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特产
    景和帝将离开杭州的日子订在了九月十六,在此之前太后终于摆脱了对麻将的沉迷,由众人陪着花了几天的时间,好好游览了一下西湖和灵隐寺等风景名胜。

     剩下几日便是大肆在街上采购江南特产,幸亏陪着太后出门的俱是女眷,个个儿都是爱逛街购物的人物,跟着太后整整买了三日,她老人家才算尽兴。

     说起江南特产,除了那些能在街上的老字号里买到的布匹刺绣、首饰玩物、胭脂水粉、零嘴小点以外,自然还有谢家为众人准备的吃喝用物。

     临近九月十六,韩晴跟着两个姐姐帮着舅母崔氏不停的打包东西。昭锦院里除了过年便没有这么热闹过。

     韩晴正帮着誊抄物品单子,见宛若停下笔揉着手腕,便停笔小声道“昨日已经把大件儿都送上船了,没想到今日的东西体积小,可是单子要比昨日的长十倍。”

     宛若见妹妹眼毛长长的,声音糯糯的,白嫩嫩的小手握着笔管儿,好生可怜“阿晴是不是也抄累了,娘亲也真是的,什么东西都送!”她指着手里单子上的一行字“你看,光是泡脚盆就送出去10个,难道皇家和韩家人没有好用的脚盆了?”

     韩晴知道宛若误会了,便笑道“二姐姐,阿晴抄的是送出去的成药和药材,我是心疼你今日要抄断手了。”

     宛若是个妹控,见妹妹是心疼自己,开心的笑眯了眼睛“三妹妹,我已经抄好了一半了,你放心吧,不会抄断手的。”

     韩晴笑出了声“二姐姐能不能不拿我当做小不点儿一样哄,我已经7岁啦。”

     “你多大都是我的妹妹,做姐姐的为什么不能哄你了。”宛若人虽小,却是酷爱当姐姐,手里痒痒的又去摸韩晴的小脑袋。

     韩晴只得不和她辩,露出一副你是姐姐,你说怎么就是怎么的样子。

     两人又抄了一会儿,宛若低声道“别的我可以忍,这个掏耳朵勺我是真的忍不了,难道我们家的掏耳朵勺还能长出花儿来不成。”

     韩晴过去一看,是50套紫檀木的掏耳朵工具,“舅母送的都是用咱们自己家种的古树做的,自然功效要比别处好。”

     说着又指了指自己的药品单子,“姐姐看,就连咱们家产的莲子,都被褚神医视作好药材呢。”

     宛若无言以对,只得抱怨别处“祖父把咱们去年酿的冰酒都打包送给了皇上,还有那些桃花酿、桂花蜜和厨房里的调料、酱菜、蜜饯,咱们家都没坛子使了。”

     韩晴想着昨日那成百上千的坛子往外搬,也是心疼“就是,好歹给咱们留点嘛。”

     崔氏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了小姐妹的埋怨,笑道“你们是心疼蜜饯还是心疼酒,蜜饯吃多了要牙疼,那酒可是明令禁止你们俩沾染的。”

     两人对看了一眼,幸亏没说漏了嘴,她们曾经在哥哥们那喝过好些冰葡萄酒,只是不敢让大人们知道罢了。

     宛若喃喃道“我们是心疼那些酱油醋,咱们家吃饭怎么能少的了呢。”

     崔氏被逗得一乐,笑道“这便不用你操心了,咱们家厨房里自然还会再酿的。还是赶紧把单子抄完吧。”

     崔氏又看向韩晴,韩晴赶紧露出无齿的笑脸。崔氏笑着点点她们俩“你们这些小顽皮。”

     待崔氏一走,姐妹俩赶紧擦了擦冷汗,宛若拍拍胸脯道“娘为什么临走的时候,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们是小顽皮,她是不是发现我们偷偷喝酒了?”

     韩晴狐疑道“不能吧,哥哥们为了自身安危也不会泄露出来的。”

     宛若却执意纠结道“那娘为什么皮笑肉不笑的?”

