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放逐之喵
    清晨,地平线上缓缓浮现的朝阳照亮了天际,整个城市顿时陷入了一片唯美的新生意境之中。

     “这只喵我怎么没有见过,是新来的。”

     “喵,你是什么品种,我竟然认不出来!”

     “是不是被主人抛弃啦。”

     一条阴暗潮湿的破旧巷子中,数声野猫的叫声响起,这叫声顿时吓走了周围几个正在玩耍之中的孩童。

     野猫的叫声并不会让人感到清静,相反的是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心悸,带着一丝神秘的色彩。

     这一条巷子位于这座城市的LC区巷子两侧统一的两层小楼,都是二十年往上的老房子,居住在这里的人也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还有少许的一些交给祖父辈教养的儿童。

     细细观察下,这些小楼虽然破旧,却也是有些极致之处,阳台之上青石材质被尘埃覆盖,但依旧隐隐约约的有着各种金鳞鲤鱼的雕花。

     看得出来,在二十多年前,这里曾是多么繁华。

     林萧没有理会那些叫声,自顾自的向前走着。

     他没有因为自己听懂猫叫声而感到惊奇,现在的他,自己也是一条猫了。

     迥然有神的墨绿色瞳孔直视着前方,在那里正有着一张破旧的座垫。

     眼前的座垫上有着些许黑色的斑点,但毕竟这样一张绒毛座垫在巷子中也很是稀有,至少在周围的一片这是他看见的第一张。

     “新来的喵为什么不说话。”

     刚刚开口的一只黑猫脸色有些难堪。

     “喵,这帅喵的毛发好纯啊,那眼神,喔喔。”一只母猫在一旁对着这个外来户指指点点,阵阵发春的猫叫之声在这巷子中飘荡着。

     林萧不理会,径直走到那座垫之上,身体蜷成一团,一屁股坐下。微眯着双眼,林萧脑袋里回想着这几天操蛋的经历。

     “那可是虎爷的座垫,这小子可惨了。”

     一群野猫看着林萧走下,双眼之中尽是嘲弄。猫不是一种团结的动物,相比之下,它们似乎更喜欢默默的看戏。

     虎爷是这一片体形较大的猫咪,因为一身的虎斑纹而得名。显然在这群野猫眼中,都是不认为林萧这只身形瘦弱的白猫有着和虎爷叫嚣的实力。

     林萧没有注意到其他猫的神情,缓缓的闭上眼睛,一幕幕场景浮现脑海之中。

     “你们都是寻常猫,并不能够留下,到外面自生自灭吧。”穿越而来,林萧脑海中蹦出的第一句就是这样的话。

     “喵之向往,我愿死而求之。”

     慢慢的消化着自己投生的这条猫的记忆,林萧无语。

     这只猫似乎不是寻常猫,在它的一段记忆中,清楚的记载着一段为了喵之向往奋斗的经历。于此同时,还有着零零碎碎的片段,关于一个组织,猫的组织。林萧无法去了解这个组织的性质,构造,或者具体位置。

     关于这个组织的记忆,显然被处理过。不过可以确信的是,这个组织并不会在城市之中出现。

     因为它们不屑。

     而这只猫就是追求那喵之向往,不能如愿,灰心意冷之下,自己了结了自己的猫生。

     那喵之向往到底是什么,林萧反复的解读那段猫语,却难以理解。其中一些重要的信息显然也和那神秘组织一样,已经被抹去。

     不过没有细想,对着喵之向往他并不感兴趣,不是喵,又哪来的喵之向往!

     “咦!!”

     林萧心中惊咦一声,他的脑海之中浏览猫咪记忆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再次将脑海中浮现的喵语读上数遍。

     每读一遍,他的心中就多一分的惊骇,每读一遍,便是更多了些许的惊喜。

     “这功法,修至最后也不过只能化形为人,对本喵何用之有?”

     林萧脸上露出喜色,估计这应该是他转生以来笑得最灿烂的一次了。

     不过林萧还是想多了,猫是不会笑的。

     此刻在巷子之中的其他野猫眼中,这个新来的白猫正在做着一个狰狞的表情。

     “喵,好可怕。”不少的野猫喵喵的叫了起来。

     林萧显然注意不到这些,依然沉浸在自己喜悦的世界之中。

     那只傲娇的小猫咪不想要化形为人,一心只有那喵之向往,但他不同,他本就是人,如果一直用猫身生活下去,可能就要崩溃了。

     扫了扫这位不断注视着自己的母猫,林萧心中一股异样在喉咙之中涌动。被猫看上,似乎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情。

     不知那是一本什么样的功法,林萧浮想联翩,他前世也是喜欢看一些神魔鬼怪,修仙长生的小说。

     这个功法来自那个神秘的组织,每一位从那个组织中放逐出来的猫咪,都会得到那一本功法,让它们能够在世俗之中立足。

     “不过那功法却被这小家伙毁掉了,现在我也只能去找那个黑毛短尾杰克了。”

     在林萧重生而来之前,这条白猫已经把功法销毁了。毁物明志嘛,林萧却一点没有因为小猫的志向而感动,反是气的牙根痒痒。对于那本功法,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现在林萧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和自己一起被赶出来的短尾猫杰克身上了。

     那只浪猫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想找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杰克是个不安分的主,想要指望找到它,恐怕比登天还难。

     等,现在林萧只有这一个办法了。那杰克出去浪也是会回来的,在记忆之中,这个杰克长则一个月,短则一星期就会出现一次。

     现在就在这里慢慢的过着自己扯淡的猫生吧,林萧想完这些,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用毛绒绒的小爪子捋顺自己洁白的毛发。

     清晨对于人们来说,是起床劳作的开始,而对猫咪来说,却是个睡觉的好时候。不是因为猫咪是夜间行动的动物,而是因为不管一天的什么时候,对猫咪来说都是睡觉的好时候。

     闭气眼睛,林萧也正欲睡他个昏天黑地。

     “汪汪汪。”

     数声犬吠声在巷尾传来,伴随着被吵醒的人们的怒骂之声,一道敏捷的身影一窜而过,当然这里的敏捷也只不过是和它身后那条笨拙的老黄狗相比。

     那道身影窜入这条巷子之中,便停下身来,一脸的漠然的望着身后跟来的老黄狗,似乎在挑衅一般。

     老黄狗向着巷内望了望,发出了低沉的呜呜之声,听得出很是愤怒。不过老黄狗终究没有进入巷子之中,带着呜呜之时,转身离开。

     “喵,我看它那样也不敢进来。”

     一条体形比一般猫胖上一圈的虎斑条纹猫咪轻快带着得意的摆动着四条肥硕的小腿,走进巷子深处。

     听见此身,巷子之中的猫咪都伸出头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虎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