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宴散
    宛若、丹婳和念珠都很诧异刚才还让瞒着的事,韩晴怎么忽然给说了出来。俱都齐刷刷看着韩晴,韩晴忙说“刚才不是在厅里面么,如今只有咱们这一桌能听到,若是各位姐姐也能回家帮着告状,岂不是更好?”

     几个女孩儿想想也是,告状的人越多,那几个坏人被惩罚的概率越大,阿晴好聪慧。韩晴看着几个人一脸赞誉的神情,不由想,难道以后我要在哄孩子的路上一路狂奔啦。

     几个大姑娘却不若小姑娘们单纯,听完韩晴的话儿很是一惊,都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丹婷正色让丹婳悄声把来龙去脉重说了一遍,听罢皱了皱眉头。转头对念玥道“念玥妹妹,我回去必会禀明我父亲,烦请你回京也转告家里人。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我心里总有些不安。”

     “丹婷姐姐放心吧,我没想到这几家在江南已经猖狂成这样了,一个小小的海宁知县竟是如此大的口气。”念玥虽然只有12岁,但因为自小聪慧,深得她祖父的喜爱,常常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倒是养成了她不一般的眼界格局。

     好些她父亲不敢应的事情,在她这里都是没难度的。她知道杭州乃是江南重镇,祖父安排郁知府在这里,自是费了一番功夫的,如今被朱家的人如此觊觎,连内宅女子都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便不得不防了。

     韩晴仔细思量了一遍,想必上辈子郁家定然是猝不及防的遭遇了狙击,等京城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恐怕郁家已经被定了罪。孙家和马家在案件中应该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所以宴散之后,客人们也便一一告辞离去。韩晴与刚认识的姐姐们道别,到是生出了些不舍之情。虽然第一次见到这些女孩子,但是每个人都是人品贵重值得深交之人。

     “丹婷姐姐和丹婳姐姐可要常来玩呀。”宛若拉着两人的手不断嘱咐道。

     “怎么只叫你郁家两位姐姐来玩,把我们都当透明儿的不成?”陆湘不禁又逗着宛若道。

     “哪里是不想你们来,只不过念玥姐姐和念珠妹妹要回京了,表姐要在家绣花儿,佳凝姐姐住在绍兴府,湘姐姐你又住在嘉善县,来回一趟不知道要多费时,我这才只嘱咐郁家姐姐的。”宛若黄鹂一般的声音,挨着个儿数了一遍。

     “我二姐姐最是喜爱热闹了,若是众位姐姐都能留在谢家,她是再高兴没有了。”韩晴帮着解围道。

     “你这小丫头,就知道护着你二姐姐,可见是第一回见湘姐姐不够亲呢。”陆湘这刁钻的性子,极爱逗趣耍宝。把个韩晴也说的哑口无言。

     “湘妹妹别总是逗小孩子了,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呢。”佳凝适时出来打岔道,赢得了两双崇敬的小眼神儿。

     “我不依,佳凝姐姐还没怎样,就先护上她们俩了。”陆湘果然是猴精儿,虽然年纪小,眼力却是一顶一的高。

     袁佳凝脸上一红,拍了陆湘一下“少浑说,还不乖乖闭嘴?以后不给你糖吃。”

     姑娘们俱都笑得开怀灿烂,少女们明媚的脸庞,在冬日的暖阳中留下了她们青葱岁月里最美的风情,韩晴忽的觉着这一刻竟是岁月静好。谢家的门廊一道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几家的姑娘们各自惜别离去,也不知道将来何时才能再重逢?

     宴散之后谢家人都各自好好的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早早起床,一起送了谢瓒赴南京任上。

     韩晴拉着宛然宛若一起去找祖父告状。到了陋山居,三姐妹你一言我一语,把暖房里听到的壁角和暖阁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个透彻明白。

     “祖父,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定要给三妹妹报仇。”宛若一心替韩晴出气,急着要知道祖父的态度。

     谢恒知道,别看这只是小女儿之间的矛盾,但是里边却是牵连很多政局阴谋,说了孙女儿们也不明白。这事的重点自然是不在阿晴受到诋毁侮辱上,但是,敢背后这么说谢家的女儿,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老爷子也是歪了楼,上一秒还像个忧心国家大事的太傅大人,下一秒心思立时转到小孙女儿受的委屈上了。谢恒敲了敲紫檀的书桌,道“这件事祖父知道了,你们且放心,祖父必然会为阿晴出了这口气的。阿晴是咱们家的一份子,谁也不能看轻了。那些混话,阿晴不可往心里去。”

     韩晴点头道“阿晴早跟二姐姐说过,我可是觉得自己被妒忌了呢,全因着家里人都疼我爱我,还有我自己即聪慧,又美丽可爱。”

     这话儿把几个人儿乐得哈哈哈大笑,都道韩晴小厚脸皮,没有如此自己夸自己的。

     韩晴却装作一本正经的道“若是阿晴不聪慧,怎么能想起来那水泥的方子,如今咱们整个江南的修堤筑坝都是由舅舅来调配,那孙布政家也是干瞪眼的呀。”

     韩晴昨晚想了一晚上,上辈子若是在江南洪灾的时候郁知府被人诬陷了,定是跟朝廷拨款的灾银有关。这辈子不是没有变数的,如今因为水泥一事,所有朝廷的拨款都集中在江南总督手里,具体又由谢瓒统一调用。与那把钱直接给下发到各个省府县,可是大大不同了。

     她不得不把这话点出来,不然虽然这事在水泥上有了变数,但保不齐狗急跳墙,又在灾银上出现了其它的变数。

     谢恒一愣,随即道“阿晴确实歪打正着的堵了孙家的路呢。可是这几家在江南布局深广,又与盐商勾结在一起,若是今年汛期真的有洪水,百姓们还不知道要被作为棋子如何遭殃。”

     “祖父,难道他们还会不好好的修筑堤坝,故意让洪水残害百姓吗?”宛然打了个寒颤,不禁问道。

     “你们都是女孩子,按说这些事也无需知道。但是我们谢家的子孙,不论男女,都不能做睁眼瞎,朝政连着后宅,这些事情也要做到心中有数才是。须知道,这世间有许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是不顾及别人的生死,何况穷苦的百姓,在他们眼中只若蝼蚁而已。”

     “祖父,若真是这样,这些人可是比那背后骂人的人还要坏千倍万倍了。”宛若心怀慈悲,对这残害百姓的人恨得咬牙切齿。

     “我们应该想法子,让他们害人不成,也要存这恶念的人,最终得到惩罚才是。”韩晴也是细思极恐,她没想到若是贪污不成,反而会牵连很多无辜百姓的性命。可是她不知道,上辈子江南贪腐案之所以牵连甚广,却是因为那些人不仅贪了银子,还依然害了百姓的性命。

     “你们都是谢家的好儿孙,虽然我们世家讲究传承自身,但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们谢家是从来不会看着百姓受苦,而只顾着自己过好日子的。这件事,祖父会从长计议,也会密折报予皇上和太子,你们大可放心去玩。出了这个门,你们便忘了此事,也不许说露半句。”

     韩晴暗自欣喜,原来祖父还有密折直接上报皇上太子的权利,果然我祖父才是外挂之神啊。自己折腾思量了这么多天,感情都是瞎忙活啦。我祖父分分钟的捅到了国家最高领导人那里,管他西风还是东风,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呀。

     几个小姑娘都乖乖起身行礼道“是,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