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闲谈
    待满月礼结束,韩晴又被太后多留了好几天。韩晴没事儿亲自下厨,指点着慈宁宫的小厨房,做几道后世的小点和她自己研发的药膳,偶尔还给太后偷偷喂上一滴灵泉水。把个太后娘娘哄得身心都舒泰。

     因着韩晴的到来,太后皇后心情好极了不说,连皇上太子也总往慈宁宫跑,除了东宫里那些莺莺燕燕们,到处都一派和气,许多宫女太监们也都被主子们的气氛感染,整日挂着笑意,宫里上下竟是没有一个不喜爱谢家三姑娘的。

     景和帝感觉尤甚,他去年在江南时,便因在谢家调理了一个月,身上轻便了许多。不过从谢家回到京城后,虽然日日饮谢家地下泉水,吃的也是褚神医给配好的药丸,但是先天不足到底不能弥补。一年来政务繁忙,那些药吃了也只是进展缓慢。

     褚神医来宫里住着,也主要是又带来了一批药材,又按照皇上如今的身体开始了新一轮的药浴和针灸治疗。韩晴住进来后,虽然大多数时间待在慈宁宫,但是每到皇上治疗的时候,都会来给褚神医打打下手,有了韩晴巨大的金手指加成,景和帝越发觉得身体康健了许多,尤其是有几次药浴中身上皮肤还排出了些污黑的东西,连褚神医都啧啧称奇。

     自从韩晴在空间里练习制药,便发现完全用空间种植的药材、空间灵泉水以及在空间中靠意念来操作药物提纯,所做出的成药比在外面做的要精纯许多。

     住在宫里的这些日子,她便趁着给褚神医打下手的时候,在皇上的药浴里用上她提纯的药液,在三位圣人的药丸中掺些她做的药丸。于是景和帝在韩晴双管齐下之后,身体神奇的快速好转起来。她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调理好了景和帝的身体,则完全改变了大齐朝的历史,也间接改变了她自己的命运。

     且说这些日子韩晴除了哄哄宫里的几位圣人,倒是一门心思犯愁着,要如何解决那一年以后可能会发生的惊马事件。可是想了这么多天,一点头绪都没有,眼看明日便是回家的日子了。

     晚饭刚过,景和帝难得没有立刻回寰宇宫去处理政务,反而留下来与太后等人喝茶闲聊起来。

     “阿晴明日便要回家了,也不知道何时还能再进宫来陪陪我这老太太。”太后极舍不得韩晴回家,拉着她的小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不仅母后一人舍不得,便是我也舍不得阿晴,如今才觉出来,小女儿就是比儿子来得贴心,阿晴住在宫里几日,那日不是欢声笑语不断,连褚神医给我诊治的时候,只要阿晴在,我都觉得好得更快些。”楚旭笑道。

     韩晴听了皇上的话,有些泛了心虚,只得装作害羞的往太后怀里拱了拱。

     皇后孟氏叹道“可不是怎的,只怪咱们没有福气再生个闺女,阿晴若是能长长久久的住下来便好了。”

     说者无心,太后这位听者却是有意,她愣了一下,看了看怀里还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团团的孩子气,再看了一眼坐在旁边儿正惬意饮茶的孙儿,心想着,若是让阿晴长长久久的留在宫里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着实委屈了这孩子。这想法只在心里冒个头,便被自己挥去了。

     韩晴听了皇后的话,心里也是一激灵,心说上辈子我倒是长长久久的留在了这宫里,连尸骨没准儿都是化作尘土撒在了这里,这辈子我说什么也不会再来了,外面可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呢。

     可是小眼神儿还是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楚渊,只见他倒是没什么反应,不知为何心里还有些堵堵的。她就是再不想承认,也要正视自己内心里待这位前世的冤家是极为不同的。

     “母亲也不必可惜,儿子这两年也想明白了,不是谁家都能生出阿晴这么可爱的孩子来的,您看我都生了两个儿子了,大儿子也便不说了,这刚出生的长相比老大还要平庸些,看着也不是个聪明的样子。”楚渊慢悠悠的放下茶盏,倒是现身说法的安慰起皇后来。

     几位圣人都不知道该哭该笑,太后叹道“可见就算是亲父子也是要讲缘分的,渊儿连生两子,都这么不甚满意,难道真如你那师傅元清真人临走时候所说,你要生到三子才能尘缘稳固?”

     孟氏听了太后的话,心中也想起了元清真人的话,那时候都觉得楚家子嗣艰难,真人的话是应在短寿上的,如今再想却觉得另有玄机,于是不安的看向楚旭道“如今想来,元清真人所说的话句句玄妙,不会是说我儿尘缘不稳、有什么劫难吧?”

