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福毓醒来后,便听青陵说起了那事,她本就没睡,是听着尤晚晴说的那些了,她不过是付之一笑罢了,倒是青陵说起来十分地气。

     “好了,咱们也不必去理会。”徐嬷嬷说道,来者是客,何况尤晚晴还是外家老夫人的孙女儿呢?怎么说也是姑娘的表姐,若真是让她落了面子,又有些爱嚼舌根的人说姑娘的坏话了。

     晚膳后,福毓便去给两位老夫人请安,尤晚晴倒是没遇上,遇上了两位表哥了。

     “见过二位表哥。”她落落大方地微微屈膝。

     “来这儿坐。”尤老夫人一见是福毓,笑容便深了几分,将福毓拉进自己的怀里,问吃过饭了没,白日里在做些什么,倒是没有说起尤晚晴的事儿,看来是不知道的。

     福毓皆一一作答,然后乖顺地坐在边上。

     “方才不是说的欢快?怎么不说了?”她看着两个孙儿,打趣道。

     尤正清面上一红,不好意思起来,祖母已经将她的意思同自己说过了,此时看到表妹,他是想开口说话的,但是一紧张起来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红着脸不说话。

     福毓也觉得好笑,见过脸皮薄的女孩儿,倒是没见过脸皮那么薄的男孩儿,一般来说,这脸红不好意思地应当是女子这一边她这儿还没呢,倒是尤正清不好意思起来了。

     “表哥温书如何了?”她先说了话。

     “甚……甚好。”他说道。

     尤老夫人也不说话,这个孙儿自来脸皮薄,易脸红,接触过的女孩儿少之又少,加上她把有意将毓姐儿许给他的事儿也同他说了,就愈发不好意思起来了。

     福毓问了什么,他就答什么,这一屋子人也看的乐呵呵地,尤正清实在是受不了了,拉着弟弟以温书的由头走了。

     “你表哥就是脸皮薄了些。”

     福毓笑了笑,也并不说话,外祖母和母亲都有将她嫁到尢家的意思,她自己也是觉得确实也不错,三表哥的品行都是十分好的,加之尤家家底又是十分地殷实,吃穿不愁的,更重要的是,她嫁过去有人撑腰,三表哥是舅舅的嫡长子,到时候自己便是长媳,日后便是尤家的当家主母,有外祖母护着,也不怕表哥胡来,这样的日子,倒也不差。

     她前辈子在顾家是受够了,为顾怀城做了那么多,最后反过来被顾怀城所害,她对顾怀慎没有感情,顾怀慎也是一般,被顾怀城陷害,顾怀慎只当她是一个不知廉耻的荡,妇,但是也算仁至义尽,至少没有把她送到念慈庵里或者直接一封休书下来休了她,若真是休了她,她连去处都无。

     嫁到顾家,她便和国公府断了关系,那些也都是自己自找的。

     她吸了一口气,将这些事压了下去,抱着尤老夫人的手臂,半眯着眼睛说道,“三表哥好,孙女晓得的。”

     听福毓这么一说,尤老夫人也笑了起来,外孙女儿变成孙媳妇儿,哪里不是美事一桩?自己就得了慧娘一个女孩儿,而慧娘也只有毓姐儿这么一个姑娘,她哪里会有不喜的道理?

     祖孙两说了会儿话,福毓便告退了。

     她去跨院给外祖母请安之前便去了祖母那儿,祖母近日调养的不错,加之吴氏一张巧嘴,也不知道讨了多少欢喜去。

     刚出跨院,才走了十多步,便听到身边的青蕊唤了一声“五公子。”

     五哥?福毓抬头看,前方不远处的桃树下站着一个穿着藏青色圆领长袍的高瘦少年,衣服应当是穿的有些久了,料子洗的有些发白了。

     少年看她一眼,沉默不语,不知是向前走还是往后走,他一直记得,三妹说过,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

     所以无论是什么,他都是避开三妹的,给祖母母亲请安,他都是挑着时间过去的,也不会久留,请了安后便走。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也是避着的,反正他是一个不起眼的庶子,有谁会对他多注意几分呢?

     “五哥。”福毓对着沉默的少年叫了一声。

     郑浩之抬头看她一眼,僵硬地点了点头,他的这个妹妹,自来是娇宠的主儿,谁也不晓得她这一刻笑呵呵下一刻是如何的.

