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落水
    倭寇的贼船听见了同伴的呼喊,开始往船上放箭,韩晴只见楚渊背后中了一箭,不由吓得大喊了一声,楚渊回头瞧见韩晴躲在暗处,奋力拨开了倭寇的一刀,转身过来打算护着韩晴。

     谁知韩晴身后也有倭寇听见了她的叫声,伸手就要过来抓她的后颈。韩晴五感灵敏,顿时感到身后有人,使劲儿往旁边一躲,正躲开了身后的袭击。

     谁知脚下竟然不知道绊了一个什么,一头倒栽下船舷。楚渊吓得心脏都骤停了一下,他伸手没抓着韩晴,也只得跟着跳了下去。

     韩晴本想着先飘在江面上,实在不行就躲进空间里,再寻机会求救。然而还没等她落水,就被楚渊一把搂进了怀里,两人扑通一下掉进了漆黑的江水里。

     楚渊倒是想得好,他会水,自然能带着韩晴脱险,谁知刚说完“阿晴别怕”半边儿身子就麻了。韩晴等着楚渊带她上岸,结果发现二人又往水里沉,楚渊使劲儿往水面上推韩晴“阿晴会水不会,我刚才中的箭有毒,恐怕不能带你上岸了。”

     韩晴此时心里奔过一群草泥马,心说你不下来到好办,你这么半死不活的,跟我演什么铁达尼。

     回头再找他们的船已经不见了,两人被风浪冲出好远,又见楚渊苍白得快昏过去的样子,韩晴红了眼眶,赶紧从空间里取了棵树和一些藤蔓,抱着楚渊喊道“君悦哥哥,你看有浮木和藤蔓!”

     楚渊也顾不得考虑这冷不丁冒出来的东西合理不合理,拼尽全力把两人绑在了浮木上,随即脱力的晕了过去。

     韩晴看着晕过去的楚渊,有点儿无奈,并不敢现在就带他进空间解毒,万一毒解了楚渊醒过来也没法儿解释啊。只好任由滚滚浪涛将两人冲向未知的方向。

     韩晴喝了点儿空间灵泉,一夜也没敢合眼,希望尽量用自己的好眼神儿找到陆地的影子。

     十月的江水冰冷刺骨,幸亏韩晴练了几个月的修仙功法,又有灵泉水加持,没有被寒气入体,然而楚渊又是受伤又是中毒,现在被江水一激,已经发起了高烧。韩晴察觉到楚渊发了烧,不禁着急起来。

     天色渐亮,青蓝色的天空,星辰又大又亮,好似下一刻就要坠落水中。江面上除了风声就是水声,浮木带着两人浮浮沉沉的飘着,仿佛天地之间就剩下他们两个。韩晴感觉很是奇妙,上辈子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跟承乾帝两个人来一场奇幻漂流,此刻她矛盾的既希望赶紧能飘到岸边,又希望这一刻就成了永恒。

     直到鸭蛋黄儿一般的太阳从江面上升起,韩晴才终于瞧见远处有一块陆地,使江水分流向两边流去。韩晴拿出了吃奶的力气调整着方向,终于有惊无险的飘到了浅滩。

     两个人结结实实的捆在树身上,搁浅在浅水里,动弹不得。此时,太阳已经升了起来,阳光照在身上还挺暖和,韩晴低头看见身边的江水晶莹透彻,竟还有成群结队的小鱼在他们身边儿游来游去。

     回头瞧了瞧楚渊,还是没有苏醒的意思。回想上辈子楚渊的身体,貌似是有余毒未清的情况,韩晴知道如果没有自己,楚渊也不会落水,这会儿早就该脱险了,上辈子那余毒恐怕是大齐的大夫不能彻底清除东瀛的毒而留下的。

     韩晴取了一滴玉髓液滴进了楚渊的嘴里,眼看着楚渊身体里排出了些黑黑的油泥,可他却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韩晴心中纳闷儿,只得又喂了他一滴玉髓液,瞧着他身上又继续排出了些黑泥。

     韩晴瞪着眼等了好一会儿,楚渊还是没醒,顿时有些慌了神,倭寇到底用了什么毒物,竟连玉髓液也解不了。韩晴已经红了眼眶,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泪,不管不顾的又喂了楚渊一滴玉髓液。

     第三滴玉髓液下肚,楚渊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这洗精伐髓的痛苦,被活活的痛醒了。其实韩晴完全误会了,楚渊在服用了第一滴玉髓液的时候,便早已随着洗精伐髓而排清了毒素。

     之所以没醒来,是因为楚家皇室寿命不长,景和帝生怕一根独苗的楚渊早早夭折,遍寻名山大川的找到一位道家修长生内功的师傅,楚渊从小习的是类似修仙的功法。

     如今被玉髓液一激发,楚渊体内的功法自动运转,他是进入了一个小进境的假死状态。谁知韩晴见他不醒,又连着给他喂了两滴玉髓液。玉髓液是何等厉害的仙家灵物,韩晴这辈子仙骨灵根俱佳,也只能承受三滴的洗精伐髓,即使楚渊仙骨再好,他可是已经十七了,如此他才生生被体内涤荡翻涌的力量痛醒。

     楚渊吐了口血,体内的力量疯狂的自行运转,肉眼可见他身上大包小包的四处窜。韩晴见楚渊醒来刚要高兴,又见楚渊吐了口血,脸上虽然裹着黑泥,依然掩不住痛苦的神情,知道自己范了大错,也不敢出声打扰楚渊,只是眼泪流个不停。

     幸亏楚渊是真龙天子,自有龙气护体,才生生压制住这股乱窜的灵力,楚渊待到身体里的气息平静下来,便看见韩晴哭的眼睛肿成了粉桃子,可怜的不行,不禁呲牙一笑。此刻他一身黑漆麻乌,只露出一口白牙,把个韩晴吓得狠打了个嗝。

     楚渊看韩晴一脸惊恐,低头只见水面倒映出一个黑炭一样的人儿,惊讶的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竟裹了一层黑黑的油泥,周围的小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好些被毒死翻了白肚子。

     楚渊连忙安慰韩晴道“哥哥已经没事儿了,我现在感觉身体很是轻盈,想来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毒自己被排出来了。我先给你解开藤蔓,你去远处等着,我把这毒泥洗干净再说。”韩晴眨巴眨巴眼睛,乖乖的点了点头,只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

     楚渊毕竟练了十几年的内功,如今被玉髓液洗精伐髓后,功力自然是厚积薄发,只随便一扯,藤蔓就被扯断了,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心里惊疑不定的想,不知道这是什么毒,竟然让我功力大增,实在想不明白,也只好先放到一边。

     韩晴被从藤蔓里解放出来,拖着一身湿衣服蔫嗒嗒的的往岸上走,走了一段路回头看了一眼,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

     只见楚渊已经脱了个干净,正坐在水里洗着身子,油泥一被洗去,阳光下的皮肤竟是莹莹如玉、闪闪发光,一字型的锁骨、精壮的胸肌和倒三角的身形,直接暴露在韩晴的眼前。

     似有所感,楚渊也往韩晴这看了一眼,见小丫头可怜兮兮又娇娇怔怔的看着自己,尴尬的往水里矮了矮,对着韩晴喊道,“阿晴别怕啊,先转过身去,我...我一会就来。”

     说完一抹嫣红从耳朵根儿开始蔓延开。韩晴见楚渊脸红了,反才回过神来,稳了稳砰砰乱跳的心脏,体内的怪阿姨又不小心冒了个泡,流着口水仔细地欣赏了一番小鲜肉,才慢吞吞的转回身子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