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大兴二十三年,冬。

     江苏运盐的官船在婆娑河被劫,共计三万石,押运官盐的官兵死伤无数,报信之人快马加鞭,一日之内赶进了京城。

     这官盐被劫之事,传到京城皇上当即就摔了手中雨后初晴有个几十年历史的瓷杯,那杯子摔在地上,没一下,就摔了个粉碎了。

     “一群没用的废物!朕养你们何用!”已经五十岁的嘉元帝气的胡子直哆嗦,一脚踢在跪在下面的兵部左侍郎江试乘身上。

     江试乘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这皇上实打实地踹了一脚,他在地上滚了一圈,又立马爬起来磕头。届时,殿内伺候的十多个太监宫女立马也跟着跪下来求饶,口中喊着“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传官凛!”嘉元帝看着这一干奴才,除了磕头,能起到什么用处,不由得怒火中烧,广袖一扫,桌上的玉盏落地摔了个粉碎,“给朕滚出去!”

     这些个丫环太监得了令,都从地上爬起来弓着腰退出去,唯有那江试乘还跪在那地上磕头。

     官凛是内阁首辅,官居二品,今年三十的年纪,大冬日的,穿着朱红色的官服,外头批了一件狐狸毛滚边的大氅,步履平稳,后头跟着的小太监急急忙忙地跑着。

     “阁老,皇上这会儿正发着大火,您可注意些!”那小太监急急跟着,说话也喘着气儿。

     行至门前,外头的小太监麻溜地上见安,官凛自行脱了大氅,递给门边弓着腰的小太监,抬手理着衣襟,问道,“皇上这会儿还气着?”

     “回阁老,皇上发了大火,还踹了江侍郎一脚。”小太监老老实实地答道。

     官凛似有似无地“嗯”了一声,摆了摆手,两个小太监就立马打开了厚重的帘子。

     官凛刚从内阁衙门出来,就被小太监传过来了,江苏官盐被劫一事重大,又全权是户部负责的,皇上不发大火才怪。

     乾清宫里本就烧了地龙,又加了几个火盆子,一片温暖祥和。官凛一进去就看见那兵部侍郎跪在地上,皇上急急燥燥地走来走去。

     “臣参见皇上!”官凛一掀衣袍,疾步上前就跪下来磕头。

     “你来了?来了就好,真真是气死朕了,你看看这折子上写的什么!”嘉元帝将桌上的折子扔给他,并未叫他起身,此刻还是十分地气。

     官凛捡过折子去看,写的正是江苏官盐一事,原原本本地将事都说了,其中还将未有路子抓到这批作妖的贼,也难怪皇上发这么大的火了。

     “皇上息怒,这婆娑河本就是险峻之地,早闻倭寇劫匪居多,这平日里劫贸易商船,哪料胆子如此大!”他合上折子,匍匐在地,磕了一个头。

     殿内烧了地龙,倒也不冷,不过这官凛早年便有腿疾,跪在地上的滋味,确实也不好受,可是皇上不说起来,谁也不敢发话,他只能将力度放到另一只腿上去。

     “偏生就选了这险峻之路,这贼匪着实大胆!”嘉元帝捋着花白的胡子,面上怒气不减,这三万石可不少,这缱派的官兵众多,居然连一个劫匪都没抓到,他下头养的人果真是饭桶一堆!“一群废物!”这婆娑河既然是劫匪多,那就换路子走,这偏偏选了这路,也难叫人不心生疑虑来。

     “回皇上,臣倒是有一个法子。”

     “说!”嘉元帝眼睛一亮。

     “这婆娑河地处险峻,劫匪也是居在山中,夜中偷袭,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劫匪狂妄自大,必然是想不到夜里还有人敢上山,夜间防护必然不会太紧。”

     嘉元帝想了想,觉得官凛说的有几分道理,复又问道:“那倒是什么个偷袭法?派何人前去?”

     “火攻。”官凛答道,这也只能用火攻,“臣举荐太子前去,借此机,正好让太子大展拳脚。”

     太子是嘉元帝的嫡长子,今年二十七的年纪,十六岁时封了太子,距今已是十一年。四年前,太子原配兵部尚书桑家嫡长女因病而逝,太子为其寡欲三年,去年娶傅家嫡次女为妃。

     皇后母家为傅家,其兄为右军都统,在朝中可谓是权高位重,大兴设左右都统,元次辅臣,锦衣卫,前朝为牵制朝臣建东厂,至今已是六十余年,东厂势力飞速上涨,十年前嘉元帝建西厂分东厂之势。如今朝廷里正是动荡的时候,嘉元帝已是五十多的年纪,因信始皇长生不老,沉迷炼丹,亏空了身子,这下头的几个皇子也是斗争地厉害。

     虽然太子已立,但是这天下到底最后会落到谁的手里,最终也是个迷。

     嘉元帝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突然想起还有两个人跪在地上,然后转身说道:“你们都退下去罢。”

     “谢皇上,微臣告退。”

     官凛和江试乘又磕了个头,才起身,官凛跪的久了腿发软,幸得边上还有江试乘扶着,才得以站定。

     出了屋子,这刺骨的冷风一下就扑了过来了,小太监立马将这位辅臣的狐狸毛滚边儿的大氅弓着腰送过来。

     “这天寒地冻地,阁老可要好生注意着身子。”江试乘说道。

     “旧年留下的腿疾,如今也是好不了了。”他笑着披上了大氅,俊雅地面庞有些许苍白,方才在里头把腿都跪麻了,他现在倒是有些站不住了。“江侍郎也要多注意身子才好。”

