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戏只唱到了一半,便有人过来请她。

     “姑娘,说是表姑娘那头出事了!”青陵步履飞快,走到她身边便小声地说道。

     表姐?她皱了皱眉,立马就想到了严家姐妹的那个无赖哥哥了。她看了一眼祖母,祖母正看着戏,同身边的几个老夫人说着那唱的多好多好,她捏了捏帕子,真正是挑了个好日子来闹。

     这事固然是不能闹大的,又不能让祖母知道了,毕竟今日是祖母的寿辰,谁愿意受这份晦气?她站起身,对月和郡主说道:“郡主,劳烦您一件事。”

     月和郡主对唱戏没多大的兴趣,只不过是陪着祖母看看罢了,她回头看了一眼大哥,他不知望着哪儿,“怎么了?”

     “母亲那头有事唤我过去,若是祖母问起便说我去母亲那儿了,这会儿也不好扰了兴致。”她面露难色。

     “好。”她笑着点了点头。

     严家姐妹本来也是跟着在这头看戏的,这才刚看了一会儿,便有人来通报,说是有人自称是两位姑娘的哥哥的人来了,因为是男子,怕惊了女宾,特意请到了后院去。因为自称是两位姑娘的哥哥,下人们也不敢怠慢了,也是好生伺候着自偏门迎进了府里。

     “上回叫人打了我,两位妹妹也真是下得去手啊!”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捧着一杯茶的男子冷笑了几声,他穿着普通,面容称得上清隽,但是举止皆是市井,眼里头尽是打量着这屋子里的东西,“妹妹们日子可是过得好,这茶怕是也是要上好几两银子吧?”

     “我们上回已经给了你几千两银子了,都是我们姐妹凑来的,如今我们真正是没有银子了!”严蕊冷声道,看着严广的眼里尽是鄙夷。

     严广爱赌,以至于二十来岁还未娶上媳妇,在老家那边欠了银子,他家里头没银子还,他才一路逃到京城里来的,正巧想起京城里还有两个妹妹,才找上门去要银子的,这银子是要到了,也还了一些出去了,但是他一有了银子就花天酒地地,日日住在楼子里,怀抱软玉,又往赌坊里去,这银子,没几天就花完了,这要债的人又来找他要银子,他又第二回找上了两个妹妹,哪知道被打了一顿,这银子没要到,被打了一顿不说,又被追债的人打了一顿,要不是他这段时候在京城里找了个相好的,才养了许久的伤,不然还没那口气来要银子。

     在他看来,这安国公府可是家产万贯,他也不过是要了几千两银子罢了,还被打了一顿,都是两个妹妹不愿意给罢了。“你们没有银子?我呸,这国公府是什么地方,瞧瞧你们这穿的,啧啧啧,怕是极贵吧》”他嘿嘿一笑,将目光放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堂妹身上,“这飞上枝头变凤凰,攀上了国公府就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你!”严蕊气的小脸一白,紧紧地拉住了严卿的手。

     “要是不想有什么流言蜚语害了名声,就乖乖地把银子拿出来,这些银子对你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日后嫁进到门大户做奶奶,还不知是什么锦衣玉食的日子呢!”

     两姐妹气的眼眶发红,全身发抖。

     “男人都喜欢你们这样的姑娘,为了哥哥,不如就牺牲一回?”他将目光在他们两身上一扫,发现这以前瘦瘦小小的两个堂妹,如今身子那叫一个玲珑,那要是放在床上去,还不知什么滋味儿。他虽然是无赖,但是伦理还是知道几分的,“你们两姐妹论姿色,给人家做姨太太那也是好的,这国公府不是还有个世子爷吗?”