     韩晴无奈脸,舅母哪里是皮笑肉不笑的,分明是累得没力气笑而已。

     九月十六这一日终于还是如约而至,太后让廖姑姑亲自包着那副和田青玉的麻将,依依不舍的与谢家人告别。

     经过褚神医的调理,从皇上太后到韩蒙蒋氏,没有一个不精神百倍的。许多疾病自然不是这一月时间能够治疗好的,回去后必然还需要遵照药方继续吃药。

     而如韩蒙这种精血亏空的身子,虽然不如皇上先天不足那么危险,表现出的体态面相亦是十分不好看。这段时间里,他难得的没有出去胡天胡地,又有了神医给出了方案专门补养,竟然看着年轻了好几岁的模样。

     太后拉着裴氏的手道“裴姐姐劝一劝太傅,也经常回京里看看我们,虽说我只来了一个月,可是这要走的时候,可真是舍不得。”

     裴氏也感动道“娘娘切记要保重身体,玩牌的时候不可废寝忘食,咱们总有再见之日。”太后亦点头称好。

     乔氏自然是最舍不得韩晴,一直拉着她的小手不放“阿晴,祖母虽然这么多年没有尽到教养你的责任,可是祖母见到你便心里十分疼爱。祖母回京定会很想念你,你可记得祖母给你写的信要回呀。”

     韩晴见乔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不由动情道“祖母放心吧,阿晴也会想念您的。”

     这边楚渊见乔氏霸占着韩晴不放,很是心塞,眼看到点出门了,阿晴也不说来跟自己告别,小没良心的!

     韩晴觉着从楚渊那边扫射过来的目光,真是直勾勾、火辣辣,可是她却故意不往那边看,也似是不知道楚渊在等着跟她告别一样。

     要说咱们尊贵的皇贵妃娘娘怎么又是不如意了?便要说起前几天,看在楚渊整日带着那不堪入目的云纹荷包的份上,她亲自绣了个浅缥色打底岁寒三友图的荷包,打算给他换上个好点儿的。

     结果却意外听见楚渊在与楚旭商议皇室传承。

     楚渊说道“父亲,儿子很不满意孙家和朱家的作为,大皇孙也是一副傻愣愣的样子,怎么能将我大齐的江山交到这些人手里。”

     楚旭点头道“看到谢家人杰地灵,我亦常常羡慕不已。咱们楚家人丁单薄不是一代两代了,这是不祥之兆啊。”

     “所以儿子决定,回京后怎么也要重新生个儿子出来,便是没有阿晴那样聪慧,有一半我也能安心了。”楚渊皱眉道。

     楚旭惊喜的说“虽说你师傅不叫你过损元气,可褚神医都说你是能长命百岁的身体,既然你有意生一个聪慧的继承人,父亲自然是鼎力支持的。”

     随后仿佛是怕楚渊心里负担过重,又安慰道“就是你的儿子们没出息,你能活得长久些,培养个孙子出来也是可行的。”

     楚渊叹道“我的儿子都没出息,又怎么能生出有出息的孙子来呢。我便纳闷了,韩蒙那样的纨绔,怎么就能生出阿晴这样既美丽又聪慧的孩子来,真是人比人得死。”

     如今楚旭也是极能理解楚渊的心情。如果说,太后皇后她们喜爱韩晴,还是基于小姑娘貌美如仙童、嘴甜会说话儿上头,与喜欢宛然、宛若的心情没有什么不同。

     而自从见识了七岁的小姑娘在学识能力上超群的智慧,以及在政治经济上过人的天赋以后,他便彻底从惜才爱才的角度,开始喜爱韩晴了。

     “我不止一次感叹,若是我们皇家有那适龄的男孩子,把阿晴娶进楚家门,咱们楚家皇室至少还能兴盛三代。”

     楚渊叹道“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还是回家生儿子要紧。”

     韩晴听到这里,真是一股无名火烧得不行,心想,这花心大萝卜,找女人还要跟他父亲扯出这些理由来,好似他多么委屈一样!

     她轻功虽然不行,但是她闭气却也没问题,所以才能在楚渊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偷听了算是皇家的秘辛的皮毛吧。

     韩晴捏着新绣的荷包恨恨的想,就让他带着那丑乎乎的荷包去惹人嘲笑吧!

     便是这样,皇贵妃娘娘到底是没搭理楚渊,待到谢家众人将人送上了船,挥手看着御船扬帆远去,那浅缥色岁寒三友图的荷包,还是安安静静的揣在韩晴的怀里。

     而心塞得不行的皇太子殿下,看着岸上那渐渐变成一个小点儿的小姑娘,真的是懵了个大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