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话说,郑三夫人下毒害国公夫人在京中传了个遍,这秦家这段时日都闭门不出,秦家的女儿也因为秦氏而被影响了名声。

     “姑娘瞧着可好?”青蕊替福毓描了眉。

     铜镜里的女子,青丝半散,眉若柳叶眼若星,樱唇抹了胭脂桃花口脂,虽是十二年华,但是也可见得日后的风流姿态,她抬手抚了抚眉尾,青蕊描的眉,那最是无可挑剔的,“你倒是会描。”

     青蕊也是一笑,看着青柳给她梳理青丝,“姑娘不描妆也是旁人比不过的。”

     “你倒是会说巧话。”她看着铜镜里的脸,那般稚气年轻,同那张枯黄不已的脸简直是天差地别,那时她才多大?二十多岁的年纪,肌肤如几十岁的老妪一般。

     “姑娘今个儿穿什么?”青蕊又问。

     今日正是蒋新月邀她赏花的日子,她看了眼几个丫鬟捧着的衣裳,挑了件缕金翡翠色掐腰洋缎罗裙。

     青柳和青蕊服侍它换上,又在腰间配了会翡翠玉。

     这身极衬她腰身,腰间束着淡绿色蜻蜓玉带,柳腰盈盈一握,上头头上配了孔雀绿珠钗和点翠珠花,耳坠子是一对血玉纹金猫儿的样式,尽显调皮,少女胸前微微鼓起,已见少女美妙。

     “马车已经在外头侯着了。”打了帘子进来的青陵说道。

     蒋新月只给福毓下了帖子,福毓一出门儿便遇见了郑福柔,郑福柔这几日气色十分不错,穿了身百蝶飞舞罩粉纱的撒面裙,梳了好看的发髻,鬓角戴着一朵粉红色的垂丝海棠珠花,举手投足如神仙妃子,娇美中又带着柔弱,叫人心生怜惜。

     郑福柔身边的丫鬟一见是三姑娘,连忙垂身见礼。

     “二姐这几日可好?”福毓微笑,落落大方。

     “甚是。”郑福柔将福毓通身扫了一遍,“三妹这是去哪儿?”

     “新月前几日下了帖子,正往蒋府去。”

     “那可真是巧了,我也是往那边去。”郑福柔掩唇一笑,一双美目完成月牙儿一般。

     美人自带风流,这是多少人怎么都做不来的,郑福柔一颦一笑,都难以叫人生厌。

     “说的是。”福毓面上不显,蒋新月最是见不得郑福柔这幅柔柔弱弱的样子,不可能下帖子,于是便故问道,“新月差人送了帖子,怎么不听有二姐的帖子?”

     郑福柔面色微变,蒋新月不喜她,她自然是知道,但是这种贵女间的小宴,她怎么可能放过,她早和蒋家几个有几分得宠的庶女交好了,这帖子,正是她们下的。

     “时辰不早,新月怕是等急了,妹妹便先行了。”她笑道,抬步不等郑福柔地话便往一头走,跟在后头的青陵也快步跟了上去。

     自郑府到忠勇侯府,不过是两条街的路,不多时便到了。

     青陵搬了凳子,然后扶着福毓踩着凳子下马车,见得这蒋府门前停了许多马车,上头下来的都是京中有头面的人家里的姑娘,嫡庶皆有。

     守在门边的几个迎客丫鬟眼尖,一见是郑府的马车,便喜笑迎了过来。

     “奴婢见过郑三姑娘,我们家姑娘正等着姑娘呢。”那穿着秋香色掐牙背心的丫鬟说道。

     福毓认得出来,这是蒋新月身边的二等丫鬟秋香。

     “有劳秋香姐姐了。”青陵笑着说道。

     青陵说话讨喜,秋香也是并做妹妹来叫青陵的。

     门口的小厮见是秋香直接迎的姑娘,便连帖子也不看了,直接放行了。

     福毓由青陵扶往东面走,是一处花园,花园里有几个姑娘,不知说着什么,笑语嫣嫣,又过了两道门,边在一道垂花门前,进了垂花门,两边便是抄手游廊,正中便是蒋新月住的院子。

     蒋家以往是皇商,身家富饶,后来弃商从武,随着皇帝征战,后来封了侯,但是家底都还是在的,加之后来出了一位贵妃,这蒋家的地位在京中水涨船高,这蒋家的女孩儿是多少人来求娶的?

