二人戏剧表演《林贺进城》。”中年男人语气依旧平淡。

     下面没有掌声,全然死寂。

     可是洛天很明显地看出了彩虹头男生脸上的冷汗滚滚而下,和一分钟前判若两人。而那个可爱女生则是颤抖地洛天都能感受出来,他看过去,没有期望和他差不多已经撕破脸的女生能回答,却不成想女生两眼直直的望着舞台,脸颊与嘴唇都已变得苍白,她无声说——他叫林贺!

     而此时,在台上,普通女生木刻版的脸,一板一眼地张开了嘴:“林贺我的夫,前日进省城,赠我桂花糕,赠我绣花袄。。。。。。”台下的可爱女生听到内容还算正常,颤抖稍微止了些。

     “夫啊,你还送了我什么啊?”

     彩虹头愣住,没想到戏曲会停在这种地方,可是看到台下几十张同样老态衰沉的脸,总算还记得自己得及时接上。“嗯。。。送你梳妆镜,送你肉包子?”

     却不想此刻走向已经开始悄悄发生变化:“我的夫!梳妆擦血泪,肉包装人肉。。。。。。你赠我血胭脂,赠我婴孩骨。。。。。。夫啊,你还送了我什么啊?”

     那个彩虹头,也就是林贺,已经吓得肝胆俱裂,可是台下的老人已经开始发出了“嗬嗬”的笑声,像是看得很开心的样子,甚至几个人睁大了眯缝着的眼,露出了一双血红无比的大眼!比任意一个网红都要大,因为他们不敢把脸的一半都整成眼!他被这些血眼盯在了原地,他想求助,可是此时他的“队友们”站在老人们的身后,根本不知道老人们的异常,就算是有察觉到戏曲走向异常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一般人认为他总知道自己从舞台上下来的。

     下不来了。

     他想要不开口就好了,于是真的好了。“夫啊!你还送了你的头啊!”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向上伸去,使出了非人的力气把自己的头往上拔去。女孩也来帮忙,从兜里掏出一把小锯片,切割着他颈部的肌肤,他痛得想要大叫,可是血已经涌进了喉管——他只能无声惨嚎。最终,脖颈处拖拉着血管的彩虹头颅被女孩抛进了观众席,一个睁开了血红双眼的老人,扯着那头彩毛津津有味地啃起来,已经糟朽了的牙齿在他的脸上留下坑坑洼洼,血渐渐充满了他的眼睛——而那双死不暝目的红眼看着他们。

     女孩也死了,她还在一板一眼念着“台词”:“林贺我的夫,你赠我以头颅,我还你以头颅,我们夫妻恩爱啊!”

     然后用那把小锯锯着自己的头,很快见了血,然而并没有任何作用,实在是小锯对于脖子来说实在是太小了,于是在脖子周围的皮肉已经层层翻起后,用手掰着自己的脖颈,试图一点点撼动着自己的头,终于落了下来,滚动到了观众台上,而还是刚刚的那个老人,诡笑着捧起了这颗。他走了。没有人鼓掌。

     “看来老人们不满意啊。”院长还带着那样让人作呕的笑容,“明天可要努力了,不然老人们就生气了。说实话,老人家们还是很喜欢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但是你们的节目实在是太次了。你看,都没有人笑,唉。。。。。。”他走了。老人们也都走了。说实话,他们眼里的凶光那下垂的眼皮遮都遮不住,一道道皱纹都像是藏着细碎的肉末。

     他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留宿了。本来林天是能和一个人分到一起的,可是今天由于林贺的死,而且是他把他们引到了这个恐怖的敬老院,所以他们怨恨他,正好男生单出来了一个人,于是他们把他自己放在了一个房间。而他隔壁,就是林贺的尸体!

     h他夜里怎么敢睡!没有另一个人帮忙警戒,万一夜里被鬼生啃了怎么办?!他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头顶破旧的天花板,这样可以有效保存体力,毕竟夜这么长,单靠他今天在餐桌上忍着恶心不敢就菜而生咽下的白馒头,怎么挺得过一整晚殚精竭虑?还不如坦然为之,积蓄精力逃跑呢。

     在不知过了多久后,他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迟缓,佝偻,应该是老人。而且人数还不少,有好几个吧,他的心开始狂跳起来,躲在窗帘后紧张地观察,打算在他们打开自己的门之前就大声叫出来,不然就晚了!他可不信林贺察觉到了不对会继续往下演,一定有老人们的关系!可是他们只是在他的窗前虚晃了一下就走到了——他的隔壁!

     果然这几个老头老太太不是要起夜,实际上,一整晚所有人都没有动静,简直就像死了一样。

     隔壁传来了咀嚼声,声响不大,但对于这个死去般的夜,好几个人的咀嚼声简直像是白天开推土机一样,尤其是洛天,他几乎要把食物吐出来,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双手攥紧成拳,又是恐惧又是恶心,就强忍着。。。。。。直到“进餐”完毕——甚至有一个老太太离去时让他看见了它血红的眼!并对洛天发出了扭曲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