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一回府,青蕊就将这事儿禀告给了老妇人和尤氏,这尤氏立马地请了医婆过来,又熬了红枣粥。

     “哎呀,我们毓姐儿可是大姑娘了。”尤氏开开心心地拉着她的手。

     话燥得她老脸一红,毕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这尤氏不提还好,提了就叫她想起在王府的事儿了,实则是丢脸。

     几个丫鬟忙前忙后地收拾,她抱着暖路坐在罗汉床上。

     “你身子性寒,日后可不要冷着了。”方才把脉的医婆说她是冷着了,肚子才这般疼,尤氏又是担心了一把,“你如今大了,也该明白,女人的身子是何般重要的。”

     那医婆说的话,她都听到了,这女子常年受寒,易导致不孕,她红着脸点了点头。

     母女两又拉着说了许多话,直到有下人来回话的时候,尤氏才离开,又吩咐了好几回屋子里伺候的丫鬟婆子才走。

     徐嬷嬷是老人了,自然是知道怎么照顾的,给她化了碗红糖水,好哄歹哄地喝下去了。这行经期间不得吃辣和性凉之物,所以做的都是些清淡的。

     那厢郑福柔听着小丫鬟的回话,恨不得将手里拿着的已经被丫鬟剥好的金桔捏个稀巴烂,不就是来个月事么?用得着这般大张旗鼓的?

     “姑娘?”红袖见她手中的金桔已经被捏出水来了,不由得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郑福柔看了看自己的手中的金桔,立马扔掉,边上的小丫鬟一个去捡,一个拿着帕子给她擦手。

     这回来以后,她便一直在想,那在襄王府遇到的人是谁,能这般自由出入在王府的人,非富即贵,再看穿着打扮,也应当同顾世子一样是王亲贵胄,她想了想,面色便烧了起来,那位公子是个风雅地。

     两人在亭子里对诗,畅谈风月,那真是……

     “姑娘?可是身子不适?”红袖见姑娘的脸色渐渐红了起来

     以为是今日吹了风了,关切地问了句。

     “下去,把翠英给我叫过来。”她摆了摆手,一脸不愉。

     红袖面色一僵,心中觉得委屈,但还是退了下去了。

     这些时候也不知道翠英在忙些什么,除了在姑娘这儿当值时,其他时候想找到她,那可就难了!真是比姑娘还姑娘了。

     “翠英,姑娘唤你过去。”她敲了敲门,这翠英愈发懒了,这会儿估摸着还偷偷睡觉。

     “知道了!”翠英不情不愿地答了一声,自从知道自个儿没有身孕之后,她去三公子那儿也是去的极为勤快,这不当值的时候,她也偷偷地在三公子那儿过夜,三公子就跟那猛虎似的,就没玩没了了,她这会儿还累着呢。

     这会儿红袖过来叫她,她心里头又是一顿骂,这两兄妹是要折磨死她才甘心!心里虽是这般抱怨着,但是还是揉着发酸的腰起来了。

     等她做了姨娘,那时候想睡多久睡多久,哪里还要去伺候人?那都是有人伺候!若是真能率先生下三公子的长子,那好日子岂不是还在后头?

     “奴婢见过二姑娘。”她墩身行礼。

     郑福柔正将手下的纸折了起来,抬头瞥她一眼,这个翠英,最近是愈发懒了,若不是是姨娘身边老人的女儿,她早就打发出去了,哪里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翠英蹲着的身子,也不见二姑娘叫她起来,两只腿一蹲久了,就腿肚子打颤,但是也只能受着。

     “念在你是姨娘身边老人的女儿,我才拿你重用。”她将信放下了,抹了一点盒子里的膏子轻轻地擦手,“你是伺候我那么多年的老人了,也应当清楚。”

     翠英心中一颤,莫非二姑娘知道了?“奴婢……奴婢……”

     “起来吧。”她语气淡淡地叫人听不出喜怒,“我将你几乎是做姐妹待的,你可不要叫我失望了才好。”

     翠英这才松了口气,自己和三公子的那点事儿,二姑娘要是知道了还不打杀了她?“是,奴婢一定尽职尽责,二姑娘待奴婢恩重如山,奴婢如何都忘不了。”

     要不是有自己老娘的那层关系,她怎么可能做的了大丫鬟?这二姑娘还不是看她如今知晓的事儿多了,怕她说出去,才恩威并施?

