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 师傅
    还没走近元清真人修炼的洞门,便从里边儿飞出一只鞋来,楚渊迅速的拉着韩晴躲了开,那鞋便狠狠的砸在刚好跟在后边的鹤阳身上。鹤阳疼的呲了呲牙,却还是乖乖把鞋捡了起来。

     楚渊看了看那不知多少年没换过的鞋,面上不显,心中暗自舒了口气,幸亏躲开了!

     “师傅,您多年未见徒儿,不欣喜也便罢了,怎的还拿臭鞋招待?再说徒儿帮您收了个关门弟子,初次见面,您怎的不给她留个好印象!”

     “我不认!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让你这臭小子跟训你老子一样教训我,竟还大喇喇的做了我的主,替我收起徒弟来了!”

     几个人强忍着没捂住耳朵,进了洞门,只见巨石耸立,将洞室自然分隔成几处。一个身穿灰色道袍、乌发凌乱遮面、又留着满脸胡子的男子,坐在石雕茶桌旁的大蒲团上,斜伸着一条没了鞋、只穿了灰色袜子的脚,摆出一副邋里邋遢的模样。

     “师傅。”楚渊快走了两步,结结实实给那那男子磕了三个头,随即一笑道“师傅这么多年来一点儿没变,还是这么不爱修边幅。”

     “你这不孝子!”元清真人抬手要打楚渊,却又叫楚渊轻巧躲开了。韩晴瞧着,这元清真人是想摆出个吹胡子瞪眼的气势来,可那满脸的毛发,实在影响了发挥,很是好笑。

     元清真人余光瞧见韩晴抿嘴儿偷笑,“咦?”他不禁停下手,心说道,这个穿着男装的小丫头,周身泛着灵气,俨然一副天生的灵体仙胎!

     元清真人也顾不得自己一只脚没穿鞋子,迫不及待的走到韩晴面前,绕着她转了好几圈,口中叨叨咕咕“好一副天生的修仙材料啊……”

     “师傅,您刚才不是不要认这个徒弟吗,做什么围着人家转圈圈?”楚渊在一旁调侃道。

     “你说什么?这就是你替我收的徒弟?”元清真人有些不淡定了,他刚才听楚渊说给他收了个小徒弟,只觉着自家徒儿不定是欠了谁家的人情,想往他身上甩包袱好还债来着。孰料竟是这个通身灵气的女娃娃,真是好大的馅饼掉下来,有些晕啦。

     “哈哈哈,好好好,不想你这臭小子还是有些用处,竟给你师傅收了如此高徒,算我没白疼你!来来来,乖徒儿,快给师傅磕头敬茶,赶紧全了这师徒之礼。”

     韩晴起先听到元清真人大吼大叫的说不认她,心中还有些忐忑,后又被他围着转圈圈,已经有些头昏脑涨了,这会儿又硬往她手中塞了个木莲茶碗,催着她磕头拜师,仿佛生怕她跑了一样,这位师傅戏太多,实在应接不暇好吗!

     韩晴整了整衣袖,规规矩矩的下跪磕头,又拿起茶碗恭敬的叫了一声“师傅!”直把个元清真人喜得不要不要的。

     “鹤阳,快去通传各洞,我元清收了个好徒儿,可算是后继有人啦!”甭管元清多么眉飞色舞,被那满头满脸的毛发遮着,也是看不出来的。

     鹤阳道长愣了一愣,心说,感情我们这些徒子徒孙都还不算您的后人呐。不论如何唏嘘,鹤阳还是极尊师重道,不敢耽搁,领命而去。

     这边楚渊和徐瑾被生晾在一边儿,元清真人拉着韩晴坐在石桌旁,自觉十分慈眉善目,实则还是看不出来,“乖徒儿,你是谁家的娃娃,叫什么呀,可真心愿意随我修仙?”

     韩晴刚要对答,便被楚渊截了话头儿“师傅,别急,阿晴可是不会随您在门中修行的。顶多跟我一样,平日里练练功,为求强身健体罢了。”

     “臭小子!”元清真人把手里的莲花木茶碗砸向楚渊,“你是太子,空有天赋却不务正业也就罢了,难道你师妹这天生灵体的,还要学了你,白白浪费了不成!”

     韩晴几辈子没见楚渊短短时间内,被逼得跟个跳马猴儿一样,不停左闪右躲的,完全失了平日里高冷的太子风仪,于是只顾着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起了热闹。徐瑾更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他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儿,径直陪着韩晴看起了大戏喝起了茶。

     “师傅,您便是追着我打也没用,阿晴可是谢太傅那失散多年的女儿的唯一血脉,想当年您也在京城里,谢太傅寻女多年的故事,您不是也听过的吗。她若是随你留在龙虎山,那谢太傅可会放过我父皇和我?就是您这山,恐怕他也得闯一闯了,您就别想要清净了!再说她祖父还是荣国公,荣国公府几代无女孩儿,如今九个孙子,就这么一个金贵的小孙女。”

     “你,你简直要气死我!既知道是个不能修仙的,做什么要代我收徒,又做什么要把她带来,让我瞧出她是个天资非凡的?转头你却要告诉我她修不得仙,你这臭小子,真真是我命里的克星!”