     门边上的丫鬟打了帘子,另一个丫鬟便进去说道,“姑娘,是郑三姑娘来了。”

     蒋新月的闺房一如京中贵女一般样子,里头摆着稀世古玩和字画,里间摆了一道富贵牡丹地美人屏风,蒋新月就坐在那屏风后头,一听是郑福毓来了,连忙起身。

     “你可算来了,我这头花儿都谢了。”蒋新月穿了身彩凤穿花大红褙子,外罩着五彩银丝描金牡丹轻纱,下着宝紫花八团锦绣洋绉裙,柳眉弯弯,身量苗条,丹唇粉嫩,富贵不失贵气,她一见是福毓,连忙过来拉她的手。

     “喏,我这不来了?”被蒋新月这么一说,福毓也笑了起来,然后自屋子里扫了一周,“咦”了一声,问道,“怎么不见嫣姐姐?”

     一听这话,蒋新月瘪了瘪嘴,失了几分性质,“我是下了帖子了,可是嫣姐姐回信说来不了了。”

     “没说由头?”

     “能有什么呀,我估摸着是和襄王府议亲的事儿。”蒋新月叹了声气,随后,又拉住福毓地手,关怀地问道,“我听人说了你家的事儿,伯母可还好?”

     说起尤氏,福毓眼神暗淡了几分,“身子不见好,气色倒是好了。”母亲这块,就是她的心病。

     “哎......”蒋新月也是叹气,手中握得愈紧了。

     两人一时无言,蒋新月似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睛一亮,“对了,我听闻宫里头有位姑姑,专是给贵人瞧病的,不过已经辞了差事回乡了,若是能寻得这位姑姑的话,肯定有法子。”

     “姑姑?”她倒是不知这些,但是想到尤氏,心里也酸涩起来,“你可知这位姑姑在哪处?”

     “这我倒是不知,不过我倒是可叫母亲问问。”蒋新月答道。

     “那多谢你了。”她笑道。

     “哎呀,我们之间还说劳什子谢!”她嗔怪一句,“走,这会儿人都来了罢。”

     蒋新月作为蒋府的主人,早先便将来的宾客安排好了,陪几位贵女说了会儿话之后会自己的院子里换身衣裳,此刻一进后花园,几位贵女便也迎了过来。

     “我说新月妹妹去迎谁去了,原来是郑三姑娘呀。”说话的人是当今皇后的侄女,安家的姑娘安意如。

     郑福毓微微一笑,并不接话。

     皇后和如贵妃可是死对头,当今太子正是皇后的亲子,安家是数一数二的簪瑛世家,几代都是朝中大员,这个安意如,没准儿是皇后定下的太子妃,安意如生来便骄纵,自小家里头养的娇,又有皇后做姑母,欺凌的人也是多,都是看着她身后的皇后娘娘的,不少人也来巴结她,都心知肚明地知道安意如日后怕是要做太子妃的,一旦太子继位,那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那自然了。”蒋新月也笑,她自来和郑福毓交好,这是贵女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

     “郑三姑娘这身裙子可真是好看。”安意如看着郑福毓,笑吟吟地。

     “安姑娘夸奖了。”

     “那边的花是开的极好的,我二哥从皇宫里求来的种子,养了好几回都死了,专门请了人来养的。”蒋新月打断她们二人,拉着就往亭子里去。

     “如今荷花也开的好,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安意如笑道。

     那亭子叫望月亭,边上便是望月湖,里头种了睡莲和荷花,已经八月,荷花有些已经谢了,露出鲜嫩的莲蓬。

     “不如我们来赏花作诗?意如方才说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那诗里便要有‘莲’和‘荷’字。”说话的是二品大员户部左侍郎家的四姑娘,前头几个姑娘已经嫁出去了,现在嫡出的姑娘就只剩下安四姑娘一个了。

     “安四姑娘说的倒是好意见。”另一个姑娘附和道。

     “那也好,我就来提个彩头。”蒋新月笑着道,觉得这意见倒也不错,众多贵女,不说才情多好,但是都是大家教养,都是识得字做得诗的。她四处看了一周,说道,“正巧我二哥前两日自杭州回来带了柄绢扇,大家猜猜出自哪家?”

