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二章 吕宋
    韩晴从第二日开始跟着菲尔德学习。她上上辈子本就会相似的语言,如今又是过目不忘,不出三天,已基本能用佛郎机语跟菲尔德交流了。

     菲尔德心中惊涛骇浪般,心说我算是见过不少人了,别管什么人种,像这孩子般智慧惊人的可从来没有。他见韩晴聪慧,心中起了爱才之心,在韩晴能用佛郎机语跟他对话后,简直倾囊相授,知无不言。

     菲尔德是个常年在外的商人,欧罗巴大陆本来便极小,国家与国家之间,不仅皇室都是血脉亲戚,就连像他这样有些地位的上层人士,也都拥有几国血统,所以他本人对国家的概念十分淡泊。倒也没觉着自己有什么不能对韩晴说的。

     这几日,菲尔德得空便要跟太子众人感慨一番韩晴的天赋卓绝,徐瑾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他本来便是个傲气要强的少年,只不过因着萧皎皎的事情意志消沉,对外界的事情漠不关心而已。因着有了拿到解药的希望,最近心思又活泛了起来,被韩晴这学霸的光环一刺激,有些燃起了斗志。

     “菲尔德先生,你那佛郎机语能有多难,难道只有阿晴才学得快不成,若不然你也教教我,我倒有心跟那小丫头比一比!”

     “世子想学当然可以,正好可与三姑娘做伴呢。”

     旁边不知道在写什么的楚渊听到此处,笔尖顿了一顿,想起这次徐瑾惹的是非,起先还跟韩晴有些渊源,若不是他突然喊着要求娶韩晴,那萧皎皎也不会服毒昏迷

     莫不是子澄真对阿晴有什么非分之想吧?想到这里,楚渊抬起头开始打量起看着长大的表弟。容貌勉强配的上,家世身份也算合格,可性子上实在有些不着调,也不知道自己下些功夫能不能给板过来。最后还有一条,看表弟因那萧皎皎魂不归位的样子,倒像对那女子也有情,可若表弟想要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可不是要委屈了阿晴?

     暂且还不能放心让他俩接触过多,“既如此,左右我也无事,不如我也跟着学学吧。”

     赵福安在旁纳闷,殿下什么时候这么闲的慌了,前两日还挨个召见那些随行的将士和商人来着,这还有一半没见完呢,若是到下船还留下一半没见的,可让人家心里怎么想,不知道的还当太子爷对他们有意见呢!

     菲尔德自然欣然应允,而赵福安在旁眼角直抽抽,楚渊实在看不下去,冷哼道,“赵福安,你有什么事便直说。”

     “殿下,您还有一半儿的随行人员没见呢。”

     “那就现在去把没见的都叫过来,一次见了不就完了么!”

     赵福安心说,您怎么早不一块儿见了呢,之前那一个个的嘱咐,是为哪般呐?心里虽然吐槽不停,行动上却是极迅速高效的,一会儿功夫便把没被太子召见的人都给传了过来。楚渊对这次组队去西洋极重视,尽管剩下的这些人组团召见了,但是该吩咐的吩咐到,该叮嘱的也叮嘱了一番,直到晚饭时间都过了才结束。

     徐瑾自然不会在那等着他,早就先一步的跟着韩晴一起学起了佛郎机语。一个下午的时间,徐瑾便已经感受到来自韩晴给他的巨大压力了。他一个头两个大,这佛郎机语的字母什么的倒是其次,主要那曲了拐弯儿的发音,练了一下午简直缺氧。再看韩晴抱着一本极厚的书,竟是看得全神贯注,他心中抓狂道,这丫头还是人嘛!

     楚渊也加入了学习行列后,徐瑾倒是从沮丧的情绪中拔出来了,原来聪明的表哥也是比不上那小丫头的,那我这样的便不算是笨蛋了,只能说明那丫头是个小怪物罢了。

     菲尔德教他们说佛郎机话教得十分随意,并没什么系统的教程,除了开始的一些基础字母和发音外,其余内容倒是都由韩晴提问,他来回答的形式进行。韩晴的进度很快,于是两人的对话便成了楚渊、徐瑾需要跟着复背和翻译的主要内容。

     这天下午,韩晴看着海图用佛郎机语问道“菲尔德先生,你往返了这么多次大齐,可曾到过这里?”她指了指后世的菲律宾。

     “当然到过,我还知道这个岛被你们大齐称为吕宋。”

     “哦?那你能告诉我,这些岛上是什么样的吗,有没有国家,人口多不多,他们以什么为生,你们跟他们有没有贸易往来?”