     江试乘呵呵一笑,拱手道:“下官多谢阁老关切。”

     两人年纪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官凛今年刚好三十,而江试乘也只是大了两三岁,但是这官位那可是比不得的。官凛那是连中三元,先是太子的老师,后得皇上重用,坐到了次辅之位,又是吏部尚书,这才过了两年,就坐上了元辅之位,这般年纪轻轻地,不知道多少人艳羡。

     说个实在话,江试乘自然也是羡慕地,他这个官位也算不得低,走到哪儿还有人恭恭敬敬叫他一声江侍郎或是江大人,可是和官凛比起来,那真是云泥之别了。

     两人一路无话,因为官凛腿疾,江试乘一个下属自然是要等着了,一同出了太极殿,官凛才叹了一声气。

     “阁老为何叹气?”江试乘试探地问道。

     “你瞧这天。”官凛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这天儿自入了冬就这般样子,极少有晴天的样子。

     江试乘也顺着抬头,看了几遍也不知官凛所指莫非官凛还通天文不成?于是腆着脸皮去问,“下官愚钝,还请阁老指点着些。”

     官凛摇了摇头,叹道:“自入冬以来,就没个好天色了,这日日阴云,也不知明日是晴是雨。”

     抬着步撵的小太监已经过来了,官凛收回目光,便上了步撵。

     “恭送阁老。”他拱手弯腰行礼,待官凛上了步撵,四个小太监抬着走了上十步,他才站正了身子学着官凛的模样去看天。

     看着看着,心中猛然一惊,犹如梦中惊醒一般,阁老是说,这天儿要变了罢?

     俗话说这伴君如伴虎,他们这些个人,不单单是要揣摩上司的心思,更要揣摩皇上的心思,说的好听,他们这些官儿看着权高位重的,但是哪个的脑袋不是在裤腰带上别着的?

     他叹了声气,只看见几个小太监抬着步撵拐了个弯,官凛那高大的身影便也跟着不见了,淹没在这高高地朱红色宫墙之中。

     说来也奇怪,这元辅今年已是三十的年岁,却还未娶妻,这要娶妻,以他如今的地位,只要招招手,那女人还不投怀送抱的?

     江试乘揉了揉被踹的胸口,想起家中夫人还等他回去用膳,长叹了一声,便往一边走了。

     不多,天儿尽然飘起了雪来了,边上洒扫的太监宫女麻溜儿地做手里的活计,搓着手找地方去躲。

     几位大臣走之后,又来了一位大人物,正是东厂厂督魏程,他身后跟着几个同等高大披着黑色披风的太监,他生的高大,穿了件黑色貂毛披风,衣领边上全是一圈儿毛,不见太监那般的阴柔之气,英眉浓黑,眼神一凛,便叫人生了惧意。

     这可是踩得动皇城的人物,哪有人敢怠慢?

     “奴才给魏大人请安了。”太极殿前侍候的四个太监立马上前来迎接。

     魏程抬手拂了拂肩上的雪,对几个太监“嗯”了一声,“官阁老来过了?”

     他的声音醇厚温润,丝毫不似其他太监那般阴阳怪气,和他净身迟也有那么一些关系。据说,魏程是十八岁地时候净的身,那时候也是个成熟的男子了,许多到了这年纪的少年都已经娶妻生子了,而魏程却是在这个时候净了身子做太监。

     到底也是命好,这魏程如如今已经是四十多了,能做到这个位置,着实是命好了,那可是皇上身边的顶头红人,即便是宫里的娘娘们,同这位公公说话时,那也得小心注意些了。

     “是。”那小太监掐着嗓子细声细气地答道,“皇上先前发了一顿火,如今已经好了。”

     魏程并不言语,站在外头也不说进去,几个小太监也不敢说话,只得陪着这位大人在外头站着。

     其实皇上发大火时,他那便得了消息了,也是只道原因的,只听人说是传了官凛,他才放了手中的事务赶过来。

     ***

     这大雪一下下来,整个京都都是一片白茫茫地,也正是这个时候,一群少年郎正是打猎的好时候。

     九宫山上野物多,因着天儿冷,食物也少了,这些躲在洞里的野物都要出来觅食,那也只有这个时候,安安静静地守着,那也才能打得到猎物。

     一支羽箭“嗖”地一声划破了风,一只麻花的野兔便被射中了,那箭射的巧,正射在它的一双后腿上,如今是动弹不得,只得奋力地挣扎。

     “殿下,这兔子乖巧极了。”一个背着箭蒌约莫十四五岁的上年穿着一身褐色的短打,脚蹬了双厚实的黑色靴子,拎起那中箭的兔子的,给那红鬃马上的宝蓝贵气少年看。

     那少年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收起来,这毛皮还能做一件儿领子。”

     很快后头又追来了几匹马,是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郎,一个穿玄色文竹直缀,披了件儿厚实的墨色披风,模样俊秀,一个穿着紫色蟒袍,面容倒是有些许普通,另一个则是穿了身藏青圆领直缀,外头披着黑色的斗篷,眉目清冷。

     “殿下这一开头就得了一只兔子,这寓意今日收入颇丰呀!”紫色蟒袍少年哈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