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最终(三)
    鬼来了。

     他的灵魂沉昏地与身体半剥离着,仿佛被猛地投进了太空,再找不到一丝着陆点。

     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地逼近,愤怒和狂躁染得这方空气暴躁起来,让他感到了窒息。可是,与此同时,那种毫无活人气息的冰冷又直刺他的骨髓。而还在躯壳里的那部分则受到了大力的挤压,可是它们之前的联系比骨与肉还密切,一寸寸让他感到了痛苦。

     一瞬间,洛天几乎难以支持,甚至想赶紧就被吞噬了算了。

     大概只是一瞬间吧,在这种死者的世界里,时间已经没有了意义,就像人的六十余年在蜉蝣看来是长得多么不可思议。洛天此时对这种长久的、长久的时间产生了恐惧。

     可是他好歹还记得,记得要让他吞吃了自己。缘由已不可考,此时他只唯记得。。。愤怒、绝望、恐惧。。。还有不甘。

     他知道自己在被撕裂着,那鬼就好像品尝着什么珍馐一般在尝着从他灵魂上撕下的一片。。。。。。结束了。洛天仿佛能看到那鬼凝固在脸上的表情,他笑了,付出了真么多的努力,几经生死,他,还是赢了。

     一切都结束了。

     洛天在笑着,梦中的他还在笑着,醒来的他还在笑着。

     洛天缓缓醒来,他感觉这次的梦好像是一个美梦,有一个人愿意帮他,终于,不再是利用。他知道自己在一开始的时候和苏雨烟相处很好,他们甚至还相约在手机营业厅见面,虽然后面的记不太清了——有一只鬼吞了他的“一部分”,可是他并没有感觉多恐惧,他感到自己还是完整的,至少不会有当时的缺失感。大概只是灵魂被“规则”返还后“黏”错了位置,只是记忆缺失了部分罢了,他总能再想起来的,可是他此时感觉到了自己的活力——大概是因为有人能信任他,有人能帮助他,他突然感觉被卷入鬼梦轮回也不是什么太可怖的事了,大概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罢了?

     洛天此时的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他甚至比进入鬼梦之前还要“积极向上”,全然没有觉得自己是不太正常的,就算注意到了,此刻这个开朗的洛天也只能将其归结为灵魂上的“小问题”吧。

     他默默地想着这次的收获,虽然有许多已不再记得,但是仅有的却也能让他“大开眼界”,肉堆、鬼婴、还有最后背水一战的大BOSS。。。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坚决地一定要和它同归于寂,但是他却开了脑洞,这样的变态方法(虽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到的),果然是梦么?是梦,就是荒诞的,毫无逻辑的?可是,这里的鬼梦空间却是一个个的世界。

     以此来论,倘他真的将那些世界里的人当作了幻影,实际上自己也是了幻影。爱因斯坦说,光是波,也是粒子。

     这是梦,也是现实。

     洛天知道了这个世界是有逻辑的,也是毫无逻辑。虽说它是有毫无逻辑的一面,但是洛天上次的走法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比例占多,他真的很懦弱,一直在等着梦境侵袭到了他的周边,才奋起反击。而且,识人也是一种本领。

     洛天在这里摸着身上还剩下的东西,已经什么都没了,甚至他此时都还只能靠诡屋最初的主人留下的黑色大衣勉强裹体。其实这里足够温暖,但是出于“人”的羞耻,他不得不想办法遮住自己,尽管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他想着,其实诡屋的规则的做法是在逼着他们不断地进入鬼梦,像这一次,甚至上一次,一点食物都没能弄到,可是他还是得不断地被迫轮回。毕竟,在饿死和在鬼梦里死去之前,后者好像如果运气好,还是能活一段时间的。

     他也只是忙了一通,剩了一只打火机罢了。

     洛天在地上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地一躺,他现在需要休息,需要正常的睡眠,在那之后,他又要投入新一场的轮回。。。于是他没能注意到自己的屋子还是有一点不同的,比如墙壁稍微修补了上些,厕所的马桶似乎高端了一点。。。尽管对他的生死,好像没什么用。

     那个世界,此时幸存者们还在瑟瑟发抖,因为这次的入梦者“作死”地直接去挑衅鬼,所以这个世界的人有幸能进入鬼梦轮回。在他们走后,一切都从不曾存在,轻飘飘地被从时间里抹去,当然,此时这与他们已经没有了关系,有关的,是这个世界里剩下的,数目庞大的入梦者。当然,说是数目庞大,但实际上,于鬼梦而言,这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批蝼蚁罢了。

     司燕就是其中的一员。

     这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实际上如火一般地爽利和。。。博爱,表面上是一个冷脸严肃的高管,实际上她总会把自己赚的钱一股脑地投进慈善。她毫无任何爱好,工作对她来说也只是工具,钱对她来说也只是数字。她感觉到了这是非人类的,是不正常的,实际上却很快适应了这种变幻莫测的方式,她也因此能活到最后,活到了洛天将它们放出去。

     然后放进了另一个。。。深渊。

     至于,洛天所感激的的苏雨烟,她也醒了过来,作为一个比洛天经验丰富很多的“资深者”,她的诡屋此时却是相当于一户人家正常的三室一厅了,虽然冰箱里什么都没有,但是沙发和床至少会让她免于洛天席地而睡的尴尬。她。。。记得有一个单纯的大男孩,虽然看上去有些阴沉(她不自觉打了个哆嗦),但是她记得最后他竟然能杀了那只鬼!忘记了一些事,按她推断,是因为自己消极的“最近部分”被那鬼吞噬了,不过他们在“绝对安全”的诡屋法则之下,是不会出现缺失这种情况的。

     这只是灵魂没有被原装组合好的后遗症罢了。无须担心,至于那个洛天,倒是有些意思?或许,她可以观察一下,轮回无边,她可不想仅守着过去的记忆过活。。。既然是要活着,那总不能见见谁全是鬼吧?所谓人,就应当有人的活法。想到此,她又不由得叹息,当初的场景虽已记忆不清,但是她却能感受到旁边人的血泼到她身上的感觉,而且,在那之后的,是恐怖。这样的鬼梦,她的同伴们大概是全部死亡了吧?除了实力,还要有运气,虽是素昧平生,但是他们也毕竟并肩奋斗过,她会记得他们曾存在,虽然忘却了相貌名字,却是。。。直到她生命的终结,于深渊中永远沉沦。

     而此时,一双钟灵俊秀的眸子睁开,嘴角犹还带着些恶作剧得逞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