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天气如今是往冷里了走,福毓突发奇想地想搬几盆花放到明珠楼里养着,便差几个丫鬟吩咐下去。

     京城,在这个时候,晚间已经有些凉快了,白日里倒也热的不大厉害了。

     外头的小厮丫鬟正在搬花,福毓抱着一本书歪在美人塌上看。

     “姑娘,二姑娘身边的翠英来了。”青陵一进来便见姑娘侧躺在美人榻上,正看着一本书,她轻声道。

     “可说了何事了?”她抬了抬眼皮,莫非是郑福柔又什么事儿?不然翠英怎么会来明珠楼?

     青陵走到她身边,弯下身子耳语。

     福毓一挑眉,眼里明亮起来,“既然是有事,就叫进来罢。”她合上书,眼里不掩性质,她便说过,这个翠英,迟早会闹出事儿来的,郑福柔也是心大,这么一个娇美的丫头也敢往三哥那儿送?

     过了一会儿,青陵便领着翠英进来了。

     福毓第一眼就是往翠英的肚子上看,估摸着是才一两月,小腹平平坦坦地。只见她一只手抚在肚子上,倒是有几分孕妇的样子,看的福毓觉得好笑。

     “奴婢见过三姑娘,给三姑娘见安。”见三姑娘望着她,她立马收了手,垂着头行礼。

     福毓看了青陵一眼,青陵才虚扶了她一把。

     “多谢三姑娘。”她缩在袖子里的手紧握着,这事儿二姑娘和柳姨娘都不能知道,知道了自己就没有活路了,不然她也不会求道三姑娘的头上来。

     “你的事儿,我也听青陵说了,你可知道,像你这等不规矩的丫鬟会是什么下场?”这等勾。引主子的下作丫鬟,国公府断不会留下的,即便是有了主子的骨血,那又如何?三哥还未娶妻,祖母和柳姨娘都不会让她生下这个庶长子的。

     翠英自然是知道的,以往有个丫鬟勾。引四公子,被二夫人知道了,那丫鬟被打的半死不活,被二夫人骂是想男人的下贱蹄子,就叫人卖到窑子里去了,如今也不知生死。那窑子是个如何的地方,翠英虽然没去过,但是也是听说过的,哪里每日都会死人,个个都是如花似玉的姑娘,那都是被活生生地折磨死的!“扑通”一声在福毓面前跪了下来,“求三姑娘救救奴婢!求三姑娘救救奴婢!”她不想死,她还要做三公子的姨娘,她才十七岁,要是能做姨娘,她的好日子就来了!她不想死!银牙一咬,额头便重重地磕了下去。

     那磕头声一声声磕在地上,在屋子里十分地响,到底是个大丫头,平日里也养的娇,没几下额头便红了一片了。

     “你这求我也无用,我若是能帮定是会帮你的。”她笑了笑,翠英的那点心思,她怎么可能猜不到?又是一个想借着爬上主子床飞上枝头过好日子的丫鬟,这样子的丫鬟,在郑府里头多了去了,见的多了,自然是知道的。则个翠英如果不是想做三哥的姨娘,怎么会来求她?

     “求求三姑娘,奴婢愿做牛做马报答姑娘!”她磕头的力度更加大了,想到要是落在二姑娘手里必定是死路一条,心一横,咬牙道:“奴婢愿意将二姑娘所做之事一一禀告给您!只求三姑娘救奴婢一回!”

     又是一个为了荣华富贵出卖主子的,青陵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以往翠英的那点儿傲气,此刻全然不复存在了。翠英一向仗着自己大丫鬟的身份欺凌下头的人,那走起路来,腰臀扭得可带风情了,果真是的,这不转眼就爬上了主子的床,还想做姨娘?

     “罢了罢了。”福毓叹了一声,作秀般地抚了抚袖子,对着青陵吩咐道,“去把姜嬷嬷请过来。”空口无凭,既然是说有孕了,那也叫人看了才知道是真是假,防人之心不可无,要是被郑福毓倒摆了一道,她不就是得不偿失了?

     姜嬷嬷是国公府里会些医术的婆子,每年府里头进了自人牙子手上买来的丫鬟,都是姜嬷嬷经手检查,看看这些丫鬟是不是干净的,这要是干净的,才能留下来,这不干净地,立马就要退回去,这国公府是世家大族,哪里会将身子不干净的丫鬟留在府里?

     提起姜嬷嬷,翠英身子一抖,这姜嬷嬷可是个狠角色,难不成是叫姜嬷嬷来验她的身子?青陵扶着她站起身来,才去请姜嬷嬷。她将手放在小腹上,若是是个男孩儿的话,那就是三公子的长子,如果是女孩儿的话,那便是长女,即便是庶出的,但是那也是占了一个长字。

     青陵的脚程快,很快就去请了姜嬷嬷了,一直是在国公府里伺候的,一直是给府里头进来的丫鬟验身的,加之又懂些医术,所以有些下人有个病痛的,也会找这姜嬷嬷瞧瞧,姜嬷嬷在这其中倒是饿赚了不少的银子。

     不过一会的功夫,青陵便领着姜嬷嬷过来了。

     姜嬷嬷是个膀大腰圆的婆子,约莫五十上下的年纪,圆脸,人有些胖,看得出来养的十分不错。

     “老奴给三姑娘见安了。”姜嬷嬷立马行礼,目不斜视,听到郑福毓让她起来她才起来,不愧是府里头的老人了。

     她看了一眼翠英,心中露出不屑来,这样的丫鬟她是见多了,那个不是想做主子?方才青陵在路上已经将三姑娘差她过来的由头都讲了个清楚明白了。

     把过脉之后,姜嬷嬷才回话。

     “三姑娘,翠英并未有身孕。”

     没有?不可能!“不可能!”翠英脸厉声呵斥,一想到这屋子里头的人是三姑娘,而不是几个唯唯诺诺的小丫鬟,她立马低下了头。

     福毓瞥她一眼,说道:“哦?”

