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乡试结束已经七八来天了,府里头每日必定会被提起的就是放榜的事儿。

     就连青蕊几个丫头,也不知道道听途说了什么,叽叽喳喳地说着这事儿。

     “四公子书一向读的好,这回四公子没准考的好,这四公子回来时,二夫人那是喜滋滋的,就连张姨娘那头都没见愁什么了。”前面半截是说实事,这后面半截多是调笑,这张姨娘有孕,二老爷专门派了几个孔武有力地婆子守着,这不是防二夫人还是做什么?

     “尤家两位表公子呢?没准也是厉害的,这不论是谁中了,那都是一大喜事,两府都跟着沾光呢。”正在打络子的青佩也抬头插了一句。

     福毓正在里屋看书,听到几个丫头的话,也不禁觉得好笑,随即说道,“怎么不说说五公子?我瞧着五哥写得一手好字,没准深藏不露呢。”

     听到姑娘说话,几个丫鬟放了手中的东西也都拥进来了。

     “姑娘不知,府里的先生可是说这四公子最有可能,四公子不光是学问好,这写诗作画也是极好的。”青陵接话道,其实她们几个丫头哪里知道好不好,还不是听人说起的?这公子哥儿的事儿,哪里轮得到她们这些丫头来管了?不过是这里听了些,那头又听了些罢了。

     中举之事,以往,好似是四哥考的好些,吴氏还摆了几桌酒席,所以她才有些印象,五哥?考的应当不是多好,提都没听人提起过,两位表哥,她也忘记了,这么一想,她才发现,自她认得顾怀城,到喜欢上他之后,便一颗心挂在他身上的,这其他的全然就不管了。

     “这几日瞧着四公子也是春风满面的,五公子还是那个样子,估摸着也是考的不怎么样吧?”青蕊想了想,说道。

     经青蕊这么一说,她倒是又想起五哥回来那时了,她问他考的如何,他只说该写的都写了,她是无言以对,见他面上没什么表情,后头又冷淡至极,估摸着也就青蕊她们说的那样,考得不好,心情也不佳了罢?

     她摇了摇头,叫几个丫头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不要扰她看书,几个丫头才出去,安静了一会。

     襄王府。

     顾怀慎刚从小林氏那儿请安回来,便关了门自行换药。

     周瑾那几个护院打扮的手下,切切实实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不是人多,他兴许还挨不了这两剑。这两剑砍的极深,一处伤已经见了骨头了,这休息了七八日,倒是好了些了。

     这几天伤口又开始长新肉,奇痒难耐,他只有抹些清凉油,这才好受了些。

     他没想道,陈大人口中说的那人正是周瑾,看样子,周瑾应当还不知道陈大人已死,这账本是陈大人藏的,现在看来,这账本应当是藏在周府的了,他用牙咬着绷带,一点点拉紧,心中思绪万千。

     太子还在江浙未归,四皇子近日也没有什么动作,这周瑾是右军都督府都统大人秦施恩一路提拔上来的,周瑾敢这般嚣张,还不是因为身后权利滔天?

     “叩叩”

     “世子,二公子过来了。”外头的小厮敲了两声门,恭敬地说道。

     顾怀慎眼神一凛,将换下的纱布收了起来,整理衣着后,才沉声道,“进来。”

     不一会,顾怀城就进来了,他穿了一件青色直缀,面若冠玉,面容清隽,见到顾怀慎,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大哥”然后行了一礼。

     “嗯。”他点了点头,“考的如何?”他问道。

     “甚好。”说到这回考试,顾怀城立马挺直了背脊,他是胜券在握。

     做了十多年的庶子,压他一头的就是顾怀慎,要不是因为顾怀慎顶了个嫡出的位置,这世子之位就不会是他的,父亲并不喜爱大哥,若是大哥死了的话,小林氏又没有生下嫡子,这个世子,还不是自己的?想到此,他心里又舒适了几分,按照继母小林氏说的,只要她不生下王府的嫡子,只要杀了顾怀慎,这襄王府就是他的了,再者,小林氏生的只会是他的孩子,这个王府,迟早都是他的。

     “胜不骄败不馁,这个道理你要时刻记住,不论如今还是往后。”他瞥他一眼,只觉他不过还是少年心性,将什么都表露在面上。

     ”是,大哥教训的是。“他抱拳做了一揖,心里不屑地笑。

     “什么事?”他喝了一口茶才问道,顾怀城和他两兄弟本就不亲近,再者一文一武,这顾怀城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寻他,一定是有什么事。

     见顾怀慎开了口,他才说道,“这不,母亲的生辰将近,特来问问大哥有何想法?”

     想法?他皱了皱眉,他认定的母亲,只有自己的生身母亲,小林氏,他是从未当做母亲看的,一个做母亲的,会屡次明里暗里勾。引继子?不过怎么说,小林氏如今也是王府的女主子,这生辰自然是不能马马虎虎地。

     “你们瞧着办便是,还得过问祖母才好。”中馈是祖母一手握着的,小林氏手里虽然也管了些,但是这权都是祖母一手掌握的,这些事,还是要过问祖母才是。

     “临近九月,丹桂飘香,依弟所想,那香山寺半山腰有一处桂林,母亲爱香,不如让母亲出去转几日?”顾怀城不早就猜到了顾怀慎会说这些,立马说道。小林氏爱香,除了几个近身的,没有几人知道,依着他和小林氏的关系,自然是知道的,正好趁着这机会,他才能和小林氏独处一段时日,父亲远在边关,将近年关才会回来,顾怀慎肯定不会随行,祖母又不喜小林氏,自然是不会跟着去了,再者几个妹妹,即便是跟着去了,也没什么,但是,若是突地和祖母说出府的事儿,祖母定然不同意,还是要从顾怀慎这里下手才是。

