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最恐怖的对手
     寂静的病房中,床上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姐,她是那么的美丽动人,白嫩的大腿,高怂的酥胸的确给人带来了无尽的诱惑,让人欲罢不能。

     房门被猛地推开,进来了一个肚皮硕大,满脸油光的大汉,一副囚徒面孔,青不青,蓝不蓝,扯着一大嗓子叫到:“黎小姐,你感觉如何?”

     梨小姐看也不看他一眼,“医院有规定不能大声喧哗影响病人休息吧。”

     那大汉粗声粗气地笑道:“梨小姐不要这么不要这么绝情,你看,你住院了,我不仅抽空来看望你,还给你带了些礼物呢。”

     他说着抖了抖手中的纸袋子,里面不知装了些什么,把袋子染的有些油腻。

     梨小姐哼了一声,呵斥道:“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你现在立马给我滚出去!不然我要报警了!”

     那大汉不但没有退却,反而笑地更加猥琐,他背着把房门给关上,便朝梨小姐的病床走来。

     梨小姐虽然只是一个软弱的女子,却也没有一丝畏惧的神情,满脸的厌恶,右手抓住了床头柜上的水果刀。

     那大汉看到了,举起了手中的袋子,得意地说:“梨小姐,你可别那么冲动,我知道你对我恨之入骨,但你也不该动刀子啊。”他见梨小姐不说话,继续道:“如果你真的执意要动刀子,为什么不先看看我给你带的什么礼物呢?我保证你看了之后,一定会对我言听计从。”

     “言听计从?你想多了吧,碎渣!”梨小姐不以为然。

     那大汉眼神中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韵味,把袋子朝梨小姐的床上扔了过去。

     “啪!”袋子摔在梨小姐的面前,里面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流了出来,同时还伴随着一阵阵恶臭。

     等到梨小姐看清了袋子里的东西,胃中一阵排山倒海,一股恶心感涌上来,直想呕吐。

     那袋子里的东西,换作一般人,估计能吓个半死,因为它不是别的,居然是,肠子!

     不,准确地说,那是人的肠子,上面的血迹还没有洗干净,把梨小姐的被子染的一片鲜红。

     “梨小姐,你今天要是不从的话,我保证,你的肠子也会被装进袋子里边。”

     梨小姐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不安,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她的胸腔里装满了怒气,像是一个拉断了弦将要爆响的地雷。

     她死死盯着越走越近的大汉,此刻他在自己的眼中,已经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杀人魔!

     “你!”她肌肉抽搐,满腔的怒火无处释放,鼓的那双腮微微颤抖。

     “你!去死!”

     ……

     医生们对于夕羽迅速痊愈的伤势感到吃惊,但也没有想太多,在进行了几次检查确定没有问题后,便安排出院了。这也是雪龙三人希望的。

     雪龙上一次追到飞机上威胁金老板,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媒体新闻闪过,到处都在报道这件事情,但因为没有明确的证据,加上万盛集团坚持否决这件事情,法庭没有办法下发相关的解决方案。

     继续在医院这种公共场所呆着难免会引起许多误会和麻烦,所以,越早离开越好。

     三人一路走到医院的大门前,那明媚的阳光把城市拥进温暖的怀抱中,同时也让三人心旷神怡,倍感舒适。

     经过这次夕羽受伤的事件,若寒变得话少了许多,不像以前那么活泼开朗了,也不愿意多跟雪龙交流,撒娇什么的更是再也没出现过。

     这不禁让雪龙十分心痛,他还是喜欢曾经的那个阳光美少女。

     “三位,请等一下!”身后传来一个急促的男人的声音。

     雪龙转过身来,是一个潇洒英俊的中年男子,仪表堂堂,虽然刚刚的奔跑让他有些喘息,但也掩盖不住他的翩翩风度。

     “对不起,各位,我是这所医院的院长,我姓陈,你们可以叫我陈院长。”他说着递上了自己的名片,“是这样的,我院出了一些事情,想请先生帮个忙,不知你有没有时间?事情办成,我院会给出可观的报仇。”

     雪龙端详着手中的名片,闪闪发亮,居然是金属的,很显然这是临时印刷最精致的。

     “出了些事情,可否先说来听听?”雪龙说道。

     他并不缺钱,母亲留下的巨额的遗产够他们三人生活一辈子,但他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必须要由他去解决,就像是在召唤他一般。

