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逃
    金在布满鲜血的地板上以弹跳的方式往前去,实在是因为那些吞噬血肉的“血”实在是太具有粘粘性,就像是无数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张开了他们尖利的牙齿,死死地咬合住了任何可能被吞吃的东西。

     那个手机早已经被扔在了原地,手里拿个东西毕竟会有碍于逃跑,何况里面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仅是手机,现在那看似很厚的鞋底也已经被腐蚀一空,脚底板接触到破坏力可以与浓硫酸媲美的血,可是感觉完全不同。像是整个脚板都浸在了铁水里,一整个脚底面爆发出难言的疼痛,实际上可以看作无数只吸血的小虫,按理来说每一口咬在人身上都不会有什么疼痛感,可是就如同蚊子咬人一口,仅是痛觉为一,可是当蚊子的数量足够,即使是人,也是只能无奈死去。

     脚底板上无数细碎的伤口一瞬之间产生,从天堂到地狱,即便如金,也痛得栽倒在地上,可是他毕竟是资深入梦者了,仅仅是刹那间便反应过来,用戴着厚厚手套的手掌支撑着往前爬动,可是。。。他看着前方——今天或许真的出不去了。他所要爬去的门口方向如今已经被吞没的仅剩个狗洞大小的出口,楼道的光没有传到这个封闭的屋子里,他看不道外面是什么情形,可是这个墙壁都破旧发黄的出租屋,此时已经在悄无声息地下降,就像是沉水的邮轮,可惜他的下面是冰冷坚硬的地板。

     四周的墙壁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天花板沉闷地压迫下来,让他感觉自己要被压成肉酱,就像是印刷机里等待的白纸,上下都是巨大的、不可抗的东西,封闭下来,什么意识就都没有了。那屋子里本来有的家具,只剩下几个高的老式衣柜,那糟朽的顶上积了厚重的灰尘,唯一的生路,那道关闭的铁门——金当初宁愿选择死,也不愿放出它,屋里如果有鬼的话——连门上的锁都已经消失了,还在急着吞噬的血也像是越积越厚,如同快速繁殖的细菌。他能感受到地板的冰凉,和火辣辣的疼痛带来的火热感,甚至,他看到了那团让他恶心的东西已经在吞食他的小腿了,他死定了,可是,金又复尔微笑:他们应该能接到消息,噩梦开始了吧。天花板与地面的间距让他难以呼吸,尽管血已经撕开了他的胸膛,让心脏自由地搏动在腥臭空气当中,身后大口吞没他的“东西”让他的内脏无力的滑动出来,金死了。

     可是他却始终是怀着死了不亏,为入梦者们提供了线索的信念安然赴死的,尽管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让本有可能机警躲过转发的很多入梦者在最初就死去了——他把诅咒直接引进了入梦者中!

     此时洛天还迷惑于该怎么去做,如果面前就有一场生死危机,如同敬老院里那样步步杀机都明显的安排在了他的面前,他知道要去分析,要去整合,可是此时这个世界上的某一处正发生着灵异事件,他知道终有一日将会蔓延至此,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别的入梦者可有比他更惨的,无论是自诩资深还是菜鸟一个,此时面对毫无征兆的“背叛”都毫无防备,机警些的,比如Q群的管理员就直接想办法除掉了这个群,避免祸害更多的人,也是为了能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一些警示。可是还是有很多的“小白”终于感到自己有了大展侦探才能的机会,可是那仅仅是一段诅咒视频罢了,唯一的作用,就是传播。

     所有有关灵异事件的视频、照片拥有的人一旦死去,就会自动转发。

     按理来说宅男的交际并不广泛,就算是慢慢传播也要不短的时间,可是有了“鬼梦”的神助攻,此刻真的是全球扎点了。

     比如宁凝,她是个彻彻底底的小白,一般在当时鬼梦没有在进入焦迫状态时,一个女孩,还是长得不错的女孩是很受欢迎的,短期的鬼梦而且幸亏没什么大恶之辈,加上幸运不错,宁凝能侥幸活到现在。可是今天之后是不可能了,因为她点开了那个视频,而且还居然真的当成了找出鬼梦主人的重要资料,试图解读,不然之后那些资深者怎么会让她抱大腿?价值,在他们眼里是最重要的。

     当她的脚在电脑桌下碰到了一团柔软黏滑的东西,才猛然反应过来,毕竟是见过鬼而且此时想着鬼的,一瞬间她就想到了莫名出现的会是什么。可惜,为时已晚,她的脚腕突然感受到了刻骨的疼痛,那东西正黏在她的脚上,她的一整只右脚已经不翼而飞!那恶心的东西就像是一整个人被砸成了肉酱,又发酵了许久,上面白白绿绿的混着变黑的红色血肉,尤为恶心。看到这么可怕的东西,她被吓得从电脑椅上摔了下来,可是宁凝此时的智商竟难得的上了一回线,没有试图用左脚去蹬它,而是保持伏在地上的姿势,用自己的指甲,和仅存的左脚用力往前蹬动地板,可是很快,和那大团恶心的肉酱距离过近,他的左腿也陷在了里面,只能凭着自己长长的指甲拉拖整个身体。万幸当时没有更换初始的地砖,给她留了很浅的凹陷让她能一步步的往窗处爬去,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此时已经片片翻开,光滑的地砖上留下的血迹滴在地砖的花纹上,显得肮脏不堪,可是这不是让她最绝望的,而是自己的指甲没了,那就用光秃秃的指肚,几乎是钻心的痛,可惜最后还是没有出去,甚至没能到窗旁,就已经整个人被包裹在腐烂的一团臭肉里。

     她的做法是对的,如同洛天在操场上几次致命的创伤,可是镜里镜外,全是梦,从高楼上跳下未必会死,可是被鬼杀了就死定了。比如宁凝。

     此时宁凝还开放着的电脑上,视屏已经开始自动转发。同时那个鬼也在渐渐地生长着,吞噬着。

     洛天此时或许在忧心其他城市的灵异事件何时会传播至此,快了,毕竟本来就在N市啊,还是两个传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