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初遇
    两人正聊着起劲儿,鸣虚从外面端了个红木的托盘儿进来。鸣虚和幽真都是自小陪着宛若长大的,也才十一二岁年纪,别看年纪小,二人却很沉稳。“如今天气渐渐凉了,两位姑娘年纪小不能喝冰凉的酸梅汁了,就喝常温的吧。另有小厨房准备了马蹄糕和千层雪,姑娘们就着尝一尝?”

     二人高高兴兴的吃吃喝喝,又出去玩了会儿踢毽子,又商量着过两天让二哥哥领着出去玩。等太阳西下,韩晴才领着莲花告辞往回走。走了一半儿,突然来了兴致,想要晚饭后接着画昨天那幅画儿,于是吩咐莲花去瑞臻堂回禀太夫人今天晚饭她要在自己的灵犀院用,然后再回灵犀院通知小厨房准备饭菜。韩晴自己一个人儿去陋山居取画儿。

     走在蜿蜒的游廊里,夕阳洒金一样的照在繁茂的树木上,又落下斑驳的光影。韩晴转了个弯就在通往陋山居的半壁廊下站住了脚。一瞬间心跳的厉害,韩晴眼力极好,只一眼就认出了走在谢宜身边穿着月白色儿织锦镶金边儿直?的少年,长眉入鬓凤眸漆瞳,通身的贵气天成,如此的绝代风华不做他想,不正是上辈子的冤家儿承乾帝,如今才十七岁的太子爷楚渊么。

     谢宜和楚渊逆光而行,夕阳像是给两个少年镶了道金边儿,仿佛红尘万丈也抵不过这翩翩韶光。只慌了一下,韩晴就把眼睛从楚渊身上拔了出来,定了定神看向了谢宜。

     谢宜此时也正看见了站在廊下的妹妹,没做他想的拍了拍楚渊的手臂道“君悦,这就是我的三妹妹,如今祖父亲自给开蒙授课,天赋聪慧的很呢。”语气里满满的宠溺。

     楚渊很是好奇的看着远处廊下穿着一身儿银白色儿素霜绸的小女孩儿,乌黑如缎的头发,招魂儿般的桃花眼儿,琼玉般的鼻子,粉嫩如樱蕊一样的嘴儿,才不到七岁的小娃娃,欺霜赛雪的小脸儿迎着金粉般的夕阳余晖,竟然浑身透着仙姿灵韵。

     韩晴见二人瞧见了她,也避无可避。况且她见楚渊瞧她的眼神很陌生,知道自己这一世已经是全新的一辈子了,只要守住秘密,当楚渊是个陌生人即可。于是糯糯的喊道“大哥哥!”

     谢宜快走了两步,一把抱起了韩晴,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说“三妹妹怎的休息时间还往陋山居跑?”

     韩晴故意忽略楚渊的目光,眨着眼卖萌道“昨儿有一幅画没画完,阿晴从二姐姐那回来忽然有了兴致,想要今天画完。”

     这孩子晶晶莹莹甜甜糯糯得好生可爱,旁边儿楚渊看着好友一路抱着韩晴逗趣儿,两人也不搭理自己,也不生气,只觉得奕之的小妹妹每个神态都灵动可爱,手好痒,好想捏一捏。

     韩晴右脸一痒,原是楚渊白玉般的两根手指在自己脸上轻轻的捏了一下儿,不觉一怔。濯濯漆漆的桃花儿眼儿与楚渊的绝色凤眸对在了一处。只见楚渊眨了眨眼睛,后展颜一笑道“三妹妹,我是你大哥的好友,以后你喊我君悦哥哥罢。”

     韩晴被楚渊光风霁月的笑颜晃得小心脏忽悠忽悠的,狠命凝了凝神,心道你这花心萝卜,原来这么小的时候就知道四处勾搭人儿了,连六七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这可着实冤枉了楚渊,人家也只是看她小孩子可爱才冲她笑的。

     韩晴撅了撅嘴儿,不高兴的说“你捏我还让我喊你哥哥,我才不乐意。”谢宜头一次见到韩晴如此蛮不讲理的时候,觉得好生有趣,这位宠妹狂魔的大哥也是醉醉哒。

     于是谢宜抱着妹妹颠了颠,笑道“三妹妹不用理他,大哥抱你去拿画儿。”说着三步两步的抱着韩晴转头儿往陋山居里走。楚渊热脸贴了冷屁股,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也只得跟着兄妹二人身后走。