     “把这封信送到宝来客栈去,顺便买两盒如意楼的枣泥糕。”她将风干的信装进去,又封了起来,“一路上注意些。”

     这信是送给那人的,她兴起作了一首诗,想叫那位公子点评,那位公子也说了日后可送到宝来客栈里,那里头的人自会知道送到哪儿去。她就好奇了,那位公子到底是什么人,宝来客栈可不是一般人进的了的,进去之人非富即贵,再想到那人能自由进出王府,更加确定了那人的身份,肯定是和皇族挂的上钩的。

     翠英走之后,方嬷嬷便进来了。

     “姑娘,这翠英这些时候愈发地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就拿她叫翠英去做事儿的时候,这翠英说的是满口答应,但是却又不去做,还耽搁了时候,她心里早就不满了。这些小丫头的心思,她们这些过来人有什么不知道的?不怕这翠英持宠而娇,就怕她到时候反过来咬人一口。

     “我已经说过她了,要是再有个什么,直接拎着她来见我。”已经敲打过一番了,若是还是这个样子,那就直接送到姨娘那儿去,这样的丫头留不得!她下意识咬了咬唇,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

     府里头买了一批新的丫鬟,规矩都学的差不多了,现在又再给各房配丫鬟。

     明珠楼大小里外伺候的丫鬟三十余人,其中大丫鬟四个,二等丫鬟是八个,一个乳嬷,两个管事的嬷嬷,其他的都是些三等丫鬟和粗使嬷嬷。

     徐嬷嬷看着丫鬟册子说道,“院子里几个丫鬟爱赌牌,奴婢觉得这留在院子里也不合适。”那批新的丫鬟她已经瞧过了,都是十分不错的,而且都才几岁十来岁的。

     “咱们院子是配四个丫头过来,正好顶了那几个丫头的位置,把那几个送到洗衣房去,好生磨炼一番才知道姑娘的好。”徐嬷嬷又道,姑娘是从不苛刻下人的,所以这些丫头一个个地不把这规矩当回事,竟然偷偷地赌牌,照着她说,定要赏一顿板子才是。

     “这些丫头也在明珠楼里待惯了,这要是送到洗衣房去,那也吃不了那个苦。”她轻轻抚着手上的玉镯子,这些虽是三等丫鬟,但在明珠楼里,那日子也过得舒适,要是送到洗衣房去,还不知道怎么样,“那几个丫鬟分给贺嬷嬷和江嬷嬷。”

     这两个嬷嬷是明珠楼的管事嬷嬷,教养下人的手腕那是有一套的,把这几个丫头送到两人手上做事,至少是免了往洗衣房那边送,要是这规矩还学不好,那明珠楼里可不养无用之人。

     徐嬷嬷想了想,觉得姑娘的做法尚且仁慈,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应了下来。

     这回,一般院子里都是配四个丫鬟,尤氏特意给陈姨娘加了两个丫头,又往郑浩之那儿加了四个丫鬟,毕竟这郑浩之也是那般年纪的人了,这房里总要留几个丫头才是。

     用过晚膳后,徐嬷嬷就带了十多个丫鬟过来了,这十多个丫鬟大都是九到十二岁之间的,有是家里穷卖到人牙子那儿的,也有是落了罪的官家小姐。

     福毓看了几遍,点了四个丫头,又赐了名字,分别是:春桃、夏竹、秋桂、冬梅。

     几个丫头都是十岁,长相清秀,穿着是国公府里统一的衣裳,身形瘦小,她看的可怜,一人打赏一两银子。

     青陵带着几个丫头下去安置,福毓则是在房里头看青蕊打络子。

     她看着看着便觉得有些困意了,外头的丫鬟撩了帘子进来,说道,:“姑娘,襄王府那头送东西过来了。”

     福毓眉心一跳,抱着暖炉的手紧了紧。

     送东西过来的丫头已经回去了,桌子上摆着她的衣裳和斗篷,都已经清洗过了,不知上面撒了什么,透着淡淡清香,看着这衣裳,她的脸渐渐地又烧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青佩从衣裳里头又翻出一个蓝色的荷包来,荷包上什么都没绣十分简单,她打开一看,里头是一颗珠子。