     韩晴却迷糊的很,上辈子楚渊到死都只有两个儿子,哪里来的三子啊,她倒是流掉过两个孩子。想到那两个未出生便离去的孩子,心中便是一阵酸楚,更是坚定了今生不再进宫的想法。

     楚旭看着妻子忧虑,安慰道“元清真人乃是半仙之人,既然他说生到三子,便已经给咱们指明了方向了,渊儿如今这么年轻,褚神医也说他活到百岁不成问题,多生几个孩子,还能有什么困难的。”

     楚渊却看向父亲道“父亲,儿子每次见到自己那两个儿子都觉得十分心灰意冷,下次再兴起想生孩子的冲动,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这狠话撂得极为不负责任,几位圣人在大宝贝儿面前软弱惯了,也是有些敢怒不敢言,连楚旭都只得轻飘飘的瞪了他一眼,没什么威慑力的说“你这臭小子!”

     楚渊倒是浑不在意的又喝了口茶,然后转头对韩晴道“说起我师傅元清真人,这两年师门的师兄们也没送信过来,我也便没跟他们说起过教你长生诀的事情,不过你自创的那套功法倒是更厉害些,要不要认了天一门全随你的意思。”

     韩晴见楚渊明显是拿她转移话题的意思,可也只能往下接道“阿晴毕竟学了天一门的绝学,自然要认天一门为师门的,只是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会不会不乐意。”

     楚渊似笑非笑道“那是你还不清楚师傅的性子,最是个没边儿没沿儿的,见到你这天赋异禀的,没准儿还要拜你为师呢。”

     韩晴见三位圣人假装没听着的样子,不由十分佩服楚渊,这做儿子孙子徒儿做到这个份儿上的,在这天下也是独一份儿了。

     不过韩晴倒是没忘了自己这几日一直犯愁的事情,如今说起这元清真人曾经给楚渊的赠言,她倒是可以延伸发挥一下,也不知道那几人能信不能信。

     她这才从太后怀里坐起来,正了正小脸儿道“阿晴自从在江心岛上开始练功以来,别的倒是没有进益,只是耳聪目明许多。近几个月却做过两三个奇梦,梦醒后阿晴心有感悟,仿佛是知道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一样。”

     见众人不由脸色跟着严肃了起来,心说没准儿他们真的会相信呢,“阿晴做的第一个梦,只是梦见了我们谢家杭州大宅里的一个看门的婆婆,她的孙儿有一日走丢了,直到第二日才在柴房里发现的。阿晴开始没当真,后来有一日竟然听人说起,真的跟梦境一模一样来着。”

     韩晴说的这事自然是真的发生,不过她却是没梦见过,只是拿来作证一下自己的目的罢了。于是又说“第二个梦,便是梦见我院子里一棵桂树要被虫儿蛀死了,第二日我忙叫人翻开那树根,真的生了好些虫儿呢。”

     楚渊细想了想,便道“阿晴在修仙上天赋卓绝,想是练功以来,渐渐天人感应了,师傅说过有些修仙者也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韩晴假意似懂非懂的点头,然后一脸忧心的道“可是来了京城这些天,见过几个人以后,阿晴常常做一个非常吓人的噩梦,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即将发生的事情。阿晴很是不安。”

     皇家几人都是很信这些的,于是楚旭安慰道“阿晴不要怕,只管说来,有皇帝师伯给你做主,自然不让阿晴受伤害。”

     韩晴只觉楚旭这位暖男大叔,真是又高又富又帅,好生体贴迷人呐。于是添油加醋的把那惊马的事故说成了个故事,倒是臆想出许多细节来,连时间都说的有鼻子有眼儿,最后说到徐瑾和萧皎皎俱都丧命,韩松断腿跛脚,其它纨绔都没得了好,太后和皇后已经惊得脸色惨白了。

     几个人开始只以为韩晴说的不是什么大事,因着她前面铺垫的不是小孩子胡闹便是树招了虫儿,结果这第三个梦却真如韩晴所说,是个实实在在的血腥噩梦,且韩晴提到孙三少爷和陶二少爷两个人,是正常情况下韩晴不会接触到的两个人,更是增加了梦境的可信度。

     “这事关系到瑾儿的性命,不可轻忽啊。”太后听罢韩晴的描述,紧紧盯着楚旭父子两人道。

     “儿子知道,渊儿也说阿晴仙资非凡,既是如此,此事便该早做防范。”楚旭又转头安慰韩晴道“阿晴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师伯定然不会让这祸事发生的,你合该好好舒心玩耍才是。”

     若论撒娇卖乖,韩晴可是天下无敌,于是她眨着水润润的桃花眼儿道“阿晴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