     “你!你这个混蛋!”严卿是又羞又气,羞的是堂哥说出那等子露骨无赖的下流话,气的是自己摊上了那么一个亲戚,两眼一翻就要晕过去,手里捶着胸口才缓过气来。

     “给我三千两银子,我立马就走,若是不给,你们也应当知道的。”严广笑嘻嘻地一张脸,猥琐的目光在两个,妹妹身上扫来扫去。

     “三千两?严家的表公子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福毓正进院子,便听到了这么一句,一个无赖,还真是反了天儿了。

     严广只听到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抬头便看到一个衣着华贵不已的十来岁的少女,一下便想到了国公府里的两位姑娘,原来也只是听说,没想到还能见到真人了。

     少女一身的贵气,严广立马起身迎了上去。

     青蕊挡在前头的,冷冷地看着严广。

     严广眼珠子只转,将目光落在这翠衣丫头身上,这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连个丫鬟都生的如此貌美,他往青蕊胸前扫了扫,觉得依着口干舌燥地,这些时候他有钱就要到窑子里去逛,那里那个女人没在他身下快活过?这尝到了女人的味儿,哪里还离得开?

     青蕊只觉得那眼神恶心,只想一口唾沫吐过去。

     “既是阿蕊和阿卿的表妹,那也算得上是我表妹了,那我就唤你一声妹妹。”

     “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青蕊呸了一声,这一个无赖还想在这儿攀关系?

     严广也不气,搓着手退到了边儿上,口里直说:“姑娘说的对,我这是什么身份,该打该打!”说罢,他便抬起手打自己的脸。

     “严公子是要三千两银子?”她瞥他一眼,然后又去看严卿和严蕊。

     她们二人面色涨的通红,有个这样的哥哥,实在是面上无光。

     严广心里一喜,觉得这银子就要到手了,立马说道:“这不是就跟您拔根毫毛一般呢,那也比我们重呢!”

     这话听得她冷笑了一声,三千两还跟拔毫毛一般?

     严广的话说的粗鄙,严卿和严蕊羞愤至极。

     “那可是三千两银子!”严卿说道,因为气愤和羞愧,脸涨的通红,就是要她姐妹两今日把命交代在这儿了,那也拿不出三千两银子!

     “姑娘,要不要......?”青蕊问道,这种无赖就该直接打了出去,三千两银子?果真是狮子大开口,反正外头有小厮,直接拖出去打他个几十板子就是。

     “这样吧,想要三千两银子,那也不是不可以。”她出声道。

     严广一听,眼睛一亮,“是是是,您这是要我做些什么?”

     “写个欠条。”

     欠条?严广的面色立马就拉了下来了,他可是来要银子的,哪里是要借银子的?

     “连带着上回借的银子,一路写个欠条,这银子可不少,严公子若是不还,我可是找谁要去?”她笑了一声,叫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小厮进来。

     “姑娘这...这是开玩笑呢......”看着那几个孔武有力的小厮,他咽了咽口水,上回被打的痛,他可是还记得的,然后又转头看向了两个堂妹,“两位妹妹可是想清楚明白了?”

     “严公子嗜赌,欠债无数,莫非还要找两个妹妹还?这还想拿着两个妹子的名声做要挟?”她冷笑了一声,“这等话说出去也得有人信才是。”

     严蕊和严卿立马就明白过来了,堂哥是想毁她们名声,若是她们先发制人,到时候堂哥再到外头去传,也没几个人会信的了。

     “将欠条取过来,好让严公子画押。”他对几个小厮吩咐道。

     严广也知道今天这钱是拿不到了,连忙起身,赔笑道:“瞧您说的,我这管妹子要钱,哪里有借不借的理儿?”

     “这钱是两位表姐找我借的,这哪里不是借了?”她笑道。

     “本就同哥哥说了,我们姐妹哪里有钱,真是向表妹借的,今日哥哥画了押,日后就直接将钱还给表妹就好了。”严家两姐妹见势立马附和道。

     “你你们...”严广干笑了两声,手心里的汗只往衣裳上蹭,知道这钱是拿不到了,立马说道:“我那儿还有些事儿,就不打扰姑娘和两位妹妹了。”说着便要往外头去。

     可惜门口堵了两个高大的小厮,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他脸色也难堪极了。

     过了一会,便有一个小厮过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和一盒朱砂。

     “严公子可别急着走,上回借的几千两银子可还未按手印儿呢。”她对边上的人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小厮就撸起了袖子。

     在严广的叫喊声中,那小厮强行按着他的手在一张欠条上安了个手印。

     小厮将按了手印的欠条递给她,她看了看,才满意地点头,“严公子可要记得还钱,这不还的话,就只有衙门见了。”

     严广还没说话,便被两个小厮架着出去了,一路上大吼大叫,最后被人把嘴里塞了一块破布堵住,从后院的后门扔了出去。

     “毓表妹...”

