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章
    两日之后,郑福毓终于是知道顾怀慎用的什么法子了。

     “以往便说,施主是有缘人。”穿着素色衣裳的姑子服的女子转过身来,手里捻着一串佛珠。

     “师太……?”福毓一愣,请她来的人说是昌平长公主,她当时还在想这位昌平长公主到底是谁,以往怎么就没听说过,“您……”

     惠清师太笑了笑,“我已经许多年未进宫了,如今来看看,倒是有十分大的变化。”

     如果惠清师太是长公主的话,那么就是顾怀慎的姑姑了,不过,论说亲的话,应当是与太子或是誉王更亲。

     “坐罢。”

     “谢……谢师太。”她愣了愣,在边上坐了下来。

     “慎哥儿母亲未出嫁前,同我是手帕交,她走时,便将月和和慎哥儿托付于我,不过……”她叹了一声,“我终究是没有做到,是我有愧他们兄妹。”

     福毓低着头,也不知该接什么话好,顾怀慎母亲的事儿,她不清楚,襄王不喜顾怀慎和月和郡主,她是知道的,至于是为什么,她无从去打听,不过看来,惠清师太应当是知道的。

     “不过,我还是高兴的,能看着慎哥儿成亲了。”惠清师太拉过她的手,“外头对他传闻的不好,你应当是听过的吧?”

     福毓红着脸点了点头。

     “他是个好孩子,我如此说,你听得懂吧?”

     “嗯,我……知道的。”以往,她确实是相信的,但是,慢慢地却又发生了改变,到底是什么时候,她自己也弄不明白。

     惠清师太听了后,微微一笑,“你也是个好孩子。”她拍了拍她的手,“慎哥儿是个脾气倔的,当年和四哥吵架,便是好几年未归,婶婶也担心许久,不过,他是个十分好的孩子,孝顺听话。”

     这只怕是福毓第一回听到有人这般夸顾怀慎,惠清师太口中的四哥应当就是襄王了,不过是为了什么吵,顾怀慎竟然出走了?这是她想不到的,毕竟顾怀慎这样的人,这种置气的方式……她转念一想,那时顾怀慎也是个孩子。顾怀慎不同她,她自小都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是唯一的嫡女,又是长辈的掌上明珠。但是顾怀慎呢?母亲早亡,父亲不喜他,他还有一个妹妹要护着,或许,他的小时候不是现在这样……现在如何?冷酷、残忍还是什么?

     “虽是有婶婶护着的,但四哥那人……”惠清师太牵了牵嘴角,没有继续往下说了,“你和慎哥儿的亲事是定在开春的时候的罢?”

     “是。”她垂着头应了一声。

     “好啊,好啊。”惠清师太连说了两回,松了郑福毓的手,站起身进了里屋。

     不过一会儿,便拿着一只盒子出来了,“这是当年我出嫁时慎哥儿的母亲给我添的妆,我去了念慈庵已经十多年了,身无长物,如今身边也只剩了这个东西了。”

     是一只赤心木盒子,瞧着有许多年了,不过外头十分干净,看得出来,是惠清师太一直带在身边的。

     “师太……这我不能要,太贵重了!”她连忙站起身来推脱,东西她虽然没看见,但是就冲着这是顾怀慎母亲给惠清师太的添妆,她也要不得,再者,惠清师太是长公主,顾怀慎母亲自然会留十分贵重的东西,惠清师太一直带在身边,她也看得出惠清师太和顾怀慎母亲的姐妹情深,这东西更要不得了,况且……想到此她脸色红了红,顾怀慎的聘礼也太丰厚了,私下送的东西也不少,知道是国公府嫁女儿,不知道的以为是襄王府买世子妃。

     “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惠清师太拉过她的手,放在她的手心里,“若是慎哥儿母亲还在世的话……也一定十分高兴的。”

     惠清师太眼圈红了红,外头便进来了一个宫女,对两人行礼过后,说道:“世子殿下来了。”

     顾怀慎?她看了看惠清师太,惠清师太对那宫女点了点头,便说道:“正说着,便来了,正巧了,我这厢要往外头去。”

     往外头去?确定这不是故意的?福毓有些傻眼,方才说话还说的好好的,也没说有事,这顾怀慎来了就有事了,这不是想让他们二人单独说话?可是……她也没话说啊!

     她手中的东西还未放下,顾怀慎便已经进来了。

     “姑姑。”顾怀慎抱手行礼。

     “嗯。”惠清师太点了点头,说道:“我出去一会。”

     她和顾怀慎还未成亲呢!两人单独见面要是传出去了她这脸就真的不要了!她一面有些羞恼,一面捏着盒子,面上浮上几朵红晕来。

     “你放心好了,姑姑不会乱说的。”他眉目间带着淡淡地笑意,目光落在她手里握着的木盒子上,“那是什么?”

