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黑幕
    下午六点在来一章。打滚求收藏、点击、推荐!

     谈好上市计划的张扬在安迪离开之后也跟着离开了公司,虽然迟到早退已成了张扬最近这一个月里的常态,但他并不担心旗帜科技里的那些经理、主管们会在这时候出什么妖娥子。毕竟公司在做上市准备的事以是人所共知的,早以启动的员工期权池眼看就能变现了,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这些人即便不为公司,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拼命工作的。

     从07年重生后的那一刻开始,张扬就完全没了自己的人生。每天拼了命的工作、工作、工作,为的不就是这一刻来临的时候,不慌不忙、不惊不恐以一种从容优雅的姿态来完成人生的转变。

     嗯,说人话就是赚到足够的钱,让自己在面对那未知的未来的时候也能足够的任性。

     没了先知的优势,完成财富累积的张扬早以想好了自己的未来计划,正如他跟安迪提到的那样,他要退休了。当然了他所说的退休并不是把公司卖掉后抱着大笔现金混吃等死,而是卸下他旗帜科技总裁和飞扬地产总裁的职务,专心的当一个一月开几次会、听几次报告,偶尔炒掉一两个业务不达标的CEO或CFO、COO什么的董事长。

     至于未来嘛,张扬也早以做出了部署。作为重生的特权人士,早在08年赚到自己的第一个一百万的时候,张扬就开始了自己的买、买、买计划。跟其他重生小说主角不太一样的是,张扬作为重生客并没有把卖歌作为自己的发展基金(前世作为普通人的他也写不出五线谱),反而是在有了钱后花钱去收购那些自己在后世听过的精品歌曲。

     是的,早以明白自己先知时间有限的张扬,从08年开始就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了规划。小富靠努力、大富天成就的这句话可不是说说的,这世上超过六十亿的人口里有的是比你聪明、比你努力的人,张扬很清楚自己能走到现在这位子靠的是什么。

     作为一个没了先知优势的重生客,张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上辈子、这辈子想做但又没做过的事统统的做一遍。比如他现在去做的这件事,参加《华夏好声音》的海选。

     嗯,准确的说是去参加一个由《华夏好声音》SH站海选评委、监制所组成的饭局。

     黑幕,这就是赤裸裸的黑幕。你不会真的傻到以为咱们这位身家亿万的张总裁会去参加什么海选还去那什么SH万达广场高歌一曲吧。

     “不好意思,来晚了,来晚了。”当鼎食楼302包间大门推开的那一刻,脸上堵满了笑容的张扬双手抱拳向包间里的其他人开口笑道。

     正坐在包间里陪着众人聊天的汪锋汪夫子在听到张扬的声音立马站了起来道“我说,张扬同志这可是我帮你攒的饭局啊,你这个做主角的都来的这么晚,一会是不是要自罚三杯啊。”说完也不等张扬回话便继续指着他身旁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介绍道“张扬,SH旗帜科技的老总也是飞扬地产的老板,这位是灿星文化的副总裁姚文娟女士,也是本次SH站的监制。”

     并没有晚到的张扬在汪夫子介绍后当即顺着他的话道“行啊,能认识这么多新朋友,别说三杯了,十杯我也愿意啊。早听姚总的大名了,一直无缘得见啊。你好,我是张扬。”

     看到张扬伸手跟姚文娟握手的汪夫子哈哈一笑道“这位小虫老师,不用介绍了吧。张文岳老师,陈涵义老师。”说实话,汪夫子并不太重视除这次海选的评委,除了对名气稍大的小虫多带一句外,剩下的两人几乎都是一笔。当然了对本身唱作俱佳又占据了大陆歌坛半壁江山的汪夫子来说,他有资格拿大。

     与汪夫子不同是张扬,他可不敢忽略三位老师。没办法,作为退休计划的一部分,以后想在娱乐圈里混出个名声的张扬当即对三位热情了不少,毕竟等好声音开始后他把收购的那些经典歌曲唱出来后,还需要这些老师来帮他抬抬轿子。

     “三位老师好啊,我是张扬,一个刚刚开始学习唱歌、写作的新人,以后还请三位老师多多指点。”把自己身段放得极低的张扬直接PASS掉了自己老总的身份,热情跟三位老师打着招呼道。

     面对张扬这位SH商圈新贵的恭维,三位老师中相对见过不少大场面,也是名气最大的小虫老师还算有三分自持跟张扬简单的握了一个手,随意的自谦了两句后便不在多说什么。

     不过剩下两位就没小虫老师那么好的涵养了,这两人能当SH站海选的评委不过是灿星文化拉来陪坐的罢了。面对张扬这为身家亿万的富豪示好,自知在什么位置的两人开始捧起了张扬的臭脚来。

     两位的‘表演’很露骨也很现实,这就是个一切向钱看的世道,在目前娱乐产业大热的娱乐圈里能跟一位富豪拉好关系总是有好处的嘛。

     介绍完在场的众人后,作为双方的介绍人,汪夫子便直接主持起今天的饭局来。三杯五盏,待到众人相对熟悉后乘着酒酣耳热之际的汪锋直接提出了今晚聚餐的主题。

     “我这兄弟啊,说来也是好笑,放着自己的公司不管非想去唱歌,这,唉。”说到这汪锋早没了夫子样,面红耳赤的他假意叹了一口气后才接着道“姚总,你看这,能不能想想办法啊?”

     听到汪夫子的话,姚文娟瞬间犯难了。在一般人想来,一个亿万富豪来参加好声音,这绝对是一个好的炒作话题。可对她或者对灿星文化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想法。众所周知好声音的学员在进入16强后就必须跟灿星文化签约,但面对财雄势大(张扬的资产相对灿星文化来说)的张扬,灿星文化能签下对方?而且万一对方歌唱的不错,话题也炒了起来的话,灿星怎么办?不让对方进16强?

     想到这刚想拒绝的姚文娟抬头看了眼汪夫子,她又犯难了,占据大陆半壁歌坛的汪夫子,他的面子也不是那么好驳的。

     在商场打滚了七八年的张扬早以学会了察言观色这种基本技能,一看姚文娟的面色,张扬就知道要难。不愿放弃自己退休后混进娱乐圈想法的张扬果断开口道“姚总,你看,我呢也是个商人。在商言商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不如这样吧,我公司旗下的秒拍视频出一个亿的赞助费成为这届好声音的协理赞助商加手机直播的独播单位怎么样?”

     张扬的提议一出立马打动了还在犹豫的姚文娟,灿星文化签下好声音学员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钱,张扬的这一个亿可是大大超出了一个协理赞助商的赞助费,即便他附加一个手机直播的独家代理权对灿星文化来说也是赚到了。

     装作犹豫了片刻的姚文娟并没有立马答应张扬的提议,而一脸为难的道“张总的诚意我是感觉到了,不过这么大的事我还需要跟公司商量、商量。”

     “啪”的一声,还没等张扬接话,汪夫子手中的酒杯好似手滑般的掉在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