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中心
    两个人缓缓走在中年男人的身后,其实洛天觉得他们走得再快一点也是可以的,因为他感觉到菲雪一路上仍然在发呆,又考虑到他被坑的经历——或许是在思考?

     不知道沉默地走了多久,他们终于停下了脚步,中年男人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双手捧着那包眼珠,没有去做拆开之类的多余事,或许是还仍有人性的“他”也感到了痛苦,也或许是谢依对他强有力的掌控让他不敢“私吞”祭品,总之他们最后到了那里。

     在一堵平凡无奇的墙前站住,中年男人木然的脸上开始有了变化,皱纹更深,双眼更浑浊,就像是一只丑陋的猴子终于要撕开人皮,爬出来。可是他身后的两人并不能看到他的变化,只是感觉之前还像提线木偶一样的“东西”突然变得和那些老人一样,充满着凶厉和暴虐,然后那东西竟举起了一只干枯皲裂的手,缓缓地,在自己的脸部移动,最终剜下了两只血红色的眼!然后,像墙上掷去,前面的墙就像是融化了一般,被一只不存在的手缓缓把色彩揉开,最后剩下一道黑色的空洞,就像是中年男人此刻脸上的空洞一般,看不到前路。

     此刻洛天身在迷宫,也不会知道,其实迷宫的出口就在院子中央,甚至是可以说每一个院子中央,即那个黑洞的位置,恰恰是中心所在。

     但是菲雪却一定会有所猜测,可是为了稳妥,她还是舍弃了那么多人,甚至洛天也差点命丧她手——她本可以扭转局势,每一个节目以她的智慧总能看出那些所谓的希望,不过是消耗而已,死去的人不是被红眼病寄生就是做了肥料,可是她没有必要留下愚蠢的人,不是吗?他看着那些自以为自己会活下去,却只是度过每一次危机就满足的人,觉得碍眼,所以就让他们去了该去的地方。

     中年男人先是侧身让开示意他们先过,但是洛天看到了他缓缓留下少许血迹的两只黑洞被钉在了原地,不受控制地想到当时那个中年男人是如何轻轻划开了自己的肌肤,指甲触到了自己的睫状体,感到滑溜溜的,然后冲着柔软的结缔组织缓缓刺下去。。。“呕!”洛天由于剧烈的头痛和看到如此可怖的画面不受控制地开始作呕。

     “你想留在这里吗?”洛天痛苦地脸已经扭曲成一团,根本没有办法看清菲雪的脸,只是阳光下模糊刺眼的一团,耳边是她冰冷的声音,真的像一块冰,敷在他火辣的头上,让他清醒了不少。

     “好的,走吧。”可是菲雪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样按部就班地硬拽着他,几乎拖行般把他拉到了中心。

     终于,他们迈进了迷宫的中心,或许也是梦境的中心。

     终于,他们迈进了迷宫的中心,或许也是梦境的中心。

     中年男人断后,依旧捧着那包眼珠,让洛天感到背后一阵阵发凉,通过了好像全无声息的黑暗甬道,不知道有多久,感受到身边的人还在,身后的“人”还在,他也不得不压下了自己的不适往前走去。

     终于,感到了自己的脚走在了一节节阶梯上,往下走去,然后前面摸到了好似破旧的门,和敬老院里普通的门别无二致。

     谢依在里面,她睡在一张普通的床上,和他们之前安顿谢依的床是同一张,边上是许许多多的眼珠,血红的,残酷的,甚至一些还带着些未干的血迹,可是都是完整的,就好像是一个喜欢收集“小东西”的处女座。可是这些“珠子”却一点都不可爱,他们浑浊通红的瞳仁完全不像是美瞳,蔓延开来的血丝更是让人震怖,就散乱的堆砌着,让人不敢相信到底来来往往于这个诡异的养老院中死去了多少人,他们死去是又带着多少的仇恨和不甘,就如同一只只狰狞厉鬼,死去了还要杀戮和血腥。

     洛天感到了可怖,他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战,可是菲雪的手还是冷冷地钳着他的一只胳膊,让他没有办法挣脱,也阻止了他滑落到地上去。

     “看到了吗?穿过‘它们’,杀了谢依,就结束了。”菲雪在她旁边毫无感情的叙述道。

     洛天的脸色惨白如纸,嘴唇因为自己的啃咬鲜红透血:“你去杀?我这个样子,怎么走?”

     “不,刀给你,我觉得你更会被影响,也更有可能,杀了她!”菲雪说完就不再理会他,甚至松开了一直制着他的手,看着他狼狈地滑落在地上,然后把那把犹带血腥的刀扔到了他的面前。微皱眉,看着依旧毫无反应的洛天:“或者说,你可以等着自己被他吃掉?”是那个已经倒出了眼的“中年尸体”虽然失去了双眼,却依旧向他蹒跚而来,而自己身边的女孩却毫不关己地偏头看着另一处虚空,洛天咬牙——自己被活活吃了这女人也不会有一丝反应,他毫不怀疑菲雪一定有自保的能力,看自己在绝望里挣扎,不过是她的恶趣味而已。可是自己怎么能死?在这么多人里,小心翼翼、步步维艰地活到了这里,甚至几次绝境都没有死,难道就死在身体无力,眼睁睁地看着中年男人把自己吞吃了!不,他不会死的,他要的是,活下去,不计一切代价!

     一瞬间,洛天重拾了当初在操场上独自面对鬼影和绝望的勇气,出入这个敬老院梦境他先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后是被残忍吓坏了,之后被红眼病控制,被菲雪算计。。。一桩桩事件让他其实是不太相信自己的,也是因为菲雪之前没能抛弃他,他不由自主地还是产生了一丝依赖,可是,他此时终于意识到了,懦弱的自己终究会死!

     洛天终于带着那把沾血的菜刀,缓缓站了起来,冲着谢依,冲着那堆邪恶的眼珠冲了过去,不过他还是故意忽略了那个“中年尸体”,就把它留给菲雪吧,他现在必须,也只能——杀了谢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