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木屋
    “阿晴,看来今儿就得建造一个木屋,不然万一要是下起雨来,咱们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楚渊走了一圈儿,指着苹果树旁边儿一个平坦的地方,“就建在这里好不好?”

     韩晴见楚渊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自然道“好呀,守着苹果树,才好安心些儿。”

     “小丫头,一点儿不知道愁,就知道吃。”楚渊点点韩晴的小鼻子,把她放在苹果树底下。

     楚渊转身捡了几块石头,如今他功力大增,轻轻松松磨出一把石斧来。除草、砍树、打桩、搭建竟是一气呵成。直到月上中天,韩晴又吃了两个苹果,坐在树下看着一个木屋在楚渊手中从无到有的建成,简直不可思议,果然是认真的男人最帅了。唉,再帅自己也用不上呀,还是别看了。

     “阿晴,过来看看,虽然小了点,挡风挡雨是可以的。”楚渊说完,擦了擦汗,回头冲着韩晴一笑,这一笑竟是云开雪霁般的风华。

     又在撩妹!

     我还这么小,你好意思嘛?

     哼,韩晴眨眨眼,小情绪在心里翻翻滚滚,娇滴滴的往木屋走去,“还不赖。”

     楚渊又气又笑,只能伸手掐了一把韩晴的小脸蛋儿,“小丫头”语气不知道多宠溺。“很晚了,赶紧休息吧,明天哥哥给你抓鱼吃。”

     韩晴进了木屋,看着铺在地上的两层木板,足够两个人休息。踟蹰了一下,还是脱了鞋子乖乖躺了下来。楚渊跟着躺下,搂过韩晴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又哄着拍了两下。一阵睡意袭来,韩晴很快便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第二天一早,楚渊睁开眼,看着怀里的奶娃娃,做着男童的打扮,雪一样白的小脸儿,肉嘟嘟的好像包子。楚渊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看来两天没吃肉,看什么都像包子。

     被楚渊的笑声吵醒,韩晴睁开眼,迷迷蒙蒙的看过来。楚渊笑声一停,这孩子长得一双水润润的桃花眼儿,也太好看了一些,要是长大了如何得了,太子殿下总冒出些岳父般的忧虑叫怎么回事儿。

     “君悦哥哥早安”韩晴奶声奶气的道了安,又揉了揉眼睛。直把太子殿下萌得不要不要的。半响才甜到齁的道“小阿晴,早安。咱们今天早上先吃苹果,吃完哥哥给你捕鱼吃。”

     “好。”韩晴点头同意道。两人出了木屋,吃了几个苹果,来到了岸边。

     楚渊用木头做了个鱼叉,又脱了外袍和上衣,光着膀子下了水。上午的阳光晴好,水里的少年露出优美分明的肌肉线条,如发光体一般熠熠生辉。

     韩晴撇着嘴儿坐在岸边,心说道怎么老是在眼前秀身材呀,不是能运功烘干衣裳吗,这么明晃晃的,好生辣眼睛啊。

     这片水域没有人烟,大鱼倒是有不少,楚渊一会儿就插中了三条,把它们放进藤蔓编织好的鱼篓里,带上岸给韩晴看。

     “君悦哥哥,咱们没有火,怎么吃鱼呀。”

     “你哥哥我可是元清真人的徒弟,连木屋都会搭建,还能不会升火么。”

     韩晴很是吃惊“难道那长生诀里还有升火的法术不成?”

     “你这丫头想什么呢。”楚渊笑了笑,低头找了两块干木头和一些枯草,不一会儿就把火生了起来。韩晴呆呆的看着这辈子不断点开新技能的承乾帝,原来走出冰冷的重重宫闱,他已经不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

     虽然是烤的淡水鱼,又没有盐,只在鱼肉上挤了点儿苹果汁,却是出奇的美味。两个人吃得都很满足。

     吃完鱼,楚渊开始教授韩晴长生诀,先从基本的十二经络、奇经八脉和周身七百多个穴位开始讲,韩晴过耳不忘,一遍就能复述下来,从此才真正了解到修炼的基本常识。

     只因她打开古镯空间,那来自空间的功法传承是无师自通的在体内运转,只有身体的自动反应,她也无从系统的了解过这些知识。如今楚渊才算是领她入了门。

     楚渊见她天赋卓绝,自然越讲越深,很快就教授了她功法口诀。然而当韩晴按照长生诀催动功法在身上运转的时候,才发现了这口诀的问题。

     这天一门的长生诀不知道是从哪里传下来的,类似修仙功法,但却是残缺不全,又有与空间传承相悖之处,东一下西一下的。虽然也是能强身健体,却是更强调激发人体潜能,作为习武内功之用。却是不能汲取天地日月山川之灵气,练上千年也不会成仙,何况人的寿命有限,又哪有那千年的时间可浪费。

     韩晴运转完长生诀,简直浑身上下不自在,脸上也显出不舒服的神色。楚渊不明所以,忙询问道“阿晴可是哪里不自在?”

     “这口诀练着好别扭,君悦哥哥,你按着我说的走一遍试试。”说完就按照空间传承的功法路数念出了口诀,楚渊本打算阻止,这练功可不能自己胡来,万一走火入魔怎么办。

     然而韩晴念出的口诀自有一股力量,让楚渊身体里那股强行压制下去的能量,顺着她吐出的字句自动运转起来。两遍之后,竟是飘然若仙,那股通玄的感觉不知比练习长生诀强了多少倍。

     吐出一口浊气,楚渊吃惊的看着韩晴,“我虽然知道你天赋异禀,但是你能自创修仙功法,天赋已经可通玄了。你这自创了功法,已经不能算是我教授你的了,也不必说是天一门的弟子了。”

     “君悦哥哥不必这么说,我也是在长生诀的基础上做了改动,完全是凭着身体的感觉走。”说完这话,她也觉得自己挺不要脸的。

     “阿晴的功法路数跟长生诀相悖处颇多,怎么能算是长生诀的基础呢,合该给这厉害的新功法取个名字。”

     “我只是按照舒服的方式运功,也没想过自创一种功法,取名字就算了,君悦哥哥不要把这事告诉别人,好似我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

     “自然不会告诉别人,这修仙练功之事也是凭缘分的,世人皆把不同于常人的人当做异类,阿晴也要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这就算咱们俩的秘密了,好不好?”

     还有什么比这更善解人意的,韩晴自然高兴道“好呀,这是我和君悦哥哥的秘密,谁也不告诉。”

     看来小丫头是觉着保守秘密是个好玩的事儿,真是小孩子心性,楚渊笑着点点头,也没多做解释。

     自此食苹果、捕鱼、收集朝露都成了日常,让楚渊觉着不可思议的是,进入十一月后气温骤降,苹果树竟是成活了,还长得欣欣向荣的样子。殊不知韩晴每天都把浇灌苹果树和收集的朝露暗暗换成了灵泉水。

     其余的大部分时间,两人竟是开启了荒岛修仙模式,颇有些山中不知岁月的意思。练得自然是经韩晴改良的功法,时间长了,楚渊练回长生诀也觉得浑身不自在,若是元清真人知道老祖宗传下来的长生诀就这么默默被嫌弃了,还不知道要怎么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