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污点
    拿着手机的张扬很是颓废的坐在一间早以关门的服装店的玻璃门外,反复看着手机里的那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我出事了,海藻就麻烦你了。过两年等婷婷大了,你就帮我把她送到国外去读书吧。”

     这是一条三个月前发来的短信,虽然是陌生的号码但一看内容的张扬就知道这是宋思明发来的托孤短信。张扬能在SH如此快速的崛起,这人在背后是出了大力气的。他交代的事,张扬知道自己必须做,这与官商勾结无关。

     看着大马路上那川流不息的行人、车辆,看着远处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想着那位曾经在SH呼风唤雨的强人。

     在今晚来饭局的路上听到宋思明死讯的那一刻,这三个月来一次也不敢联系宋思明的张扬知道,他最后的时间也到了。

     是的,有宋思明在,在这SH滩上混的张扬即便没了先知的优势也不会混的太差。随着宋思明的死讯到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

     虽然张扬跟宋思明的事随着对方的死亡变成了过去式,但近几年来牵扯如此深的两人也不是完全没留下手尾,比如:石窟门的那块地或之前在他公司上班的郭海藻。

     亦或者...

     “张扬?你怎么坐在这啊,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一个清脆的女声叫醒了沉思中的张扬,人没醉但心很累的张扬闻言抬头向来人望了过去。安迪,看着那张靓丽的脸庞上带着的关心和不安亦或者是对醉酒倒在地上的张扬的不知所措,想帮忙又不知从何帮起的无奈,以及对醉鬼的三分厌恶。

     看着这张表情如此复杂但又如此单纯的脸,张扬笑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有多久没见过如此单纯,几乎一眼就能看透的脸了。从她那隐藏着的厌恶表情中,张扬也知道安迪对自己的关心并不是基于朋友的立场。

     “没事,刚送别了一个朋友,有些唏嘘而已。我记得你应该是才从美国回来吧?这都快十点了吧。”看着一身休闲装的安迪,张扬最后的话语中多了一丝调侃的意味。

     很明显刚回SH的她,在SH应该没什么朋友是需要聚会到这么晚的。当然如果是谭思明的聚会,她不可能穿成这样。联想到离鼎食楼不远的‘欢乐颂’小区,张扬大概猜到了点原因。

     感觉自己一眼就被张扬给看穿了的安迪,此刻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尴尬道“喝这么多?我送你回去吧。”

     “给你添麻烦了。”嘴里说着客气的话语,但坐在地上的张扬依然没动,只是笑呵呵的对着安迪伸出了他的右手。

     看着张扬脸上的贱笑以及他伸出来的那只右手,有些好气又好笑的安迪突然觉得这SH商圈的新贵也只不过是一个三十岁的大男孩罢了。

     面对对方的无赖表现,她的脸上反而没了之前的尴尬。退后的两步的安迪只是静静的看了对方一眼道“那就走吧。”

     “你还真不给党国面子啊。”自嘲了一句的张扬很是自然的收回了那只停在半空中右手,一个翻身从地上站起来的张扬看着安迪的问好脸,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梗算是白玩了。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对方,应当不知道“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的故事。

     “那就走吧。”一脸平静的安迪强忍着笑意跟在张扬的身旁道。自己是从小在美国长大的,但十岁之前依旧在国内上学的她偶尔也在电视上看过那么一两部抗战电影的。

     刚向前走了两步的张扬又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眼跟在身旁的安迪道“好像走错方向了,喝酒可真误事啊。”说完一脸贱笑的张扬的转身走向了相反方向。

     此刻的张扬敢用自己的人头担保,自己身旁的这位女神级大美人是个路痴。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打车回去了。”面对张扬的戏弄,女神的反击来的如此的犀利。是,自己是路痴那又怎么样?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怪不得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没交到一个女朋友呢。

     知道自己有些过了的张扬闻言赶紧赔笑道“我错了,行了吧。不过话说,你刚才到底在我身旁犹豫了多久才叫我的啊?”

     “张扬!”少见的、为人一向冷静的安迪突然提高了两个声调。熟悉她的朋友(谭忠明)在的话,一定知道她是真生气了。

     “哈...哈哈,好了,不闹了,我们回家咯!”不知怎么的,在安迪出现前一刻,心情还十分低落的张扬,此刻又好了起来。

     “叮”停在22楼的电梯大门缓缓打开了。

     “老娘,回来啦。”一个带着三分醉意的女声从电梯口的另一侧传了过来。

     “小美姐,你的掐尖行动怎么样了?成功.....”

     “啪”随着大门被关上的声音响起,偶然听到这么一两句话的张扬突然转头看了眼身旁的安迪的道“看来你住的22楼很有趣嘛,再见咯安迪同志。”

     跨步走出电梯的安迪在听到张扬的话后淡然一笑道“虽然我不是共产党吧,但跟你们****好像也称不上同志吧。”说完两手一摊的安迪转身走向了自家公寓的大门。

     安迪的话再次让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这应该是一个可以交的朋友,虽然对方很漂亮但绝对跟男女无关。

     是个有趣的人儿。

     当心情不错的张扬再次迈出电梯大门独自回到他那间打通了整个顶层的千平豪宅时,只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的他咋次被现实给叫醒了。

     “我爱你,我亲爱的姑娘......”

     听这手机的来电铃声,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有心放纵自己一回的张扬还是对现实低下了头颅。

     “喂,小黑,我是张扬。”

     “张总,陈思福吐口了。”电话传来了魏黑子那沙哑到令人挠心的声音。

     张扬知道,他跟宋思明之间.....

     陈思福石窟门强拆事件的当事者之一,一个曾经由宋思明介绍在他手下接活的小包工头,一个可以直接证明自己跟宋思明关系的人。这人算不得张扬的弱点,最多算是个污点罢了。

     “你去找老邢,让他教教那个多嘴的家伙‘躲猫猫’是怎么玩的。”在这个网络暴力横行的年代,准备走到台前的张扬拒绝自身有污点。

     他那个白手起家的故事、自强不息的人设,绝对不能有一丝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