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夜袭
    韩晴迟迟等不到楚渊后边儿的话,抬起手来扯他的袖口,“君悦哥哥是不是想到什么啦?”

     楚渊回过神儿来,反握住韩晴的手,“上辈子我照样把瓦剌打得翻不了身,所以无需担心。”他细思极恐,可又不能对韩晴说得太多,反怕牵扯出上辈子两、人间的恩怨情仇来。

     韩晴自然是知道瓦剌最后一败涂地,老实了好些年。她不过是不满意楚渊维护柯文慧罢了!不过转念一想,这辈子自己又不要嫁给他,管他去维护哪个女人呢,谁稀罕呀!

     “君悦哥哥自然是最厉害的!我可想不了这许多事儿了,最近一直赶路,都耽误了修炼。君悦哥哥有事就去忙,只着人给我送客房里就行。”韩晴笑眯眯道。

     楚渊明显感觉小姑娘对他拉开了些距离,那笑容竟也有些隔阂得刺眼。“阿晴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高兴?”

     韩晴笑容更盛,好似楚渊说了什么奇怪的话,“我可没有不高兴,好端端的为何这么问我呀?”

     楚渊凝眉正色道“你明明是不高兴,笑都笑得火气腾腾的。”

     韩晴一边儿使劲儿往外抽自己的小手,一边犟道“我才没有呢!”

     楚渊见小姑娘犯起倔来,生怕把她手拽疼了,松了手不等她跑,站起来一把将她圈进怀里,“还说不是不高兴,小嘴儿都能吊油瓶儿了!”

     韩晴越是见他温声软语的,她越是有些不可言说的委屈,使劲儿挣了几下没挣开,竟是红了眼眶,倔强道“君悦哥哥这是做什么,为何非要说我不高兴?”

     楚渊起初只以为小姑娘耍了小性子,哄哄便好,谁知这会儿看她眼圈都泛了红,还一脸倔强的撑着不肯示弱,猛地回想起前世里的画面,那个上辈子受了委屈却咬着牙硬撑的皇贵妃,一模一样的脸庞,如此相似的神情。

     楚渊忽觉着心被狠扎了一下的疼,呼吸都似滞住了。他把韩晴的头按进心口里,“好了,好了,阿晴说什么就是什么,是我不好,误会你了,嗯?”

     皇太子殿下哄小孩子般,又拍又晃又认错,最后丧权辱国的答应了一堆不平等条约,才好不容易把小姑娘哄得破涕为笑了。楚渊抬手擦了擦小姑娘眼角的泪痕,无奈道“你呀你,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韩晴哼哼着不搭话,心说你上辈子本来就欠了我的。楚渊不敢再惹她,又给她整理了鬓角发丝,亲自送她去了客房。

     不说韩晴关上房门回她的空间里如何骨碌,单说楚渊回了房间提笔就写了几封信。之前在哈密,人多眼杂,没能第一时间写信报平安,这会儿说什么也是拖不得了。

     一封自然是写给他老爹景和帝,从离开天一门开始写,直写到自己如今正在甘州府,重点还是写了瓦剌谋反的事情,还有怀疑柯家有通敌的嫌疑,最后表示想留在西北亲自撂理了瓦剌。一封是送去松江府,给谢恒又交代了一番前因后果,着重表示韩晴毫发无伤、平安无事。最后一封是给石岩,着他领人不必回京复命,直接筹集粮草来西北寻他。

     三封信写好,又将韩晴在哈密写的平安信给放在里边儿,便推门出去寻施正茂。

     施正茂在西北多年,也说不上懈怠,但却从来没有今天这么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分身乏术的时候。他仔细斟酌了半响,叫来两个自己带出来的、背景清白的副手,将太子消息对他们说了,又吩咐道“此事事关重大,你二人定要守口如瓶,张弛即刻带兵换防哈密卫,郭贤马上随我把军中的档案都翻出来,赶紧列出个名单来。”

     二人听完施正茂的话,心里也是直打哆嗦,忙领命出去。施正茂皱着眉、背着手在书房里转了两圈,心说且不说那房庆牵扯出来的问题,光说瓦剌敢追杀皇太子殿下,这西北就免不了要打上一打。可是……

     “施大人可在?”

     施正茂听见太子声音,不敢耽搁,打开门道“太子殿下请进。”

     楚渊抬脚进了书房,“我这里有几封信,麻烦大人找心腹帮我送出去。一封是给我父皇的,其余几封都送到松江府,交到谢太傅手里。”

     施正茂双手接过信,心里不禁纳闷,怎么太子给皇上才写一封,却要给谢太傅写三封信呢?