     顾怀慎也知道了他的意思,这是相让他去求祖母,他想了想,觉得也确实不错,小林氏不在府里也好,省的三天两头就往这边来,他沉声道,“嗯,晚间去给祖母请安时便提提这事儿罢。”

     这话听得顾怀城一喜,立马起身说谢,“替母亲多谢大哥了。”

     两兄弟并不亲近,就说了一会名家画作,顾怀城就走了。

     他看着放在桌上的茶水,那茶水放的平稳,波澜不惊。

     顾怀城何时同小林氏关系这般好了?

     ***

     吴氏这几日倒是消停了下来,早晨去给严氏请了安之后,就往正院里去坐了会儿,给尤氏汇报这些时候铺子的盈亏,一并将账本都带了过来。

     “大嫂,你瞧瞧,这里头的账都做的清清楚楚地,盈亏也记得清清楚楚。”身边的丫鬟呈上了账本,吴氏说道。

     尤氏只是随意翻了几下,她知道吴氏做事谨慎,从中作假的事儿是不会做的,所以笑道,“弟妹这话说的,别人听去了,还以为我这做嫂子地不信你呢。”

     吴氏也确确实实地做的好,管家也是有一套本事的,城边的几家米铺布庄,年年都是赔着的,这吴氏才管了几个月的时候,这铺子就盈利了,也当得上严氏的那几句夸。亏了那么些年的铺子,尤氏本来是打算关了的,吴氏这把管事一换,倒是渐渐有些起色了。

     “池哥儿这回考的如何了?”尤氏问起乡试3的事儿来,这个浩哥儿,国公爷说是个不错的,这回也就指着浩哥儿能够考的个好成绩了。

     吴氏听了心里也是焦灼,“池哥儿说是不错的,也不知这什么时候放榜,我这天天等的,日日等的。”

     “这放榜是要等到九月,弟妹也不必太心急了,浩哥儿一向读书好,定然有个好名次的。”尤氏笑着宽慰,这些事,她们几个妇人,也不清白这其中,只是听说了九月放榜,到了时候自然是知道了,不过这吴氏心急也是情理之中,见她这几日憔悴的样子,也知道是在愁这事儿,不由得多宽慰了几句。

     听了尤氏的宽慰,吴氏才叹了一口气,突然又想起一事儿来,说道,“浩哥儿考的如何?”她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郑浩之,一个婢生子,她从来是没有放在眼里的,怎么能和她池哥儿比?

     提起郑浩之,尤氏也是叹气,“那孩子自来不亲近人,瞧那样子,应当不是好的。”她说道,“哪里比得上池哥儿?”这个庶子,自来是不亲近人的饿,小时候还好些,这大了,性子就越来越孤僻了,也不知是随了谁。

     尤氏这般说,吴氏心里才有了些笑意。

     她们固然是不懂这考试的,只要是中了,那就是好的,这郑浩之不过是个丫头生的,放着跟郑池之比,吴氏心里自然是不舒服,此刻又听尤氏夸郑池之,她心坎里才好受些。她自己虽然是个庶女,但是她如今的身份不同了,这嫁到郑家来,确实对她一个庶女来说是高嫁了,如今夫君争气,自己养尊处优,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被嫡姐欺负的唯唯诺诺地小庶女了。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又说到家里两个女孩儿的婚事上来了。

     “大嫂,这柔姐儿明年也就十五了,这亲事也还没定下来。”吴氏打探性的问了一句,大姐儿的夫家是严氏亲自挑的,虽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但是对于大姐儿一个庶女中的庶女已经是个很好的归宿了,大前年嫁过去的,如今生了一个儿子,上头婆家人口简单,一嫁过去就管家,加上又是国公府出来的姑娘,严氏从来没有亏待过,陪嫁也不少,这大姐儿嫁过去日子倒是过得不错的。

     “这事儿倒是不急,咱们家女孩少,留两年也不为过。”尤氏一句话带过,这柔姐儿的婚事,那也得严氏点头了才成,毕竟柔姐儿的生母和严氏又有了一层亲戚的关系在,她即便是祖母,那也要听严氏的,再者就是毓姐儿,她是有将毓姐儿嫁到母家去的想法,这一切还是要同国公爷好生商议一番才行。

     听尤氏这么说,她也不好问下去了,毕竟不是她们房里的女孩儿,尤氏又拿严氏来堵她,这话更是不能问下去了,她讪笑一声,“实在艳羡大嫂,毓姐儿这么乖巧的女孩儿,谁见了不喜欢?可惜我福薄,生了两个小子就没了音讯了。”

     “弟妹还年轻着,这说不准,要是能再添一个姑娘,那是极好的。”

     再添一个?她自然是想的,可是二爷常年不在京,即便回来了,又有几个狐媚子勾着,这张姨娘又有了身孕,她是嫉妒地发狂了。

     想到张姨娘,她眼神慢慢冷了下来,拿着丝绢的手绞在了一起,这些时候,她也想通了,要是这张姨娘果真是流了孩子,她这毒妇的位子那真是坐稳了,这别人越是想钻这个空子,她就越是不能给别人这个机会。

     张姨娘生下这个孩子,自然是可以的。

     她笑了笑,一计浮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