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过期
    新书打滚求收藏、点击、推荐!

     7月炙热的阳光侵烤着SH这座中国大地上最具国际化魅力的欲望都市,而徐家汇无疑是这座城市最重要的器官之一。

     站在公司新租高层办公楼落地窗前的张扬有些激动的看着脚下那渺小的如同蚂蚁一般的行人,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人上人,大地尽在他脚下的感觉。

     推门走进总裁办公室的高欣欣看着那静静站在玻璃幕墙前装逼的老总,给张扬当了快三年秘书的高欣欣十分无奈的撇了撇嘴汇报道“张总,徐氏集团的安迪小姐到了。”

     被窗外的阳光刺得有些眼痛的张扬在听到高欣欣的话后十分潇洒的深吸了一口手中的雪茄烟,这才不急不缓的转过身来对着站在离他两米开外的高欣欣喷出一口烟雾道“请她...咳!咳.....”装逼不成反被雪茄烟给呛到的张扬十分尴尬的端起办公桌上的大茶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我可以把你刚才的行为理解为,您拒绝了我的消息并向我喷了一口烟吗?”看着自家老总出丑的高欣欣以一种七分幸灾乐祸、三分蔑视的眼神白了张扬一眼后才以她最擅长的嘲弄口吻道。说完也不等张扬回复,作为秘书的高欣欣便自顾自的扭着小蛮腰杆走出了对方的办公室。

     “该死的小婊砸,早晚有一天非把你追到手不可。”放下茶杯或者说茶缸的张扬,看着高欣欣离开的背影,平顺下被呛到的气息的后恶狠狠的幻想到。很显然,这也是对方作为一个总裁秘书敢如此吐槽自家老总的原因。

     虽然以上关于旗帜科技公司老总张扬的描述猥琐一些,但这位极富**丝气质的张扬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亿万富豪。07年大专毕业便失业的张扬在给一家房产中介公司打了半天工后便直接选择了自主创业,从最不需要门槛的房产中介公司起步,无员工、无固定办公地点,拎着一个小跨包便是他飞扬地产一切资产的张扬借着中国房产市场的火热及他那无人能敌的运气,经过08、09、10、11这四年的奋斗,慢慢把这间比皮包公司还不如的飞扬地产扩展成为了一家员工近三百人,门店近四十间的二流中介公司。

     在12年搭上徐氏集团后的飞扬地产更是开发起了自己的楼盘来,而他张扬也正是借着跟徐氏集团合作开发的楼盘成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

     当然了在SH这座当代的金融魔都,亿万富豪并不是什么了不去的称呼。气运无敌的张扬可不满足于一个只开发了一处楼盘和中介门店近四十家的房产公司老板。

     12年底的张扬直接跨行杀入了智能手机的APP市场,组建起了他现在所在的旗帜科技有限公司。靠着接连推出的几款装机量十分巨大的手机APP,旗帜科技公司的C轮融资评估价值也快速跃升到了二十亿人民币级。这也是他敢把公司办公室开到徐家汇的资本。

     从08年6月毕业算起,到14年7月短短的7年时间。三十岁的张扬已然超过他的同龄人太多太多了。用徐氏集团前董事长徐友天的话来说,张扬是个眼光独到的天才,真正的商业天才。

     好吧,自家事自家知道,张扬知道自己这个天才是怎么会事。他并不是什么商业天才,他是一名重生者。一个前世在14年夏天被天上那毒辣的太阳晒挂在SH街头的失败者,而他的天才,他的好运,他的眼光,他的能力也止于这个14年的夏天,也就是说三十岁、亿万富豪的他再也没有了先知的优势。

     随着上周三前世死亡的日子过去,张扬知道他曾经那笑谈天下的能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悄然的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这亿万的财富跟那未知的未来。

     “张总?张总?”

     高欣欣的轻声呼唤打断了张扬的惆怅,闻言抬头看了眼站在办公桌前的安迪跟落在对方身后一步高欣欣,张扬无奈的笑着摆了摆手道“安迪小姐来了,不好意思刚才想了点事。来请坐!”说完看了眼安迪身后的高欣欣一眼道“去给安迪小姐拿瓶农夫三拳来。”

     一身灰色女士西服的安迪十分干练的摆了摆手道“不用了张总我不渴,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关于旗帜科技C轮融资,你知道现在的徐氏集团由谭忠明接手了,而谭忠明的意思以旗帜科技现状不用进行C轮融资,可以让它直接上市。”

     看着眼前这位谈起公事一板一眼,显得不近人情的海归丽人,最初还想追求一下人家但领教过对方厉害后便变的十分老实张扬此刻显得格外的正经道“可以,我也想公司能早日上市,我也好早日退休。你今天来,那就意味着谭忠明或你们徐氏集团已经有方案了吧。”很明显想说服对方不经过C轮融资而提前上市,肯定是要有方案的,这到算不的张扬有多厉害能未卜先知。

     详细研究过张扬创业经历的安迪深知眼前这人的厉害,无学历、无背景、无资金,短短的七年时间就能白手起家做到如此的地步,安迪很惊讶会从对方的口中听到‘退休’二字。在安迪看来这样的人,在给他十几年的时间,对方杀入福布斯中国排名前十的富豪榜单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想归想,做事严谨的安迪还是拿出了她的方案,或者说徐氏集团关于旗帜科技上市的方案。作为旗帜科技的第二大股东,安迪必须保证徐氏集团的利益(C轮融资必然会摊薄徐氏集团的股份或占用更多的资金来保证自家的股份)。

     接过安迪递来的计划书,张扬细细的审读了起来。虽然先知的优势没了,但七年创业经历还是能让他读懂对方给出的计划书。

     细读近半个小时其后又思考了近半个小时的张扬这才放下手中的计划书,抬头看了眼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摆弄手机的安迪,张扬轻咳一声吸引到对方的注意力后才缓缓开口道“我同意你的这份计划书,旗帜科技的上市计划可以按这份文件来做,但我有一个要求。”说道这张扬停顿了一下,狠狠看了对面丽人两眼后才接着说道“我要你来做这份计划的执行人,换句话说,旗帜科技上市的事将由你来全权把控。”

     张扬的话让安迪彻底惊呆了,她可是徐氏集团的CFO。让一个外人(虽然徐氏集团是第二大股东)来超控自己公司的上市,光是这一份魄力就非常人能及,无怪乎对方能在三十岁时做如今这种地步。

     当然这也是过期‘先知’张扬的无奈,对于不在有把握的未来,张扬还是更愿意相信安迪这些专业人士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