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寻回
    一个月倏忽而过,两人在小岛上如闭关一般的修炼,俱都长进不少。楚渊厚积薄发,功力自然是在武林高手里边可以横着走了。

     韩晴满打满算才开始练功四个月,自然还是在初级阶段晃悠,既不会催功烘衣服,也不会提气水上漂。好在她心态好,上辈子她练了十多年也只是耳聪目明身体好罢了,这辈子若是练好招式路数,没准儿还能仗剑江湖一番。

     她把这闯荡江湖的想法跟楚渊一说,立刻又遭到无情的喝止,“阿晴,练功是为了无病无灾、长命百岁,可不是为了话本子那套行侠仗义,若是让我知道你去那什么江湖里瞎折腾,我可是要收拾你的。”

     “君悦哥哥少瞧不起人,别看如今我不如你,我以后好好练功定然能赶上你,难道我还能一辈子做你的手下败将啦?”韩晴心说,别看你现在比我强,可这修仙功法还是要靠吸收灵气的,如今大陆上灵气早已稀薄的不行,哪里有我在古镯空间里灵气充盈、事半功倍呀。

     楚渊见小姑娘歪楼歪的没边儿,也不知道是该板着脸继续训斥,还是哄她些好处让她老实待着。是了,原来世人乐意养儿子,不全都因为传宗接代,这女儿打不得骂不得,要是小女儿顽皮起来,可比儿子难管多了。咱们这位太子殿下可真真是要操碎了心。

     楚渊压了压这翻腾的思绪,“阿晴是世家贵女,若是在江湖中出现,谢氏家族千百年的声誉和师祖一辈子的脸就都叫你丢了。若是你乖乖的,君悦哥哥答应以后年年送你奇珍异种,好不好?”

     楚渊先威胁吓唬,再哄骗利诱,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他听谢宜说韩晴喜欢搜集植物种子,也不知道这利诱好不好使。不过楚渊这两句话都说到了韩晴心坎儿上,这辈子谢家对她赤诚,她自然不能做出让谢氏蒙羞的事情,又有承乾帝给年年送奇珍异种,这买卖不亏还赚了,果然成功打消了她仗剑江湖的想法。

     “君悦哥哥一言九鼎可要说话算话,阿晴生日就在来年的三月三,你可不能看我小就哄我。”说是年年送,倒是年头还是年尾啊,这可是没有准儿的,自然是把合同日期定下来才好有个准儿。

     楚渊看韩晴确实不再想着江湖,擦了擦一脑袋冷汗,赶紧说“阿晴的生日我怎么会不知道的,以后年年除了给你备的生辰礼,自然还连带不寻常的种子一起送来。”

     韩晴听后眉开眼笑,甜言蜜语道“以后君悦哥哥过生辰,阿晴也给你备礼,若是君悦哥哥送我的种子开花结果了,自然也给君悦哥哥一起送去。”

     哎呦呦,虽说养女儿麻烦,可小女儿甜甜的又贴心,可不是比臭小子可爱多了?这么一呼噜儿功夫,太子殿下的心思又转了回去。

     楚渊用一个月的时间,把个木屋改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门有窗户不说,还磨了石板搭了个石炉子,烟囱一路接到了木屋外面。如今初冬的小岛上,最明显的,就是这不断升起来的烟雾了。

     也正是这烟引起了搜寻人的注意,最终找到了这荒芜偏僻的小岛。两人耳力都好的很,搜救的船只离小岛还有很远的距离,便听见了船上人的呼喊声。于是匆匆出了木屋寻着声音往岸边去。

     只见远处江上一艘大船,立着巨大的桅杆和船帆,船舷上站着一溜儿的大齐官兵,此起彼伏的喊着“楚公子”。楚渊牵着韩晴站在岸边,运足了内力说了一句“我们在这小岛上。”

     那船上官兵只觉着这话仿若就是在耳朵边儿说的,都惊了一跳,再举目望向小岛,远远能瞧见一高一矮两个人影,纷纷欣喜若狂,忙催动桨力往小岛划去。大船无法靠近浅滩,船上主官又换了小船,这一折腾又是好一会。

     直到船上的人上了岸,韩晴才发现,为首的正是未来承乾帝身边的总管太监赵福安。赵福安如今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浓眉大眼,额高肤白,身形挺拔,看着像是个练家子,不若一般的太监一样总是喜欢佝偻儿身子。

     但这会儿跑过来的赵福安一身狼狈,头发凌乱,眼眶通红,一瞧就是几夜没合眼的样子。扑通跪下道“奴才可算是找到您了,太子殿下身上可有不妥?”说完眼泪就流个不停,又紧忙眨眼睛好把楚渊看个仔细。

     “福安,我身上的伤和毒都好了,现在身体好的不行。宫里怎么样?”楚渊伸手扶起了赵福安。

     赵福安听完舒了口气道“消息传到京城,皇后娘娘就晕倒了,皇上不敢叫太后知道,已经封锁了消息,并立刻派了禁军统领罗大人和奴才来江南寻您。老天爷保佑,终于找到您了。”

     赵福安见太子无事,渐渐平稳了心绪,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小姑娘,他知道这位是谢太傅刚寻回的外孙女儿,当时跟太子一同失踪,不想两人竟是一起流落到这小岛上。

     再细看,韩晴做着男童的打扮,粉雕玉琢、灵若仙童,看着就叫人打从心里喜欢,又因知道太傅非常喜欢这小孙女儿,不敢怠慢,忙又向韩晴行礼道“三姑娘,奴才叫赵福安,给您见礼了。太傅大人和谢知府也着急的不行,一直在跟着搜寻的队伍呢。”

     韩晴上辈子就对赵福安观感不错,作为承乾帝身边儿的第一器重的大太监,从来不欺上媚下,为人很正直严谨。于是甜甜笑道“福安哥哥好,不知道我祖父和舅舅是不是也来了?”

     “奴才不敢当,三姑娘叫奴才福安才好,搜寻的队伍分了好几拨儿,太傅大人和谢知府在其他船上。”正说着,后面几个身着皱皱巴巴官服的大人,连滚带爬的跑过来,纷纷下跪道“太子殿下,臣等来迟了,请太子殿下降罪。”

     楚渊认出为首的是江南总督贺升,后面跪的是总督府官员和江南司卫所的武将,“各位大人请起,这些日子为了寻我辛苦了,又何罪之有。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这岛上没有人烟,福安你带人把木屋里的火灭了,只带走木屋旁边的苹果树,一定要小心挖出来,运回宫里栽种。”

     众人听完一怔,这小岛瞅着荒芜一片,天寒地冻的还长着苹果树?福安不敢有误,赶紧带人往林子里去,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搭得齐整的小木屋冒着袅袅青烟,旁边的荒木丛中却长着一棵绿油油的苹果树,果子红润润的挂在枝头。众人都心想,太子殿下定是天命所归,自有神佛护佑了,竟有如此奇事发生,这辈子可是长了见识了。

     沙滩边儿,楚渊一把抱起了韩晴往水里的小船上去,贺升立刻跟上道“太子殿下,臣帮您抱着韩姑娘吧。”却只见楚渊一个眼神儿都没给他,竟是凌波踏水而起,三两下就飘上了小船儿。

     后边儿的文官武将们面面相觑,太子殿下的武功这么高,倒是怎么掉下船流落这荒岛的?众人也不敢多言,赶忙跟着上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