     “下回再来闹,直接叫人撵出去,这等人,你也是退步他越是张狂。”她将那张欠条递给严卿,“这个你好生收着,到时候要真是闹起来,直接送到衙门里去。”

     “多谢毓表妹。”严卿红着眼睛,将那欠条好生地收了起来。

     ***

     顾怀城方从酒席那边过来,便看到两个高大有力的小厮拖着一个穿着普通,嘴里被塞了一块破布的人,那人嘴里囫囵不知说着什么,奋力挣扎着,但是这两个小厮更是用力了,一脚便踹到那人的腿上,那人疼的嗷嗷直叫。

     “大哥,那人着实可怜了些。”顾怀城叹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顾怀慎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

     顾怀城一愣,不知如何接话了,见那两个小厮将那人拖走之后,他才讪笑道:“大哥说的极是。”

     “见过郑家的五公子了没?”他问道。

     不提起郑家的五公子还好,这提起来,他便是气,这本该是他的解元之位,竟然被人夺了去了,他在顾怀慎面前还洋洋得意,这会儿就打他的脸面了。

     他轻咳了两声,答道:“见过了,确实是个出彩的人。”

     其实两人也并没有搭上话,他只见那人被众星拱月一般地,而自己却是冷冷清清地站在一旁,若不是有这个郑公子,那解元之位就应当是他的,那该被众星拱月的人也应当是他!

     “不过以往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位郑五公子?”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郑家有这么个五公子的,是个婢生子,在郑家的地位低下,怎么就一跃成为解元了呢?

     “莫非有些本事,就一定要在人前表现不成?”顾怀慎哼了一声,转身便往另一头走了。

     顾怀城脸色一变,知道顾怀慎说的哎表现之人就是他,心里头恨不得将顾怀慎踩在脚下,他要做人上人,他要将顾怀慎和所有瞧不起他的人全踩在脚下!他冷笑一声,跟在顾怀慎的后头走。

     他紧紧握着拳头,郑家的那位姑娘,他一定要娶!有了安国公的助力,再加上自己,难保不会将顾怀慎拉下马,父亲最喜欢的儿子是他,只要顾怀慎死了,那世子之位就是他的了,即便小林氏生了嫡子,那又如何,小林氏要生的孩子也只会是他的!

     想到此,他抬头看着前头那个高大的身影,眼中布满了杀气。

     福毓再回去的时候,她点的戏已经唱完了。

     “刚唱完你就来了。”蒋新月起身拉着她。

     “我这不有事儿?这戏日后又不是瞧不成了。”

     蒋新月将她拉到一处去,小声说道:“我二哥方才也过来了,可惜你不在,又被那灵芝郡主缠着了。”她叹了一口气,指了一个方向,“二哥可是来寻你的。”

     郑福毓被她直言直语逗的好笑,抬手敲了一下她的头,“不许胡说!”

     蒋新月嘻嘻一笑,“我哪里有胡说了。”她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又压低了声音,“你方才是没瞧见嫣姐姐,看顾世子那眼神可热乎了。”

     说着她语气又恹恹的,“你说嫣姐姐是怎么回事儿?有时对我笑脸有加,有时又是冷着一张脸,我莫非惹了她不成?”

     “可能有什么忧心事儿。”她淡淡道,看了一圈,也未看到顾怀慎,心里才松了些。

     “也不知她是怎么了。”她叹了一声,又摇了摇头,“不想了不想了,下一出唱《女驸马》,这个可要好好看看了。”

     福毓看着蒋新月的模样,心中难免难受起来,离她和四皇子定亲也不远了,只愿她日后还会有这般的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