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最终(二)
    只是简单的一个小小的孩子,皮肉翻出,身体略有些晕红——是带着血丝的泛红。在各种丑陋而可怖的尸体中间,甚至可以算是“清新自然不做作”了。可是这些尸体的夸张反应却不会让洛天小觑它,他知道——这,就是那个最终的BOSS,那个将这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死不停歇的罪魁祸首。

     只要杀了它。。。只要杀了它。。。那么自己就达到了目的。甚至于他此时连自己来此梦境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为何要纠结于一定杀死它?甚至在清醒的情况下却能如此毫无感情地将自己的同伴,这些入梦者推进鬼堆,他竟在此刻变得如此可怖——不是指像这些鬼一般能杀人如无物,直接以非人的能力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是他的冷酷,他的计谋,尽管稚嫩,却能将这群资深者逼到死无全尸!

     鬼之害人,犹不及此。

     洛天的脸冷如寒铁,可是眼里却迸出炽热的激荡。

     他看着那个最终的鬼,那只真正的、完全不是粗制滥造而出的鬼,与它相比,那些鬼婴就如同小鸡仔一般单手就能掐死,可是它们却曾将他逼到了绝境,几乎死去。由此可见,这只鬼,将杀了洛天。

     洛天也知道,可是那毕竟是理论上的结局,而真正的最终。。。既然是梦,那么就会有无尽可能。

     洛天看着它,它的眼还带着呆滞的猩红,一瞬间,让洛天以为它的愤怒激红了他的眼,可是毕竟只是随意附上的一具尸体罢了,随手可丢。倒是愤怒是真真切切存在的,那具略呆滞的尸体虽然没能力做出表情,但是气场还是让洛天感觉到了它直勾勾的恶意。

     洛天沉默地紧绷着。已经到了最后,只要,只要他能跨过去,那么这只鬼,必死无疑,即使它是最强的,即使他此刻已将整个人间变为了炼狱。可是没有人或鬼能发抗这种不知名的“法则”规定的事物,触之即死。

     洛天就像是死了一般蜷缩着,等着它的到来。

     它的身体僵硬,可不代表着它就会毫无戒心地任洛天这样表现而放松警惕。实际上,它很狡猾,或者说,在看见洛天一个人类(或许还要加上旁边那个)能将这些人当作诱饵而自己还活下来的时候,它就明白了洛天的“诡计多端”。可是当它一直试探着他,当那些行尸仅留给洛天一口活气的时候,它上前了,怎么能便宜这个人?至于那边那个,自然也是受到了一道“款待”。

     不过好歹,那另一个人是能安然无恙地活过一段时间了,甚至只要洛天成功了,那人自然也算逃出生天。

     凶厉的鬼此时像是撕破了呆滞的面具,虽然还是那具婴孩的尸体,却能让洛天感受到那直逼而来的煞气。

     它气势汹汹地走来,就好像一边走一边脱衣服似的,洛天能感觉到有某种恐怖的东西从那具空空的尸壳里钻出来,每一步都带来了阴冷的森寒,好像是冻进了骨子里,安然地死去就好像是回到了偎着炉火的家里,竟是一种无限的享受了。

     尽管灵魂都要被这极冷的温度冻伤,可是洛天此时在面上没有表现出的,是一丝庆幸。

     如果鬼不脱掉“躯壳”,那么已死的尸体自然不会再次死去,他所做的,也只能是无用功罢了,尽管是鬼附在上面,他也不敢完全肯定。可是这样的话,这要自己能做到某种举动,它就将死去。

     已知此鬼梦里的“违规行为”是鬼食人肉,但是仅凭这少而又少的信息,洛天完全没办法想出方法如何将实体的肉塞进触碰不到的鬼嘴里。

     之前洛天没能注意到那些肉堆都是以极快的速度将人化为了血和肉,可是尽管速度还较为缓和的时候,他也没能想到这个规则。因为鬼会对他们施以虐杀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况,就像是它们会以怨恨为食一般,几乎是所有信鬼者的共识了。他也只是被猛地灌输进这种想法,于是凭借此真的引出了那只鬼,可是此时,面对这样的行为,他却有些无措了,就如他之前一直冲着某个公式去,现在前面的证明都证了,最后却发现根本套不进!

     洛天心绪激荡。他几乎慌乱无措到忘记要去保持自己被打个半死的表象,实际上,也差不多了,若不是疼痛和仇恨支持着他,他此时已经彻底放手沦陷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撕裂开来,身体上的疼痛于此一比,就像是衣服被撕开稍稍带给肌肤一点点的感觉罢了。他的灵魂开始感觉到一半彻骨的冰寒,几乎将他冻得破碎成碎片;另一半却是被生生撕开所造成的剧烈抽痛。那只鬼像是玩弄般的带给他只恨不死的痛苦,而他的痛苦此时却被这些毫无灵魂的尸体围拢在其间,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不堪,不过此时洛天已经顾及不得了,世界似乎都模糊起来。

     终于疼痛少缓,可是这样的创伤却是永久地、永久地持续下去。洛天的双脸惨白,整个人似乎变得痴痴傻傻,眼里是真的毫无所有了。鬼欣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却也因此倒了胃口,于是先去品尝另一枚可口的点心。

     恍恍惚惚,洛天却真是醍醐灌顶了。他猛然作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将嘴里的西米的肉和着自己咬碎的舌头,咀嚼几下,一口吞了下去!而鬼此时也从另一个人——苏雨烟旁边过头来盯着他,它的进食被打断了,既然是食物,还是如此突然变得美味的食物。。。它突然觉得自己正品味着的是如此索然无味,冲着洛天猛扑过去。

     洛天之前为了保正自己的清醒和冷静,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可是他这样的反应,或者说所有积极向上的情绪都让鬼无比厌恶——情绪就像是洒在烧烤上的酱料,虽然食材的本质并不会有所改变,但是还是会让它们产生下意识的厌恶。而洛天这次豁出了自己的最后一点生机,为了最后一次的可能:

     他将自己的舌头咬断,以他此刻的身体,一定会死,虽然还有一定的时间;也正因此,他将肉片咀嚼几下,是西米的肉。他的第一步是自杀——这个世界也是一场鬼梦,那么这些死去的人也是灵魂的永恒沦陷——前提是有灵魂,再加上这些鬼婴的鬼魂充斥着各种的不甘,确实存在,所以他一定也有“灵”,前提是不会即刻沦陷进深渊。所以之后的一步就是在赌,活人食死者肉是不违规的,而鬼食则是违规,他在赌,甚至是做实验似的拿自己做实验品。

     而他之前故意爆发出自己的负面情绪也是在吸引着那只鬼前来,来让它杀他,那么自己算是“死人”了,他只要吃自己的魂,哪怕一点,也是违背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