     既然是专从杭州带来的,那肯定不是凡品了。

     “新月说的可是杭州的敬宝斋?”福毓想了想,问道。

     “对极了。”蒋新月一拍手掌,“敬宝斋的扇子,做彩头不差了吧?”

     众人听得发笑,连说了几个“是”。

     这敬宝斋在杭州,卖的东西都是些珍贵顽品,那头的扇子可谓千金难求,也不然,若是赶巧了时间,几两银子都可买到。

     为何这般说?那敬宝斋的扇子又称十二月扇,一月只制一柄,扇面薄如蝉翼,用的是金楠木和紫檀木,近时闻有香,远观似如蝉翼,透过那扇面什么都瞧得见,宫里头的贵人月月都来守着扇子,花了重金也买不到,故此要说缘分,赶巧那日敬宝斋在卖,你又赶上了,几两银子就能买到,若是赶不上,千金难求,这扇子贵在如此。

     在场的贵女都只听说过这扇子,都未曾见过,这扇子宫里的贵人也争着要,她们自然也想得一柄了。

     “那我先来。”其中一个贵女举了手,其他人立马就看着她,“远观似如莲,近看又如荷。论说是何物,一言道不清。”

     这诗一出,众人都笑了起来,这哪是什么诗,分明就是胡乱编造的打油诗。

     “我这是话糙理不糙,这荷莲之辩,多少人不知呢。”那贵女也不燥,便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话说的倒也不错,许多人荷莲也分不清楚,将荷看做莲,将莲认作荷。

     “新月,我过去歇会儿,这作诗我是不会,到时出了丑,我可羞的没脸见人了。”福毓小声耳语。

     蒋新月也知她不善言辞,遂对众人说她身子不爽,让丫鬟引她歇息,众人兴致皆在那扇子上,也不多言,便劝福毓下去歇息。

     引她的人是桃香,桃香将她往蒋新月的院子里带,福毓出了花园便叫桃香不必送了,她走几步,歇会便好了,桃香也不好坚持,便应下,往后花园那边去回话了。

     蒋府修葺地十分大气,全然不见以往的商贾气息。

     “姑娘可是不爽?”青陵问道。

     “人多有些吵闹。”她走了几步,看见一片竹林,想着里头应该凉快,但又觉得有几分口渴,便道,“你去寻桃香,端水过来,便往这林子里去,这头凉快,”

     青陵看了几眼那林子,“姑娘,您一人......”

     “无事,这林子里我以往同新月在里头弄了几回琴甚是安静美妙。”

     青陵也不好说了,便快步去寻桃香去了。

     这林子里有个亭子,也是竹子围成的,里头有一处山泉水,自山上引下来的,味道甘甜凉爽,以往她和新月还有嫣姐姐最爱的便是在这林子弹筝弄舞了。

     她往里头走了一点,又停了几步,回头看青陵还未过来,想着应该不一会就来了,便又往里走。

     林子里十分安静,时不时有鸟鸣,风吹过的叶子沙沙的响声。

     再往里走几步,她便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透过竹子,依稀瞧得见有三个男子在那亭子里说话。

     “太子殿下说的倒也是的,那万正恩如今......”

     隔得远,声音听得不真切,但是这声太子殿下她倒是听清了,怎么太子今日也来了?怎么未听新月说起?既然是在蒋家,那其中有人定是蒋家人,那另一个呢?

     那几人说了几句之后,便出了亭子,朝外走来,福毓一时不知往哪儿躲,便提着裙子往外走,裙子不知哪儿勾住了,刺啦一声破了,她脚底一滑,直接就摔了下来。

     “什么人!”里头传来一声,那声音回荡在竹林里,清冷如月。

     福毓扶着竹子站起身,手掌上全是细石子,嵌进了皮肉里,她痛的直嘶气,一抬头便撞进一双黑沉的眼眸。

     福毓惊得后退了一步,那人便伸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手愈来愈紧,像是要掐断她的脖子一般,她奋力扑打,脸涨红成了猪肝色。

     “说,你听到了什么。”那人不松手,面上冷峻如霜,细长的丹凤眼里满是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