     “哎呀是姑娘簪子上的珠子,估摸着是昨日落下的!”青蕊说道,便起身去妆匣里翻姑娘昨日戴的簪子,细看,却是是少了一颗珠子。

     “这月和郡主倒是细心了,只不过这荷包……”青蕊看了一眼。

     “月和郡主那是何等人物,这料子上乘,虽不是多好看,但是估摸着郡主喜欢呢!”青陵正进来,抢话道。

     福毓手里拿着那荷包,仔细翻了翻,除了那珠子也没什么了,她叫人收了起来,心里头盘算着回礼。

     这顾怀慎她是谢不了,就好生谢月和郡主一番。

     几个丫头看姑娘脸色渐渐发红,觉得奇怪的很。

     ***

     一大早,月和就往老王妃那儿去了。

     “瞧瞧你,也是定了亲的姑娘了,还这般风风火火的。”虽是说着责怪的话,但是眼里却是不掩疼爱的。

     月和郡主拉着老王妃的手撒娇,“那还不是祖母的孙女呀。”

     老王妃又气又笑,伸手轻轻拍了一下月和郡主的头,说道,“如何?那个郑家的二姑娘你觉得如何啊?”

     说到此事,月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月和正是为这事儿来的呢!”

     老王妃见她那样子,以为是满意,也笑着说道,“我瞧着也是个好的,不过身子差了些,但是好生调养,这娶进门一两年里准生个曾孙子。”想到这儿,老王妃便笑的合不拢嘴了,她这就盼着孙子早日成了亲,乘着她还在的时候抱抱曾孙子,这到了下面,也好跟老王爷交代。

     “祖母这话可不要拿到大哥那儿去说了。”要是拿到大哥那儿去说,还不知道大哥脸色会变成什么样了。

     老王妃皱眉,不明所以,问道,“这话怎就说不得了?”

     “大哥看上的就不是郑二姑娘啊,而是郑三姑娘,是正儿八经的嫡女!”月和将前日的事儿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把顾怀慎抱郑福毓的事儿也一并说了,那笑的是一个开怀。

     这下轮到老王妃愣住了,好半天才缓了神,“上回照你大哥的说法,可不就是那郑二吗?”怎么就变成了郑三了?

     “估摸着大哥见郑三姑娘生的瘦小,便觉得人家身子不好了,那郑三姑娘和我一般大的年纪,比我矮了半个头呢,看着就像个小丫头。”她说道,那郑三姑娘生的娇小,她看着还以为才十一岁这样子,哪里像是快要满十四了。

     老王妃想了想,没想起这个郑三姑娘的样子。

     “那郑三姑娘怎么样?”想了想,又道“你大哥有没有说什么?”

     “大哥能说什么?祖母还是待会问问大哥才是。”她笑道,“那郑二姑娘,哪儿都好,不过心思沉了些。”她眯了眯眼睛,昨天那事儿她可是记得的。

     祖孙俩说了一会话,老王妃便觉得乏了,月和郡主就先退下去了。

     身边的嬷嬷给老王妃按着太阳穴,“您何必忧心呢,这世子心里有了人,您该高兴呀。”

     本来也应当是个高兴的事儿的,但是这换了个人,倒也不好办了,以他孙儿的身份,娶安国公府的嫡女那是绰绰有余的,但是,照郑老夫人来说,是没那个打算将孙女儿嫁过来的,是个庶女的话也就罢了。

     外头对孙子的传闻,她这个做祖母的自然是知道的,有人看王府富贵,但是这王府要是没个强硬有几分本事的主子,早就没有了。

     “您也不必忧心,世子做事一向是有分寸的,自然会将事儿都处理妥当的。”嬷嬷安抚道。

     “这我固然是知道的,幸好也没有自作主张,不然就害了孙儿了。”她叹道,这上回就闹出了一个方姓的干孙女来,这要是再出一个,还不知外人怎么笑话她,她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您可要小心着身子,您可是还等着抱小世孙呢。”

     这话说道老王妃的心里去了,她才觉得心里头好受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