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新手任务篇【攻略剧本】
    “犯人1103,吃饭时间到了,这是你的午饭。”陈曦刚打开电视,门外就传来了女看守的说话声。

     1103就是绣在陈曦囚衣上的犯人编号。

     陈曦回头看去,女看守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非常瘦削,比陈曦变身之后还要瘦弱,此时的她正站在门口,手拿一只包着保鲜膜的的盘子从铁栅栏的缝隙伸了进来。

     离得太远,看不清今天吃的是什么。

     “或许这是一个越狱的好机会!只要一把抓住女看守的胳膊,然后逼迫她打开牢房大门,我说不定就能脱身了。”

     不过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陈曦随即又在心里否决了这个想法,虽然女看守看起来要比陈曦瘦弱很多,而且看起来十分心不在焉,但陈曦注意到她左手伸进栅栏而右手却一直死死的扣在配枪之上,如果陈曦轻举妄动,相信对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打爆自己的脑袋。

     “真是麻烦你了,不过我并不认为自己还能吃得下去。”陈曦说的是实话,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这样的情况之下恐怕都没人能吃的下去。

     “这是厨房专门给你准备的,是你们华夏人最爱吃的饺子,可惜原材料有些不符合东方人的口味,都是奶酪培根。”女看守善意的提醒着陈曦。“你还是吃吧,我要在这里看着你吃完,然后收走餐具,你也知道上头对你的看管非常严,他们是不会让盘子这种凶器留在你的房间的,该死的一群魂淡,真是会给人添麻烦。”

     陈曦想了想接过盘子,一段文字描述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名称:超难吃的奶酪培根*9+香蕉苹果*1饺子】

     【类型:食物】

     【品质:低劣】

     【属性:无】

     【效果:全部食用后可恢复30%体力,奶酪培根100%概率产生负面状态‘严重腹泻’;香蕉苹果可解除负面状态。】

     【是否可带出该剧本:否】

     【备注:这盘饺子是监狱特聘东方厨师王大娘的得意作品,事实上王大娘与其说是个家庭主妇,不如说更像是一个杀手,她的前六任丈夫都是吃她做的饭菜之后,因食物中毒而死,所以她成为一名职业厨师之后,会在菜里配上解毒药。】

     撕开保鲜膜就捡了一个大号饺子放进了嘴里,看过道具之后的陈曦知道了为什么会混入香蕉苹果这种不符合场景的东西,所以先吃下解药,煮过的香蕉苹果很糯,但是吃起来有一股浓厚的哈喇味,再尝尝其他的,都是原味的奶酪加培根馅,说实话陈曦并不喜欢奶酪的味道,但是现在的她还是吃的很高兴,毕竟这是自己恢复部分知觉后,第一次吃到的食物。

     如果有人知道陈曦将真实度调为500%还能吃的这么香,一定会惊讶地合不拢嘴,要知道酪原味就是咸的,发酵奶酪基本都加很多盐,尤其是像监狱这种地方不会提供什么上等货,所以奶酪饺子会有酸味、臭味、蘑菇的味道等等,不谈感知度累加的问题,单说一样东西原本就很咸,很酸,很臭,然后再放超过五倍的盐,五倍的醋,再抹上五倍的臭豆腐……那感觉绝对会让人飘飘欲仙。

     女看守看着吃饭的陈曦漏出了幸福的表情,好奇地问道:“看你的样子,饺子应该还算好吃,王的手艺简直是场悲剧,我怀疑他曾经跟撒旦学过做菜……”

     女看守的话还没说完,陈曦已经手捏着一只饺子送到了她的嘴边,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你来尝尝吧……”

     女看守有心拒绝,却想起眼前这个可怜的东方姑娘的遭遇,于是犹豫了一下张口接过饺子。

     这是怎样一场灾难啊!

     女看守两只眼球都快被饺子那恶心的味道冲击的爆炸了,可是又不好意思吐出来,于是硬着头皮咽了下去,那恶心的味道直冲她的脑门,让她半天都没说出话。

     陈曦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没说什么,

     “11月10日下午,美籍华裔女子晨曦在家中杀害丈夫华莱士并分尸一审宣判。加利福尼亚法院陪审团一审认定被告人晨曦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159年,亵渎尸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1年2月;被告人当庭宣布上诉,二审择日开庭,据悉嫌疑人晨曦隶属于某激进华人组织,此案引起广泛国际关注……”

     “在说你的事情。”女看守说道,事实上他也不相信眼前这个温婉可人的东方女子会是什么杀人犯,不过她也没有心情闲聊,因为她的肚子开始发出阵阵绞痛,于是连忙说道:“把盘子递给我,我该走了。”

     “该死的!一定是那些该死的饺子,我一定要投诉王那个魔鬼,他会毒死监狱里所有的人。”女看守心想。

     “我是冤枉的。”陈曦淡淡地说道,然后把盘子递给女看守之后问道:“对了我能问一下厨房在监狱的哪里么?”

     “你想干什么?”女看守警惕地问道。

     陈曦回答:“你不要紧张看守女士,我是不会越狱的,事实上我也没有那个本事,我只是想如果我变成了鬼,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做菜的家伙。”

     这句话说到了女看守的心坎里,她正被王大娘的饺子折磨着,加上陈曦的房间是临时改造,就在办公区离厨房并不远,所以三两句告诉了陈曦相关资料之后就要转身离开。

     “慢着!”

     陈曦连忙开口拦住了女看守,然后看着对方疑惑的深情,勉强操控着脸部的肌肉,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道:“亲爱的,我是不会被审判的!”

     然后陈曦突然间伸出舌头猛地咬了下去,整张嘴顿时变得鲜血淋漓。

     “该死的!你这个贱人想干嘛?”女看守慌忙掏出钥匙打开牢房大门,陈曦的案子受到了国际关注,所以高层指示在她受到米国政府审判之前是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的,她并不怕对方咬舌自尽,事实上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狱警,她见过很多监狱私斗的犯人,那些被割掉舌头的倒霉蛋没有一个人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咬断舌头会影响她上庭受审,这会影响自己的奖金。

     这才是她真正在意的!

     “该死的!这个贱人咬的还真是深……”冲进门的女看守抱起陈曦掰开她的嘴查看伤情,对方几乎已经将三分之二的舌头咬了下来。

     然而这却是她昏迷前最后一个想法!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曦已经将女看守的配枪拔了出来,然后对准后者的脑袋狠狠滴砸了下去。

     女看守当场昏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