     楚渊见他师傅是真的生气了,于是摸摸鼻子道“师傅,几年前我与阿晴流落江心小岛,那时她才不过六岁稚龄,便有过目不忘的天资。我见她实在天赋异禀,起了爱才之心,只是教了她长生诀,谁知道她不仅一学就会,还举一反三自创功法,本来我寻思着她练那自创的功法,也可不用拜您为师,谁知道这小丫头是个厚道的,非说学了天一门的功法,自然要给你磕头,认您做师傅的。”

     “你说什么?”元清真人嗓门大得出奇,一惊一乍的,莫名将这空荡荡的洞府,给嚷得十分热闹。“你说她能自创修仙功法?”

     “不错,便是我练了阿晴自创的功法,也觉着比长生诀高明许多呢。”

     “这不可能!”元清真人一脸不信的神情,自然也是隐匿在毛发里,啥也瞧不出来。

     韩晴见元清真人定格一般,虽然看不见他的神色,可就连那露在外面灰扑扑的袜子,都传达了一种震惊与不信,只得出场道“师傅,徒儿只是按着自己舒服的功法来,没有君悦哥哥所说的那么玄乎!”

     楚渊说道“阿晴何必谦虚,你若同意,我给师傅说一遍你的功法口诀,师傅自然就服了!”韩晴心里对楚渊的敬仰之情真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他倒是怎么办到在面对各种长辈们时,都是十分硬气的姿态?

     韩晴点头同意,并甩出敬佩的小眼神儿。

     楚渊随意的找了块地方,洒然而坐,边念起韩晴自创的功法口诀,边随着口诀走了一个周天。元清真人也随地打坐,顺着楚渊的口诀行气,他心中震惊这功法奥妙,可行至半途中,身体却是承受不住似的,完全抵挡不了那汹涌磅礴的力道了。

     韩晴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元清真人“师傅,您怎么了?”

     待元清真人稳住了气息,坐直了身子,肃着脸,自然也是看不到的,“这功法玄奥得很,却根本不是我等肉体凡胎能承受得住的。”

     楚渊收了功,来到他师傅身边,惊讶道“竟然连师傅都不能承受?这我却不知道为何了。”

     “哼,你师傅也是凡人一个,你当我真能得道升仙不成!”元清真人没好气的说道。

     “师傅自小就装作一副世外高人、要飞升而去的样子来糊弄我,我自然对师傅不是个凡人这一点深信不疑了。”楚渊似笑非笑的试图穿过那一脸茂密的毛发,看出老道的心虚来,当然啦,这也是徒然。

     “臭小子,你知道什么,我们天一门前几辈的师尊们,都是白日飞升、破空而去的,可随着时间推移,不仅这生存环境上不适宜修仙了,就连后世子孙们也没了灵根仙骨,哪里还能妄求得道呢。这长生诀是为求适应后世人的体质,改了又改而得来的。”元清真人一声叹息,为的却不是他自己,而是嗟叹时移世易、沧海桑田罢了。

     “原来如此,可我和阿晴便能修习那功法,且觉着通身舒泰,并无不妥啊。”

     “哼,要么说你们有如此天赋,却还不知道珍惜,真是大大可恶!”

     楚渊哄着老头道“师傅,只要有心,在哪里不是修行,难道非得追求在这深山里清静无为的形式不成?”

     “罢,罢,罢,我说不过你,你爱干嘛干嘛去。”元清真人说完转头寻韩晴,虚弱道“阿晴,你可别学你师哥,他自小仗着是皇太子、独苗苗,目中无人、狂妄自大,你天资比他强千百倍,若是加上后天努力,前程必不可限量。”

     韩晴见师傅这会儿又打起悲情牌,仿佛交代临终遗言一般,心中好笑的想,师傅的戏太满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这山中给憋的。她笑着点头道“阿晴自会好好用功,必定不坠了师傅您的威名,阿晴还准备回去问过祖父祖母,看能不能不嫁人,来这里悟道修仙呢!”

     这一句话便把老头哄得找不着北,竟一扫刚才气若游丝状,声若洪钟的笑道“哈哈哈,好,阿晴真是个有慧根的!待为师算一个吉日良辰,你再正式拜过咱们天一门的诸位祖师尊上的画像。”

     韩晴瞥了一眼满脸不赞同的楚渊,美滋滋道“弟子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