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进楼
    洛天缓缓地醒过来。

     他感到自己此时是清醒的,但是眼前仍是一片黑暗。尽管他看不到这里的情况,却是没有一丝侥幸——他知道,他又到了鬼梦之中。

     这里漆黑一片,洛天知道在一般情况下,鬼,是不会那么早出现的。所以他只是暗暗戒备着,等着这里会有什么变化。

     五分钟过去了。。。。。。

     洛天有些站不住了,他想要走动几步,可是他不信这里难道设定就是如此黑暗吗?那样的话,就等着鬼来杀他好了,在黑暗里,人什么都看不见,这是生理所限。就如同猫可以将老鼠吞吃,但是却永远无法钻到老鼠洞里一样,洛天对此毫无办法。

     可是,他终于没办法再站在同一个地方了。他小小翼翼地先用脚尖触着地面,然后向周围探索,他摸索着,感觉自己是到了一个封闭的空间,非常小,周围凹凸不平,简直像是。。。刨个坑把他活埋了!可是这里的“墙壁”却不是存纯粹的泥土,而是水泥样的物质,坚硬冰冷,让他触上去的瞬间一个激灵。脚下的地开始向上传递浓浓的寒气,激得他腿脚冷得发麻,甚至手指间都开始失去了温度。

     就在洛天被关在这一方小小的空间,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离开的时候,上方突然投下一缕细微的光亮。他感觉对方站在极高处,简直和他就是一个塔顶,一个塔底之间的差距。

     那缕光亮在淡淡的闪烁着,他看不到上面的人,甚至连那是不是人都不敢保证,只是有一个白乎乎的东西突兀出现在这里,自然是让人有依赖性的。可是。。。太远了,就如同在海底看到了海面上的飘散浮光,他仅能看见针尖般的微光,还是“多亏了”这样的环境。

     不管怎么说,他看到了希望。

     他放声高喊,在狭小的“井”里他的声音不断回荡,最后形成了轰隆隆的大合唱。上面的光消失了一瞬,就在洛天感到惊骇的时候,复又出现了。然后,是从上面坠落下的东西,洛天感到了对方不太对劲,一定是去做什么了,直到听到了破空声——可惜还是没能避开,在这样的环境里,耳朵可以自动扩展成千里耳,可惜还是没法自动屏蔽的——于是他被上面掉下的东西狠狠砸中了肩膀。

     “嘶——”洛天不由得苦笑,自己还这是多灾多难的体制,幸亏没砸中脑袋,不过肩膀被砸中的地方也是火烧火燎地痛,让他不由自主地眼中泛起一片泪花,幸亏一咬舌又咽了回去。

     他摸索着那个掉落的东西,是一根绳子,上面连接着一个“包裹”?他摸索着把那个袋子打开,摸出了里面的手电筒,然后把它打开了,接着看到了那张字条和,一根垂下的绳子。还有少量的食物。

     洛天看到字条上只有很短的一句话:爬到上面来。这是今天的食物。

     字条好像不是用纸写的,而是一根窄窄的布条,没撕好,毛边都现露了出来,上面的一行小字虽然小,但也能勉强看清,尤其,手电筒的电量虽说还足,谁又能知道之后呢?他摸着黑把那少量的粮食匆忙吞了。

     然后顺着绳子,开始往上爬,这里砌得虽然不平整,但和人的鞋子来说已经算是无比光滑了,洛天的下半身很难找到着力点,只能依靠自己手上的力量。那双瘦弱白皙的手很快被磨得皮肉绽开,鲜血滚滚流下,顺在绳子,流在他的腿上,**了裤子,冰冷地让他怀疑这是自己体内流出的东西。很快他脱掉了鞋子,选择光着脚让自己和这“石壁”的着力点略微更大一点,鞋子很快落了下去,掉到了底下,但他不打算去捡拾。毕竟,捡到了自己还得爬回去,一鼓作气,再而衰,而且带着鞋子也没有办法往上进了,毕竟它还是很占地的。

     不过,突然洛天想到了什么,他因使劲而憋红的脸上突然间变得惨白。

     他不过是爬了不长的一段,有什么声音应当还是很容易听见的,尤其是鞋子这种还不是很轻的东西,之前那个很空的包裹掉落下去的声音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何况是鞋?那么,洛天虽然叼着手电筒,却没办法往下照,甚至,他觉得看完全是没有用的,已经很明显了——底下有“东西”。

     洛天只觉得自己的白毛汗都一层层地急匆匆冒出了体表,本就努力往上爬,现在更是玩命——其实,本就是玩命,他现在已经完全不去想他的鞋到底经历了什么,如果不够快,那他就会是下一个!

     快,再快,他感觉到了身后的冷意渐明,好像有一只手在沿着他蹬过的地方一寸寸抚过,差距越缩越小,直到它——攥上了他的脚腕!

     “不——”洛天心里涌起一股重重的绝望,难道他就要死了?才只是一个开始罢了,还是他之前骛定不会必死的开始!

     就在他努力蹬动着的时候,绳索突然开始往上走了。洛天大喜,尽管已经把所有的力气都耗在了踢走那东西上面,却还是被那那双冰冷的手紧紧抓住,难以逃开。而且不是他的错觉,他感到上面的力气也在慢慢减小,与之相对的,是脚上越来越重的垂坠感,简直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绑在他的脚上把他往海里拖一样。

     不!不能这样了!洛天明白,如果他不能将身后的鬼扔下,上面的人也一定会把他扔下的!那是可真就是入地无门了。

     而此时上面的人也在各自讨论着这一个是否值得他们去救,看这重量,也是下面的鬼开始了。这么久,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如果还不能的话,他们也只能抛弃他了。但此时在群人尽管在这样说着,却是一致闭了嘴,开始尽心尽力地努力拽着这端,防止下面那个人因他们的一时松懈,在他们未竭尽全力之时就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