     楚渊是什么人,一眼瞧出了施正茂的疑惑,“那送去松江府的信有一封是写给我的侍卫的,剩下两封是我和阿晴分别写给谢太傅的。”

     施正茂不想太子好似会读心术一般,面上有些窘迫,转移话题道“原来那位小姑娘叫做阿晴。”

     楚渊提起韩晴,脸上线条都柔和不少,“阿晴是谢太傅失踪多年的女儿的唯一血脉,如今养在他老人家膝下,对外宣称是谢府的三姑娘。不过她父亲是荣国公世子,她也是荣国公府几辈子唯一的嫡女。”

     施正茂恍然大悟,他虽然远在西北,消息闭塞些,但是皇家几年前带着荣国公家去江南做客的事情还是知道的。这几年陆续听人说皇家极宠爱谢太傅家失而复得的外孙女儿,他也只当传言夸张,也就随便一听。

     如今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太子殿下待这位谢家三姑娘哪里是宠爱,分明就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嘛!

     施正茂忙点头道“听闻太傅家这个小孙女儿十分招人喜爱,今日一见,果然灵气逼人、非同一般啊。”

     楚渊理智上自然知道施正茂是迎合他客气客气罢了,可感情上却十分觉得阿晴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姑娘,所以便不客气的点头道“确实如此,阿晴从小就灵慧可爱。”

     施正茂忙点头表示赞同。

     别人夸自家的孩子,自然是怎么听都不算腻歪的,不过太子还有正事要问,便转而肃了神情,“施大人可派人去换防了?”

     “殿下放心,我已经派了心腹带兵启程了,日夜兼程,后日就能到哈密了。”

     楚渊敲了敲桌子道“只怕还是来不及,唯恐瓦剌人知道自己的人被杀了,寻到机会要发难哈密卫,你再派一队人去哈密支援,若是瓦剌人没来骚扰,便暂且留那驻守,不急着回来。”

     施正茂道“是。不过,太子您可是想趁此机会,与瓦剌开仗?”

     楚渊点头道“不错,不能等瓦剌做大了再收拾,尤其是还牵扯到我军中有人有通敌之嫌。我打算这次把他彻底打服了才好。”

     “太子殿下有志气是好事,可是西北因前几年大旱,才恢复了点儿元气,又赶上中原腹地发展经济,许多西北人去了南方逃荒,再就没回来了。本来可以靠着些西域通商互市,谁想东南海上贸易又把这边顶得够呛。是以经济上有些窘迫,恐怕支应战争很勉强。”施正茂实在也不想说这些,他自然知道这些经贸政策好些都是出自眼前的太子殿下之手。

     楚渊点头表示理解,“施大人说的事情,我一路从西域过来,也有所了解。不过朝廷可是没克扣过西北的军费的,你们只要能出得起人就成了。虽说打仗费钱,就无需你担忧了。”

     施正茂大大松了口气,比起先前的顾虑重重,反而有些跃跃欲试了,他们做武将的,自然渴望有机会建功立业,不然哪里有能往上升啊。如今有太子殿下的保证,自己只要带着人去拼杀,自然不愁没有功劳。

     两人又谈了些细节,楚渊回去休息,施正茂去了军中。

     过了四日,楚渊正陪着韩晴吃晚饭,施正茂急匆匆进来道“殿下料事如神,那瓦剌果然夜袭了哈密卫,哈密卫的千总被您抓来了,两个副千户领人也没抵抗住,派了人出来求助,正碰上我派去的张弛等人。如今张弛领人驻扎在哈密城外,两方对峙了起来。”

     “想必瓦剌也是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儿,只是想借这个由头去哈密城里抢掠一番,没想到咱们的人这么快就到了。”楚渊放下碗筷,喝了口茶才慢条斯理道。

     施正茂点头“正是这个理儿,如今要怎么做,还请太子示下。”

     楚渊道“你甘肃能出多少人应战?”

     施正茂几日来都忙着点兵点将,“甘肃除了必要留守西北诸卫的兵将,不算之前张弛带去换防哈密卫的五千人,还有后来支援的三千人,现在还能调集两万人左右。”

     “去通知张弛,若是能困住瓦剌兵就困着,若是瓦剌有增援,就顺势佯败,将他们往南边儿引。你拿着我的小印,速去召集甘州知府等军政官员前来议事,再派人去通知西北总督,命他调两万人来甘肃支应,再调十万人在北部诸卫布防策应。”楚渊将手里的小印给施正茂道。

     施正茂接过印章,欲言又止。楚渊摆摆手道“我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你只管先去传令,过两日我的人自然会带着粮草过来。”

     施正茂得令退下。韩晴在旁边儿小松鼠一般兴奋道“君悦哥哥是打算在西北打打仗,顺便虏获些战俘吗?”

     楚渊本来因为战事一触即发,很有些肃穆,可见韩晴那完全不当回事儿的样子,心弦一松,笑道“阿晴说的容易,这瓦剌跟北边的鞑靼和西边的突厥都有勾连,若是他们联络着一起造反,这场仗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你没见刚才施正茂盯着我要粮草吗?”

     韩晴对打仗没什么概念,“这有什么,我空间里粮食多得是,养多少兵都能养得起。”

     楚渊见她财大气粗的模样,笑得不行“是了,我都忘了阿晴是个小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