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进楼(二)
    这恐怕会是洛天一生中最离奇的进楼方式,不是从门走,不是从窗入,甚至不是他所知的任一种方式,竟然是从深深的地下爬上来!

     但是他此时恐怕想的不是如何能从下面上来,而是最急切的问题——怎么把这个已经爬到他小腿的鬼,狠狠地踹进下面深深的通道里。他感觉到那双手冰冷,干瘦,巨大的力量几乎要将他的腿很很撕扯下来!上面的伸缩最终晃晃悠悠最终还是停下了,洛天明白,上面的人终于力竭了,尽管他们没有把绳子完全放下就已经是恩尽义到了。可是却还是不由得在期盼他们万一再坚持一下呢?恐怕这么久也是快到了吧。

     尽管知道鬼梦不会因外力就轻易地让他们过关,可是毕竟还是有这样的期盼,现在期盼破碎,反而让他冷静了一瞬。他想起了之前的那张字条——

     爬到上面来。这是今天的食物。

     这是今天的食物?难道是给鬼的?上面的,应该是人,毕竟感觉到这么大的力量,就停手了,显然是注意到这是人所无法拥有的诡力。这是今天的——难道说每天都有!这语气很是给一个长期在下面的。。。东西,因为下面有鬼的存在,所以人是没法下下面长期生存的,难道是因为他吃了给鬼的东西?可是上面的人显然是为了帮他,又为何要给出这么让人容易产生理解偏差的语句!

     洛天有些心理失衡,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他留字条。

     不过他显然是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

     一定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活下来的。其实,抛去之前愤怒时瞬间产生的想法,他愈发觉得上面掉下的几件东西,是有它的深意的。手电筒又不是矿工那种帽子上的灯,没有办法一边往上爬,一边拿着它,所以除了照亮那张字条以外,毫无用处——至少他当时是那么想的。可是现在一想未必,绳子、食物,明显的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怎么还用字条?而且那个包裹,既然是从上面下来的东西,除了手电筒比较金贵,食物即使碎成渣也不会影响它所提供的卡路里,而绳子更是没完全垂落在地上,之前他的思路就是包裹是用来打开的,而手电筒是用来照亮之后摸的字条。。。。。。可是,现在一想未必,他当时并没有多在意那个被扔在原地的破布,而是抛弃了“负重”,轻装上阵。现在看来,他真是作死!

     就和洛天猜想的一样,包裹上斜斜用针缝出的,正是“不要打开它”!

     可是,虽然晚了,但是鬼梦毕竟不会在这个地方让那么多人折去,而第二条路,就是手电筒。

     这个怎么看怎么累赘的手电筒,果然是此次的关键物品吗?至少是在他上去之前?洛天默默地在心里盘算着,尽管手电筒被他还叼在嘴里,牙齿咬着手电筒的外部上的提手,就算是想要去打开它,可是下面的大力让他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旦松手,哪怕是一只手,也会被立即扯下去!他只能用舌头抵住手电筒的开关,一点一点地试图把它打开,可是手电筒本来就是圆形的物品,本来因为他的口水就滑溜的很,这下更是容易滑下去了。洛天一方面在拼命还得有技巧的做着这件事,一方面却是一个不甚,就被扯着往下滑了一块!

     洛天心里大骇,却不能做出下意识的动作,他还得咬住这个手电筒。情形愈加危机,一鼓作气,再而衰,洛天尽管已经再鼓起了一口“气”,却是大不如前了。就在他感到恐惧甚至潜意识已经满满是绝望的时候,上面传来了声音——“啰。。。。。。。”

     尽管被回声弄得什么都听不清晰,但是他却将其当成了自己的姓“洛”,甚至,随意是什么都好,只要他有希望,他真的还有希望,他知道不仅是他自己被困在这幽深的地下,还有人,还有人在帮助他!所以他更不能放弃,拼了最后的一丝力气,洛天毫无保留的松开了一只手臂,极其灵活地打开了那支手电!

     除了一开始用过之外,他还没有打开过它,所以这光就和一开始一样闪亮刺眼。

     那只此时已伏在他大腿上的鬼好像受到了影响,立刻躁动起来,洛天本来想把光照过去,却是猛然顿住了——它好像不是想要往下,反而是想要往上!洛天只是因为设想和实际不太一样而怔了一时片刻,鬼急切地几乎要将他撕成两半!

     很快反应过来,洛天松开嘴,让它坠了下去——

     果然,鬼立刻追了下去,顺着猛然下坠的光,他甚至还能看见“它”的模样。是一道白色的身影,上身长着长长的发,直遮住了它的大半个后背,脸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却能看见大概是长久地处于黑暗中而生了病似的结出的厚厚白色病翳,甚至有一个已变得漆黑,看上去像是空荡荡的眼窝。而不知是否因长久地处在这样的环境里,它的手脚变得细长有力,用四肢在壁上奔跑,比手电筒坠落下去的速度并不慢多少,看来它还是对自己足够“仁慈”的,洛天苦笑一声。

     除了一开始用过之外,他还没有打开过它,所以这光就和一开始一样闪亮刺眼。

     那只此时已伏在他大腿上的鬼好像受到了影响,立刻躁动起来,洛天本来想把光照过去,却是猛然顿住了——它好像不是想要往下,反而是想要往上!洛天只是因为设想和实际不太一样而怔了一时片刻,鬼急切地几乎要将他撕成两半!

     很快反应过来,洛天松开嘴,让它坠了下去——

     果然,鬼立刻追了下去,顺着猛然下坠的光,他甚至还能看见“它”的模样。是一道白色的身影,上身长着长长的发,直遮住了它的大半个后背,脸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却能看见大概是长久地处于黑暗中而生了病似的结出的厚厚白色病翳,甚至有一个已变得漆黑,看上去像是空荡荡的眼窝。而不知是否因长久地处在这样的环境里,它的手脚变得细长有力,用四肢在壁上奔跑,比手电筒坠落下去的速度并不慢多少,看来它还是对自己足够“仁慈”的,洛天苦笑一声。

     不过由于之前的冒险,他的手被狠狠地扯了一下,不知是骨折还是脱臼,直觉钻心的疼痛。显然是无法再靠自己的力量往上攀了,不过还没等他松一口气,下面的情形又发生了变化,有什么更加诡怖的东西在向上涌。。。也幸好上面的人在他抛掉那只鬼后就开始赶紧将他往上拉,可是下面上升的太快了,尽管洛天也努力地保持身体不动,缩成尽可能小的体积,也被后面追上来的东西划走一层皮。

     他上来后看见了明亮的光,然后是很多的人,和很多的。。。坑。

     下面的粘稠东西在洛天被劫走后仍然再往上喷涌着,甚至已经高出了地面——是这个地方的地面,喷溅出来。

     有许多仍然在拽着绳子,是其他的人,其他的坑。。。他们把洛天安置在远离这些坑的地方,其中一人说着:“第一个出来了,大家小心,最多半个小时。”然后就有几人看着也好像是精疲力尽了,他们拖着洛天,其中一个容貌姣好的女人在前边介绍,手上因使力过大还红肿着:“你好,我叫司燕,让我来给你讲一下这里。。。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