     “这几个岛上还没有国家,人口极少,还都是以部落土人为主。岛上以原始捕猎和较为落后的农业种植为生,他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能拿来跟我们交易的。我们的商船在那里落脚,主要都是在港口上停泊避风,或者进行些粮食和淡水的补给,且大多是以物换物,岛上人没什么金银。”

     韩晴又问了许多岛上地貌特征和主要作物生长情况,待楚渊和徐瑾基本弄明白了两个人说的什么,她便有些兴奋的看着楚渊,用大齐话说“君悦哥哥,吕宋岛这里大有可为啊,如今岛上还如荒地一样,只有些零散而不成气候的小部落,若是以后从其它国家移民来了人建立了政权,就再难得到这片海了。”

     楚渊注意到韩晴说的是这片海,而不是这几个岛。他自然清楚,自从大齐建立了远西贸易公司和建造大型海船以后,海上贸易会越来越频繁,大齐附近的海上控制权便显得尤为重要。这一次朝廷便派出了许多专门人员,就是为了在沿途几处重要的港口建立大齐的落脚点,可韩晴提出占领一片海岛的说法,还是让楚渊吃了一惊。

     “阿晴可是知道,若是占领这一片岛,朝廷要花多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你也听到了,现在那里可是荒凉的很。”徐瑾在旁反对道。

     “自然是要趁着它还是荒凉的时候去占啦!”韩晴以一种看笨蛋的眼神看着徐瑾,“难道等到别人占好了我们再去打,那时恐怕不止人力物力财力,连将士的性命都要损失不少!”

     “就你聪明,荒岛要是有价值,早有人去了,还等你来?”徐瑾十分受不了韩晴看他的小眼神儿。

     韩晴干脆不搭理他,转头又对楚渊说“君悦哥哥,你以为松江府沿海处是否荒凉?”

     楚渊眯起眼睛,心中千回百转。是了,大齐如今亦算富饶,可松江府沿海处如今还是荒无人烟的样子,可恰是韩晴提出了松江府的房地产开发的计划,若真是按照这个计划执行,将来大齐的海上贸易繁荣起来,那里恐怕是一地难求、寸土寸金了。“阿晴的意思是,这吕宋诸岛将来也会随着大齐的海上贸易而繁华起来?”

     “菲尔德先生也说了,来往商船很需要在此岛停泊补给,光是往来商税就能给大齐带来多少利益。而这几座岛,并不止于经济上的繁华,更重要的是,大齐的海上生意势必引起沿途各国的眼红,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跟随大齐在海上获利,其中不乏海盗和那些意图不轨的国家政权,这里可是个用来驻兵保护大齐商船的重地。这片海,坚决不能落入别国手里。”

     楚渊神色不由凝重起来,大齐现在确实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是若是有那觊觎者看上了大齐的富饶,这片海确实是保卫国家的一道屏障!“阿晴说的不错,可若是大量驻兵,这些开销便恐怕招来朝廷里许多反对的声音。”

     见楚渊松口了,韩晴得意的看了一眼气鼓鼓的徐瑾,笑道“何须大量驻兵?只要移民便可!”

     “如何移民?”菲尔德在旁边也听得很是入迷,不由问道。

     “大齐幅员辽阔,年年都有地方会受灾,不是旱灾便是涝灾,总有些逃难流民不知如何安置,这些人里也有些被兼并了土地的穷苦农民,他们都是家无恒产、颠沛流离。如今朝廷富裕,还能实行一些救济,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若是告诉他们,朝廷愿意给他们分田分地,几年内不收税,他们以后能有更大的房子住,能赚更多的钱,后代也能享有良好的教育,将来可能改换门庭光宗耀祖。你说说,他们乐不乐意去开荒?”

     楚渊点头道“阿晴聪慧,若是如此,不仅解决了大齐人多地少贫富不均的问题,还能省下不少朝廷的投入,几年以后大齐的子民已经在那些岛上落地生根了,只需少量驻军,便能宣誓主权了。”

     楚渊用手点了点书桌“而且,咱们国家往年边境动荡的时候,要生擒许多战俘,这些人放在大齐牢里干养着,也是费钱,放回去又是放虎归山,还不如都调到这里来开荒!”

     韩晴惊讶楚渊脑筋动得快,且不愧是长了个统治阶层的脑袋,就是会压迫人,自己在这一点上是学也学不来的。“若是光让这些战俘干活不给甜头,却是不成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还是应该告诉他们,服役几年便能得到大齐的户籍,正式成为咱们的良民,也给分地分房,子孙享有教育的权利。”

     楚渊伸手摸了摸韩晴的小脑袋,宠溺道“阿晴就是心善,都应你便是。”实则他心里对那些战俘是很不以为然的。

     “要建便依着松江府的城市来建,先让第一批移民富起来,以后便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主动移民了。”

     “三姑娘真是太聪明了,若是我的国家也有大齐这样的国力,也有这么多人口,定然也能开创一番事业,可惜我的国家太小了,邻国们也都松散得很,我去过许多大陆,那里还都是如吕宋各岛一样荒芜得很,可惜,可惜。”菲尔德到底是个商人,考虑问题也没什么政治高度,所以只是可惜了一番便算完事儿了。

     韩晴在旁倒是出了一身冷汗,就怕把欧洲殖民者的小火苗给提前勾起来。

     “菲尔德先生,你是不知道,咱们三姑娘从小时候便已经极聪慧啦,得过我们大齐的皇帝陛下和最有学问的太傅大人的盛赞呢。”赵福安在一边很是自豪的说道。

     “赵公公,小时候舅舅也赞过我聪明呢,怎么不见你卖力提起啊。”徐瑾冷冷问道。

     “呵呵呵,世子爷自然极聪慧啦,那还用说么,呵呵呵。”赵福安打着哈哈,默默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