     陈院长看了看四周,“对不起,来我的办公室,我们需要私下里说。”

     三人跟着陈院长一路走到了办公室,途中雪龙一直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进入了陈院长诺大又明亮的办公室,陈院长转身把门锁上,然后示意请三人坐在办公桌对面。

     他拿出来一部笔记本电脑,放在了雪龙面前,说:“这是我院昨天在一间病房里监控拍下的一幕。”

     说罢,便打开了视频录像。

     视频中,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子坐在床上,呆呆地望着窗外。

     突然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大汉,还拎了一个纸袋子。

     女子的脸上尽是不满,好像在试图赶走他,情绪有些激动。

     但那个大汉根本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两人在那争吵了数分钟。

     不,是只有女子在那争吵,那个大汉却是满脸的得意。

     然后那个大汉忽然就将手中的袋子扔到了女子的床上,女子看清了里面流出来的东西后,显得愤怒至极。

     那女子对着大汉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话。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女子的话音刚落,大汉的身体上就出现了数道刮痕,手臂上,肚子上,脸上,腿上,哪里都是,密密麻麻的,瞬狙鲜血涓涓流出,大汉惊恐地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身体,惨叫起来。

     然后,他的脖子的左侧出现了最后一道深深的刮痕,动脉被割断,鲜血如喷泉一样浸染了洁白的墙壁。那大汉因为失血过多,脑袋一沉,软软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视频戛然而止。

     陈院长解释道:“监控在这个时候被摧毁了,所以,没有拍摄下后来的。”

     雪龙点了点头,安慰了还心有余辜的夕羽和若寒。

     他躺在椅子上,开始咀嚼着刚刚所看到的画面。

     那大汉被杀死的整个过程中,女子的床上没有被染上一丁点血迹,就好像伤口是专门躲着她的一样。

     其次她也是一脸大惊失色的表情,好像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当然,不排除她是装出来的可能。

     “那么。”雪龙漫不经心地开口,“你是想借我的能力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情?”

     陈院长精神一振,忙应道:“先生料事如神,还有劳你了,在下多谢了。”

     这时夕羽拽了拽雪龙的衣服,小声说:“哥,你别去了,太危险了。”

     危险?的确是危险,何止是危险,她是雪龙见过的最恐怖的对手,仅靠语言便能杀人的能力,只要她想,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抹掉整座城市!

     若寒也抓住了雪龙的胳膊,眼睛里尽是不安。

     雪龙叹了口气,“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他又问陈院长:“你有关于她的详细的资料么?”

     陈院长连忙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文件夹,“都在这里。”

     雪龙接过来,开始翻阅。

     原来,那个女子叫做黎伊凡,因为其出众的容貌,学生时期就被班里的男生视为女神。后来步入社会,也在技术开发局找到了一份安稳的工作。

     但她这一段一直被那个大汉骚扰,多次警告,却屡教不改,上一次便是为了躲避他受伤住进了医院。

     “陈院长。”雪龙说,“麻烦你给夕羽和若寒找一个安稳的住所,我需要几天时间,可不能连累她们。而且,你清楚,她们有一点闪失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哥哥!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这么大的险。”夕羽跳了起来。

     她眉间剔透的汗珠,湿润的发角,那漆黑地如深邃夜空的眼睛,让她更显得纯洁无瑕。

     雪龙露出微笑,把两个小姑娘抱在一起,“你们就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等我的好消息就好啦。”

     两人依依不舍地离去,雪龙开始整合脑子里的信息。

     仅靠语言便能杀人,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但是,这可能么?

     “陈院长,你能先出去,让我一个人想一会儿么?”

     陈院长鞠了一躬,就随了他的意愿径直走出去了。

     门轻轻地关闭,此刻办公室里只剩下雪龙一个人了。

     他冷哼一声,“黄朔,你也躲够了吧,现在这里只有我了,你也滚出来吧。”

     黄朔居然真的从影子里走了出来,“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暴脾气。”

     雪龙对他可没有一点好感,冷冷道:“你这次来又想干什么?”

     “怎么了,一副看我不爽的样子,我是没有恶意的,你得相信我。”黄朔顿了一下,“我这次来,有一些信息需要转达给你。”

     “有话快说。”雪龙看也不看他一眼。

     黄朔露出一丝笑意,“恶魔猎人,你可知道魔朽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