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最终(一)
    当鬼奄奄一息,人类必将更早沦陷。

     一只只狰狞的鬼物堆积成山,看似是一场无与伦比的胜利,可是代价却是无与伦比的惨烈。

     洛天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无一逃脱,实际上,以这些“小”鬼的“见识”,理论上只需要一个诱饵也是可以的。可是,谁让他们都来了呢?所谓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是吗?既然这群有能力的人,这群精英,这群能安然活到现在的人还好端端地出现了,在他心如死灰之时,出现了这群人,那么自己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的。

     地下停车场里此时已是一片死寂,腥风带着死亡的气息,是宁静。甚至他此时渴望着这种平静,他感到,或许沦陷后的平静就是这样的吧——没有感情,也无需思考,甚至连身为“人”的一切都轻飘飘地忘记,不记得了,不存在了。。。忽然,这种看似亘古的永恒突兀地结束了。不是风,不是冷意,只是一种感觉,感觉到“它”来了。

     洛天淡淡地扫了最后一眼这里的尸山血海,或许会有人活下来,或许不会,但是他们不会破坏他对于“它”的狙击——因为他们疯的没有他这么厉害,而且,毫无疑问,他们怕死。

     在尸堆里,一双忧郁的眸子看着他浴血爬去。。。。。。

     他能感觉到它,虽然他看不到,但是那浓郁的,死亡的气息一直笼罩着他,很厚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于是他根本懒得掩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吞吐着自己口腔内的浊气以及。。。血腥味——之前他为了不让那群渴肉的鬼婴察觉到他的存在几乎不敢开口,怕自己口腔里、内脏里的血腥气被它们察觉到,因此狠狠地封闭住了自己的嘴,任由腥臭或鲜红的血溅在自己身上。

     虽然他没办法看到,但是“它”在。

     之前是在门口,他距离那里还有一百米;之后,进来了,他距离那里九十米;它就要散开了,他距离那里。。。五十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鬼的气息变弱了,但是他不能让他走,或许对这个强悍无比的鬼来说,这里不过是他曾无意间创造的一个小玩意罢了,可是洛天要杀死它!它不能走,尽管可能是放了他们一马,但是洛天宁愿它留下来决一死战,尽管自己可能也会沦陷,从此无知无觉,甚至不曾存在。

     实际上,“它”的确愤怒,可是也正因如此,他决定不直接杀死洛天和那边的那个,而是。。。慢慢折磨他们,让他们死前感受到肉体上的折磨,灵魂上的摧残,充满着悔恨和怨毒而亡!这不是人类最喜欢的吗?甚至当他还是一个人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曾充斥着这些,美妙的情绪。这里是它的粮仓,是它的乐园,是它的血库,他们毁了这里。

     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鬼”不能食死者肉,即使是它,也不能反抗。但是,死者总可以食死者啊。所以,愤怒如它也只能选择这种方式,附于这些被愤怒、仇恨、绝望、恐惧等情绪满溢的尸体上,让这些死透发凉的死尸,吃了他们。

     洛天的绝望持续的时间不长,可是很快他就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悉悉索索,恍如地狱里的百鬼出动,残肢断臂是寻常,肉翻骨现乃习惯,这样的场景就是心脏再好的壮小伙看了恐怕也得猛吸一口气,抽将过去。可是洛天还没有回头,仅是听到了身后沉重的脚步声就开始不由自主地从心底里涌上了一股狂喜!若不是之前他一直面无表情,甚至忘记了该抽动自己脸颊上的哪一块肌肉,恐怕他此刻已经笑出声来。

     它还在,他要杀了它!

     洛天回过头,此时,眼前是一片行尸走肉,或是丑陋,或是残缺。是“它”操控的,可是真正的鬼一定还藏在那里,那个最脆弱的鬼,只要吞噬一丁点死者的肉就将死去;那个最强大的鬼,这里的尸体一个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他,当然,如果他们还有这东西的话。洛天在心里慢慢踌躇着,如果硬冲上去是肯定不行的,那么如果鬼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来杀了他,大可不必,以它的手段,随便往哪里一吊他自然就死了——那么,这是报复?

     报复的意思就是说要折磨他,让他在痛苦还有。。。悔恨中死去。那么,他只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给它完全相反的,那么它自然会出现!

     洛天想通,不再反抗,甚至由着这些僵硬可怖的尸体咬在他的身体上,将他的肉一片片的啃咬撕裂。

     痛。。。

     痛。。。。。。

     痛!!!!!!!!

     洛天想尽力保持自己的表情不变,可是他的每一寸神经都在对他说痛,说他就要死了!他的身体每一寸都留下了绵延且剧烈的痛苦,而更痛苦的是,他的身体告诉他,他就要死了,他的身体所剩不多了,每一下都是将他的生命燃尽,燃尽,燃尽!携刻在人类的骨髓里的求生欲在挣扎着,就像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会因严刑拷打而出卖自己,但是洛天撑住了。他已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好像有一种感情,有一种仇恨在支撑着他,他心想:下一秒就放弃?好吧,过了,那就再下一秒。。。。。。

     奇迹般的,这一具骷髅般的身躯竟然还活着,竟然还是个人,或许,正因如此,他才得以为人而生。除了那些尸体有意识避开的大脑(为了让他思考和感知),还有那颗跳动的心脏,以及洛天貌似无意识抱头而幸存的脸,洛天几乎已经不剩任一块完整的肉了。尸体中间产生了一阵骚动,仿佛它们也想做到“摩西分海地让开”,可是最终却是凭着僵硬的身体一片片扑倒。

     “它”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