     “奴婢不敢欺瞒三姑娘!奴婢确确实实是有十多日未来月事了!”她争辩道,捂着肚子的手微微颤抖,怎么可能?她立马跪了下来。

     姜嬷嬷面色也是一僵,被一个丫头这么说,她自然是面上无光了,“翠英姑娘这月事推迟也是有原因的......”她面色为难地看了福毓一眼。

     “嬷嬷但说无妨。”

     “这...这,房事......”姜嬷嬷只说了这几个字,后面的话实在是不宜讲给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听,所以便没有说下去。

     福毓倒是也听明白了,吩咐青陵取了一袋银子过来,然后送姜嬷嬷出去。

     翠英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姜嬷嬷说的那样的话,她自然是听明白了,只是她不愿相信,怎么没有孩子呢?怎么可能没有?

     ***

     养了半月有余,尤氏的身子慢慢康健了,而吴氏也该将掌家的权还回来了。

     尤氏正带着大病初愈的敏哥儿往老夫人那儿去,便在路上遇到了吴氏,巧了吴氏也正是往严氏那儿去的,两人便是一起过去了。

     这段时候吴氏过得可不顺心,先是张姨娘有了身孕,再是长房一个默默无闻的庶子竟然中了解元,压了自己儿子的彩,再加之二爷这回来的十多天里,在她这儿也只歇了两夜,其余时候要么在书房,要么就在张姨娘和洛姨娘那儿,她堂堂一个正妻,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屈辱?

     两人落座之后,严氏先是抱着敏哥儿做一个心肝肉儿右一个心肝肉儿的,看到敏哥儿手上还留着疤,便心疼不已,抱着问疼不疼,又问想要什么,这也是刺的吴氏脑仁疼。

     吴氏这回来,是为了主动归还掌家的权的,这样既表现了自己没那份抢权的心,又在严氏那儿卖了个乖。

     “大嫂身子已经好了,媳妇也该将掌家的权归还给大嫂了,上回已经将这段时日府下的各个铺子的账本交给大嫂了,不知大嫂可对了?”

     “弟妹这话说的便是见外了,弟妹还能其中作假不成吗?”尤氏笑了笑,又对着老夫人说道:“这段日子还要多谢弟妹。”

     严氏听得心里也舒坦,毕竟这吴氏做的她是看在眼里的,再加上吴氏是主动归还掌家权的,她心里对吴氏也满意了几分,又多问了几句吴氏两个儿子的事儿。

     这回安国公府是在京里头风光了一回,几位公子都中了举,而且还有一个是中了解元,这捷报那是一个个地接连进国公府的,那流水席便摆了两天,锣鼓喧天,场面壮大十分。

     严氏也是面子极足的,跟着这些时候的心情也是十分好,她虽不喜那个庶子,但是他带来的荣耀也确确实实是不可磨灭的,儿子说了,能这么沉得住气,郑浩之日后定是成大器之人,她却是越想越心慌,看着郑浩之时手心里便也出汗。

     “儿媳倒是有一事不明,这柔姐儿......”吴氏只将话说了一半,便没说了,当时她也是被惊了一跳,按着襄老王妃那意思,是有意选柔姐儿做世子妃?她实在是想不通其中的道理,这柔姐儿即便再如何如何的好,那也是是个庶女呀!襄老王妃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提到这事儿上,严氏也是不明,襄老王妃确确实实是当众问了柔姐儿,但是也没有将意思说明,虽然是带着顾世子一同过来的,但是按照柔姐儿的身份,是差了许多的,老王妃也不过见柔姐儿两面,怎么突然就......况且她还问过了柔姐儿,柔姐儿更是不知。

     严氏一想,便又想到上回顾世子来府上的事儿,那提亲该提的也是毓姐儿啊?

     “兴许老王妃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这才生了误会了,听闻襄王府里正有一位郡主,正和两个姐儿的年纪相仿,估摸这是想让姐儿给郡主做个伴儿。”尤氏接话道,她不过也是这般说,但是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个事儿,谁又知道?

     “大嫂说的也是...”吴氏笑了几声,她也是不信的,而且她心里也是不希望这是真的,这长房已经压了他们一头了,这要是柔姐儿真的嫁去了襄王府,成了王妃,那岂不是又要压他们一头了?况且,这还是个庶女。

     她看了一眼正和老夫言笑晏晏地尤氏一眼,心里一阵气闷,她身份比不上尤氏,也比不上秦氏,这秦氏好不容易走了,但是这尤氏可走不了,病成那样子也没死成,吴氏只能说她命好了!

     安国公府的荣华富贵,是多少人羡慕的?但是羡慕的都是表象,谁知道在这荣华下又是什么?她出身低微,所以被人看轻,刚嫁进国公府时,她处处小心,才发现,原来国公府和她搜生活的环境全然不同,衣食住行,许多东西在她眼里都是稀罕物件,看到尤氏,再到后来的秦氏,她无疑不羡慕,那时她便在心里立誓,荣华富贵,她也要!

     尤氏的那个位置,总有一日她也一定要坐上,看看那些曾经看轻她的人还敢不敢看清她?她抓紧了手中的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