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都是炮灰
    一瞬间,洛天的心里五味杂陈,按照自己的反应很有可能会被如此迅速动作的菲雪当作“肉库”,而且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利用她的,可真到了这时候,自己却是显得。。。如此软弱。让一个女孩来保护自己,都是以身饲鬼,主动和被动却是天壤之别了,洛天不由得愧疚起来。

     两只还有犹自带着血迹的耳朵飞掷出去,只是让两个老人停顿片刻,看着还在头侧还在往下滴血的菲雪,鲜血已经将她的栗色卷发粘在了耳侧,却是诡异的,老头看着鲜血兴奋的扑过来,老太太却选择捡起那只耳朵,含在了嘴里。菲雪趁着这一刻的时机示意洛天按着她的头,压下她的身体,竟从她身上踩了过去!身后传来的是老头的愤怒嚎叫,反而是让他们做了踏板的老太太毫无生息,菲雪拉着他的手在前面专注奔跑,洛天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老太太冲着她露出个微笑,却还咬着血糊糊的耳朵。

     跑了五分钟,他们停下,不是为了包扎伤口,菲雪的伤口已经和头发黏在了一起,看起来是不用二次伤害了。是为了,想一下该如何走下去,比如洛天,他现在想和菲雪互通一下信息,实际上是想问一下那女孩知道些什么,毕竟,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多余的想法了。

     看着女孩苍白的脸,他尽可能地忽略在自己语调里加上一丝关心的意味:“菲雪,你还好吧,嗯,对这次梦境,你有什么想法。”可是大概他真的是太庆幸了,毕竟劫后余生加上毫发无损,所以语气硬邦邦的,菲雪看都没看他,却是不自觉带些脆弱:“疼。。。神经痛影响了我的思考,你认识他们中的任意一个吗?”

     “那个老太太,它对我笑过,很多次。这次也是。”洛天说完就发现了不对劲,会在夜里出来觅食的,看起来更“聪明”的“老太太”居然会表现得比另一只老人还不如?而且,那笑是什么意思?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让洛天的鸡皮疙瘩都不由地冒起来了。

     “他们,恨?”菲雪轻轻的说着,留洛天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

     “如果她的外表和年龄相符,谢依是一个青年女子,一定不是敬老院本身的人,所以尽管这是她的梦境,但是她‘杀’了这些人却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老人。她杀了这些老人,如果他们是有智慧的,那也一定会和你一样,不,比你更恨谢依。”

     洛天不说话,他皱着眉,陷入苦思,可菲雪继续望着新腾起的墙面发呆,并说:“你想的没错,梦境的主人对梦境的掌控并非完全,自古就有高僧修炼‘睡梦瑜伽’借以巩固‘修行’,在我们所处的鬼梦里,梦境的主人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可能会有些许熟悉,也可能像这次一样,杀人。不过,是梦就会有醒来的办法,再高的掌控度也没有办法一下就让我们沦陷,即使他赔上自己,也不行。”

     洛天为菲雪的解说“开了眼界”,实际上这并不是什么太难得的信息,只是他经历的梦太少,而且上一任他的诡屋的主人留下的讯息也有限——想到诡屋,他又记起自己白走了这一场梦境,竟是什么消耗物资也没有得到,可能回去之后连一日也没有就又要陷入到鬼梦当中。

     他干脆放松起来,有这个老入梦者带着,至少现在自己不会毫无头绪,瞎碰乱撞。“我们怎么办?”

     “找到它们,交易。当然,你不会介意我们分头吧,毕竟这样更安全一点。”她指了指自己染着鲜血的头发。

     她指的是缺失的耳朵,血腥,可能会引来危险。

     洛天同意,其实他把女孩当做了炮灰,虽然有些愧疚,但是也仅能如此,这么复杂的地形,拿他自己的肉,一块块地喂?除非有一个人的量,就像第二天一样,把他们喂饱了,这时,就需要一个人了。不过他也没想那么多,既然菲雪是老手了,那她想必也有更好的办法保住自己?洛天在心里给自己做着建设,红眼病遭到压制以后他的三观还是比较正常的,比如,做亏心事时会找借口。然后他就随意选了个方向,心里想着不走太远,一会听到动静就过来,跟着菲雪走。

     可是原地的菲雪却缓缓从自己外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缓缓溢出血的肉,是洛天放的,看得出放之前还仔细的摁出了里面的血。不然为什么洛天以为两人相隔不远的距离,老人找菲雪不找他。可是菲雪却面色平静的仿佛没有这回事一样,因为她也在洛天的身上放了一点“小东西”,同是聪明人,两人都知道,这次恐怕“肉”是非常重要的道具,菲雪这么大公无私的又是献耳救他又是告诉他这里的潜规则,只是要一点报酬而已,虽然,是要他的命!而且,他不也是这么想的吗?因为她表现的“善良”,果然对她放松了戒备,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梦境中到底有什么样的恐怖,不只是鬼,更是人。

     他们,都是炮灰,把对方做为了彼此的炮灰。

     菲雪动作迅速地站起身来,把那块肉用脱下的外套好好包裹起来,至于被割下耳朵流出的血,她用菜刀把那片的头发尽可能割干净,虽然难看,但是只要到了那个屋子,梦境中的伤一般都不会映射到现实里,除非是自己确信无疑,而菲雪则早有经验,自然不会犯这种失误。

     菲雪所经历的世界比洛天要多得多,虽说都是人会对它们产生吸引力,但是昨日做菜时留下的自然不如今天的好,她既然能把菜刀都悄无声息地藏得隐秘,自然不会拉下今天的新鲜血肉。早在胖子被吃时,她就计划好了让洛天挑开真相,同样也会吸引谢依的火力,再加上她放的东西,即使自己有血腥味又怎样,味道,不是最关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