     她看了眼手中的盒子,咬了咬唇,才道:“是惠清师太给的,说是你母亲的东西。”

     顾怀慎扬了扬眉,“里面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她怎么知道,她还未打开呢,“你拿着吧。”她索性将东西塞给顾怀慎,这是他母亲的东西,要留也是该留给顾怀慎的。

     她红着脸,两只手扯着手里的帕子,垂着头看着地上,露出一截白玉脖颈来,十分好看。

     顾怀慎打开盒子看了看,嘴角染上了笑意,“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处。”

     盒子里是一只镯子,十分简单,玉的质地看的出来是极为好的,不过做工是有些粗糙了。

     “姑姑同我说过了,这是母妃自己打磨的。”他取出镯子,一手拉过郑福毓的手,轻柔地戴了进去,然后拢紧她的手,看着她可爱的耳垂鲜艳欲滴,“好看。”

     她的手十分纤细,肌肤如瓷,镯子是上等的青玉镯子,除去镯子的做工粗糙,但是内壁是刻着花纹,花纹雕刻却又是十分地精致,和这镯子的精致却又不搭极了。

     “松手……”她抽了抽手,见顾怀慎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外头还有人呢。”

     “这是姑姑未出宫的时候住的地方,如今鲜少有人打理了。”他喉头滚动,瞳孔幽深,“镯子你留着,就当是姑姑送给你我成亲的礼。”

     说到成亲二字,她脸又红了几分,“你进宫做什么?”

     “自然是姑姑叫的了。”他低低笑了一声,见少女有恼怒之意,又说道:“好了,我是被皇上召进宫的。”

     皇上?她皱了皱眉,“皇上?”皇上召他做什么?

     “嗯。”他垂了垂眼眸,“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不是想见誉王妃么?”

     她抬头看他坚毅的下巴,目光又慢慢往下,他的大掌紧紧地将她的手包住。

     她见誉王妃做什么?她突然想到一事,这去看誉王妃,自然是要进荣华宫的,这看誉王妃是假,这看如贵妃才是真。

     “不想去不成?。”他慢慢俯下身子,薄唇贴进她的耳垂。

     呼吸轻柔地扑在她的脖颈之间,她只觉得痒极了,微微向后一躲,却被人揽了腰肢,不禁咬了咬唇,“做什么呀。”

     顾怀慎眉目间带了浅浅的笑意,看了看泛红的小脸,而后才松了手,“姑姑要去见见如贵妃,你便是跟着去瞧瞧也好。”

     “可是……”她如今的身份,怎么好去看如贵妃?

     “有姑姑在,你不必担心什么。”他看着她乌黑的发顶,伸手揉了揉,“不要害怕,嗯?”

     “知道此次誉王为何要在京城里多留?”他自然是知道她的顾虑,但是他能护着她,国公府如今在誉王看来,就是站在太子这一边的。“因为他在等人,知道等的人是谁么?”

     “什么意思?”

     “他在等皇上驾崩。”

     郑福毓的心猛跳了起来,等皇上驾崩?她抬手捂着嘴,眼睛惊讶地瞪圆。

     “有人给皇上下毒,你觉得会是太子还是誉王?”他呵了一声。

     皇上突然诏他进宫,就是为了此事,皇上难得有这般清醒的时候,下毒是下在皇上常服用的丹药里,而能在丹药里下毒的人,就只有炼药的术士,而这术士——是誉王举荐的。这术士也是十分谨慎,这丹药都是看着皇上服下之后才放心的,等着术士走了之后,皇上才将藏在嘴里的丹药吐了出来,叫人送出了宫。

     这丹药中的药下得十分少,吃的少倒没什么事,这吃的多了,便会成毒,起先,这丹药吃了会叫人倍感精神,不过这越到后头,就越离不开这丹药了,这毒就是如此一点点堆积起来,更为可怕的事,这中的毒,扰人脉息,却看着是头痛之症,皇上起先是离不开这丹药的,头疼时吃一粒便轻松些,本来是一日吃一粒的,到了后头他头痛难忍,一日要吃好好几粒。

     皇上本该也是没有起疑的,只不过,这丹药用了之后,再头疼起来,比上一回更痛,还有一回,如贵妃侍疾,端了一碗药给他用了,他那头疼就慢慢地压下去了,皇上将此事对顾怀慎说了之后,顾怀慎才动了查下去的心思。

     “你是说,是誉王?”

     “嗯。”他点了点头,“这术士是有一人举荐的,恰巧,这人同誉王又是有些关系的。”

     她惊讶地看着顾怀慎,问道:“皇上莫不是知道的?”

     “皇上加封誉王为七珠亲王,誉王大婚之后本该是回西北的,皇上对誉王已经不满了。”

     他说的含糊,但是她却是知道些的,誉王拉拢秦施恩一事,她已经知道了,况且,这回又是立了军功,但是他也越不过太子去的,皇上也是自皇子过来的,这几个儿子到底再争些什么,皇上心里自然是清楚的。

     “好了,万事都有我护着你,你也不必怕什么。”他揉了揉她的脸,声音轻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