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新手任务篇【老女孩】
    当黑暗慢慢褪去,周围的景色变成了一间经过特殊处理的牢房,而此时陈曦的面前,自动浮现出了半透明的游戏菜单。

     游戏菜单只会出现在玩家的视觉中,是无法照亮周围环境的,而且阅览菜单行为是非公开的,浏览菜单时,就算旁边站着个其他玩家,对方也不知道你究竟是在看选项还是在发呆。

     菜单的最上方写着一行文字提示:【您可以随时打开本菜单,您的角色属性、状态、装备、物品等都可在此查询。】

     由于还处在新手任务之中,菜单的绝大部分还处在黑色浓雾的笼罩之中,菜单的最下方有连两个个原型的类似血条的图形,除此之外就是一个类似油量表的东西。

     一个箭头浮现,先指向了第一条,那是个呈充满状态的红色能量槽。随即就有新的字幕出现:【这是您的生存值,以百分比显示,具体数值不可见。生存值为0%时,您的角色被视为已死亡。当前生存值:100%,异常状态:无。】

     箭头移向了第二个能量槽,那里是绿色的能量槽,不过上面显示的依旧是百分比:【这是您的体能值,具体数值可见。奔跑、长时间行走、搬运重物、格斗、使用体术技能等行为都将减少该数值。可通过休息或物品回复。当前体能值为100%】

     第三个仪表上的指针停留在刻度500%的位置:【这是您的真实度,以百分比显示。玩家可在游戏中自由降低真实度,可通过稀有道具提升,目前真实度:500%。您在游戏中遭受攻击,折磨,进入恐惧或者疼痛等负面状态时,身体将产生超过正常人感知度五倍的感觉,请谨慎选择。】

     因为先前在网上读过基本设定,所以这些内容陈曦只是扫一眼便看完了。本以为接下来菜单中的其他区域也会被解锁,但菜单在大约十秒后自动关闭了。他主动再次唤出菜单,刚才是阴影的地方依旧没有变化。

     陈曦关闭了游戏菜单,仔细研究周围的情况,惊奇的发现这所谓的牢房跟自己家十分相像,如果把门口的铁栅栏拿掉的话,陈曦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处在游戏当中。

     房间的改装可以说是煞费苦心的----地板是木地板,墙壁是用泡沫塑料或者海绵的软包,室的一角是卫生间,但是门是被卸掉的,取而代之的是两扇半拉子的遮挡板。

     陈曦走进卫生间照了照镜子,发现此时的她身穿一身橘黄色囚服,上面绣着犯人编号,纤瘦的身体在宽大的囚服映衬下显得更加楚楚动人,仿佛不是人撑起了衣服,而是衣服体现出了人的存在,看样子她应该是在米国或者欧洲的一所特别监狱服刑,四处打量了一下,卫生间没有什么特别,于是她走出卫生间来到室内。

     室内没有床,只有一张大长桌和三张可以躺下来睡觉的躺椅,还有一个小圆凳子,桌子、椅子、电视都是改装过的,上面都蒙着一层皮,下面是海绵之类的软料,总之是软软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让人无法自伤自残自杀来设计的,哪怕就是想死也死不了,因为室内无任何危险品和违禁品,就像刚刚进入看守所在过渡监室一样。

     “还真是和自己家一模一样,怪不得自己在家里总觉得怪怪的,原来家是根据牢房改造的,真是晦气。”陈曦一个人自言自语,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检索自己全身,身上没有携带带的钥匙、钱币、眼镜、手机等含有金属的东西,看样子是怕犯人自残或者自杀。

     陈曦伸出舌头狠狠地用牙咬了一下,意外惊喜的是,舌头上居然传来了微弱的感觉,大概像是喝了一口五十度左右的热水一样。

     “这游戏对于我的病果然有一定疗效!”陈曦欣喜若狂。

     【玩家新手任务开始!】

     陈曦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系统冷冰冰的声音。

     “什么啊,什么提示都没给我就把我关进监狱,这样我怎么玩,信不信我投诉你们。”陈曦嘴上抱怨着,但是却没有真的下线去投诉。

     【无限时空】的设定十分平衡,针对不同真实度的玩家所分配的剧本也是不同的,像陈曦者这种高真实度玩家一般会进入以推理智斗为主战斗为辅的、相对和平的场景,避免长时间高强度的真实体验给人的身体造成损伤,而低真实度的玩家就会进入战斗为主的场景,从而体验酣畅淋漓的杀敌快感。

     简单来说就是百分之五百真实度的玩家像是在玩真人版,超难度的【密室脱逃】,而百分之一真实度(游戏默认最低真实度)的玩家则是在玩真实版的【割草无双】。

     只不过像陈曦这种毫无提示的解谜向新手任务却是只有他一个人享受得到,事实上这款游戏的百分之五百真实度只是一个噱头,无论是游戏公司还是普通玩家,没人真的认为有傻瓜会去选,也没人自己亲自去尝试,因为感受度的增加并不是简单的数字提升,而是成几何倍数上涨的,

     比如说疼痛是分一到十级的,一级相当于被蚊子叮了一下,而十级则是女人分娩是所承受的痛苦,但是要知道的是,十一级疼痛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生孩子途中被蚊子叮了一下,事实上那种疼痛足以让人神经彻底崩溃,而如果不是陈曦而是一个普通人选择了百分之五百真实度,那么他哪怕是走在街上和人稍微重地撞了一下肩膀,都会感觉到超越十级的痛苦。

     想象一下,那种随时随地生孩子的痛苦,除了陈曦有哪个变态能够称受得了?所以虽然是新手任务,但是系统却给了一个超高难度的剧本。

     不过好在陈曦能够应付这种场面,好比一个人失明之后,听力就会变得格外突出,而对陈曦这种几乎失去了所有感觉的人来说,大脑的智力和分析能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高度。

     所以陈曦第一件事就是走上前,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看了起来,这不是为了打发时间,系统不会平白无故设定多余的东西,这台电视是她目前唯一能了解自身处境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