     “许久不见五哥了。”若是能回到那时候,福毓真想给娇纵当然自己一巴掌,五哥也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五哥将她当做妹妹来看,她呢?她就是那般拿着话去刺他的心的。

     “是了。”郑浩之答了一声。

     “五哥温书如何了?”她又问道。

     郑浩之奇怪地望了她一眼,不知道福毓又打的什么注意,但是还是答了一句,“还行。”

     福毓自然也听得出来郑浩之的敷衍态度,她用手蹭了蹭裙角,才走过去,说道,“不知姨娘同五哥说了没有,敏哥儿无心学业,还要五哥多帮些忙。”

     女孩儿声音软糯,他听过很多回,都是在母亲或是祖母、父亲那儿听到的,他看着郑福毓,眼里一片冷然,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妹妹了,过了一会,才答道,“应当的。”

     这事姨娘已经同他说过了,他也知道这几日厨房给他送来的补身子的是福毓吩咐下来的,还有,她给姨娘也送了银子过来,姨娘感动不已。

     以前他小时候是跟在姨娘身后的,每日同姨娘一道前去给母亲请安,母亲那儿总有一个活泼好动又张扬霸道爱哭地小女孩儿,姨娘说那是妹妹。那时候他年纪小,对嫡庶还分的不清但是心里也是喜欢这个可爱聪明的妹妹的。

     后来怎么疏远了?并不是因为福毓说不要他出现在她面前。

     越来越大的时候,他就懂了,福毓一向以来是被族里长辈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和众多贵女一样,是个娇纵的丫头,为什么疏远呢?因为失望了,因为她和别人对他的捉弄,和瞧不起,还有言语中的刺,一次又一次,失望就是这么攒集起来的。

     如今,她又变了一个态度,郑浩之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让她图的,她有的,没有的,他什么都没有。

     “三妹若是无事的话,我便先行了。”他看着福毓。

     “啊?好。”福毓点了点头,看着郑浩之转身,他本就瘦,穿的这身藏青色的圆领衣袍,叫他看起来更加身形萧条。

     这个少年在某一瞬间,像极了一个人。

     她闭了闭眼,在原地站了一会,才对身后的青蕊说道,“走罢。”

     这回晚上,福毓发了一回梦。

     她梦见了自己成亲了,而她嫁的人,正是以往心心念念的顾怀城,转眼却又看见顾怀城和小林氏混在了一起,然后自己被关了起来,到底关了多久

     不知道,还是听丫鬟说,顾怀城娶了小林氏,小林氏给顾怀城生了一对儿女。

     在梦中她又问起了顾怀慎,但是丫鬟却说没有这个人,梦太真实了。

     后来她看见了小林氏,甜蜜地依偎在顾怀城地怀里,顾怀城命婆子给她灌下一碗毒药,她拼命地挣扎,醒来时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枕头都被泪水浸湿了。

     她唤来当值的青柳备水沐浴,只觉得身体酸痛,头昏脑花的,突然又想起了五哥的样子。

     她觉得五哥有时候极像一个人,不论是眼神还是声音,都像。

     像顾怀慎,顾怀慎看她的时候眼里也是一片冰凉,那种寒意,她看着便觉得害怕。

     五哥在这方面,太像顾怀慎了。

     沐浴过后,她便点着灯翻书,现在她已经全然没有了睡意,她让青柳下去歇着了,她一人坐在灯下,翻着惠清师太给她的几本经书,看了半天,发现自己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不知是坐到了什么时候,她便听到了外面敲更的声音,已经寅时三刻了。

     “姑娘?”青柳几个丫头一惯都是这时候起的,见姑娘还靠在椅子上看书,不免有些惊讶。

     福毓摆了摆手,只觉得有些吃力,身体发虚,脑门也流起冷汗来了。

     青柳看出姑娘的不同了,连忙上前去探她的额头,姑娘额头滚烫,她吓得连忙出去叫徐嬷嬷。

     福毓只觉得头重脚轻,都不知道是怎么被丫鬟扶上床的。

     “怎么回事?”徐嬷嬷板着一张脸,脸色黑沉地厉害,昨日姑娘还好好的,今天就这个样子了。

     青柳被徐嬷嬷看的身子一抖,昨日姑娘好好的,如今却烧成这样子,昨日她当值,这姑娘出了什么岔子,都得她担待着。

     “昨天夜里,姑娘醒了,一身汗地,便叫奴婢备水沐浴了,沐浴过后,姑娘便叫奴婢下去了,姑娘支身一人坐在炕上看书,奴婢醒来便瞧见姑娘这样了……”青柳说着,眼圈便红了起来。

     姑娘昨夜出了一身汗,她怎么能这么糊涂,就听了姑娘的话下去歇息呢?夜间本来就凉,姑娘穿的那般单薄,又刚沐浴过。想到这儿来,青柳便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