     韩晴伏在谢宜的肩头儿,小眼神儿飘忽飘忽的瞅着身后的楚渊。心想着,原来萝卜没长大之前是这么一副白嫩小鲜肉的模样,虽然少年人的身形有几分单薄,但是飘逸的衣裳明显掩不住那宽肩蜂腰斧刻刀裁的身材,绝对倒三角的黄金比例嘛,哎呀呀,心里住着的怪阿姨有点流口水的意思。

     楚渊看着小姑娘宜喜宜嗔的小眼神儿瞟着自己,很是好玩儿,于是不知怎么就冲着韩晴做起了鬼脸,头几个把韩晴吓个一愣,这哪里来的明星脸,绝逼不是承乾帝本人。不过走了一会儿,终于接受了这个犯二青年还在青春期呢,是人都有黑历史的嘛。于是瞅着楚渊卖力逗着自己的傻样子,也开始吃吃笑起来。

     走进陋山居里的廊下,楚渊见小姑娘对着自己笑了,趁热打铁的拿出一只蜜蜡黄色儿的螭纹和田黄玉佩来,在韩晴眼前晃了晃道“阿晴妹妹,你若答应以后叫我君悦哥哥,我就把这玉送给你玩儿。”

     韩晴瞅了眼玉佩,知道是个好东西,勉强是个稀罕物件儿吧。于是假装考虑了一会儿,很是矜持的点了点头道“君悦哥哥好。”

     不知怎的,听见韩晴喊自己哥哥,楚渊觉着自己就好像大热天喝了碗甘甜的泉水一样,通体的舒坦。往常咱们这位太子爷可是很难被取悦的,如今竟是因为一个小丫头叫了声哥哥就高兴的不行了。

     楚渊赶紧将玉佩递到韩晴手里,看着韩晴把玩儿着玉佩,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的小模样儿,又是手欠忍不住摸了摸小姑娘的脸儿。对着谢宜道“奕之,你命可真好,有弟弟不说,还有三个宝贝妹妹,家里热热闹闹一团和气,真是羡煞我也。”

     谢宜看着太子爷羡慕的小眼神儿真是哭笑不得,“你羡慕我的妹妹可爱也没用。不过,如今你刚得了个儿子,争取再生个闺女不就好了嘛。”

     韩晴开始还笑吟吟得听着二人的对话,直到听到这里才怔住。是了,如今楚渊已经十七岁了,虽然还是个比大哥哥还小几个月的少年郎,但已经早早成婚了,今年也刚生了未来的大皇子楚炜。

     这都是因为如今大齐的皇室到了楚渊这里已是三代单传,景和帝的爹好歹还给景和帝生了个公主妹妹,他自己却是费了九牛二虎的力,只生出楚渊这么一根独苗。

     景和帝和孟皇后生怕老楚家的香火不继,早在楚渊十五岁的时候就给娶了镇国公府的嫡长女柯文慧做了太子妃,又在第二年娶了靖北侯府的赵玉姝为侧妃,又在同年纳了淮安伯府的孙嘉做了太子嫔,楚炜就是这位太子嫔生的。只是韩晴不知道,她上辈子之所以被韩家寻回用来培养选秀,全是因为太子嫔生了楚炜。

     至于那些承徽、昭训、奉仪和秀女都是帝后精挑细选的宫女儿。且随着太子年纪渐长,每到大选之年,帝后都是不断的给太子选人,东宫早就百花齐放人满为患了。上辈子承乾帝登基后只进行过一次大选,也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选人进后宫,韩家很幸运,韩晴不负众望的赶上了末班车。

     如今想想韩晴又有些同情楚渊,肩负着皇室血脉传承的责任,被逼迫着像种马一样去不断的生孩子的人生,也是一种杯具呀。哼,不过想想上辈子楚渊懂得的那些花花儿样子,谁敢说这位老司机不是乐在其中呢。

     想到这里,韩晴瞪了楚渊一眼,再不给他好脸色看了。楚渊见小姑娘又收起了笑模样不搭理他了,也很是纳闷,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心思也忒难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