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摩天轮之约
     若寒欢快地在店铺之间穿梭着,似乎已经把刚刚的事情忘掉了,那稚嫩的脸上笑容不曾消失。

     “哥,你在看什么呢。”夕羽突然走过来问正在仰头发呆的雪龙。

     雪龙不言,朝天空指去。

     “太阳?”夕羽疑惑。

     火红的夕阳挂在天际,已经是接近地平线了,余晖把地平线染的一片鲜红,这样壮丽的景色实在让人感慨万千。

     毕竟警戒拉响以后,战火连天,这样的景色也很少见了。

     雪龙摇头,道:“不,我看的是月亮。”

     尽管已经是傍晚,天依旧大亮,没有一丝云朵,月亮则镶在落日正对的方向,在夕阳面前,它显得那么暗淡,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月亮?月亮有什么特别的么?”夕羽继续问道,她也找了半天才找到那不起眼的月亮。

     雪龙缓缓道:“你看,夕羽,尽管光辉都被太阳所夺,但它还是依旧尽自己所能散发着微弱的光而不曾放弃,期盼着夜晚——只属于自己的那一刻。”

     说罢,他看向夕羽,复杂的眼神中透露了些许哀伤,“就像我们一样,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期望着能和普通人一样生活。”

     夕羽欲言又止,只是微微地点点头。

     对啊,一个恶魔猎人带着两个恶魔一起尝试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岂是那么容易的?没人知道未来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一定是充满了危险的。

     “雪龙哥!那是什么?”若寒喊道,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眼睛瞪得老大。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远处有一栋非常宽非常高的墙壁屹立在那里,通体银白色,正对着太阳却又不显得耀眼。

     在这条街走了一个下午,早应该看到那东西了,但因为周围的建筑较高一直挡着看不见,现在视野开阔,它也终于出现在若寒的目光中。

     “哦,话说你没见过么?它从建成到现在至少有十年的时间了。”雪龙不急不缓地答道,“它的名字叫做守护巨盾,可以保证方圆一百里内不打开供恶魔侵略的次元裂隙,守护着每一座战争中幸存的城市和据点。”

     若寒眼前一亮,说道:“我们正是靠着这东西能和恶魔僵持十几年不分胜负的吧?”

     雪龙说:“对,但也不全对。”

     他没有告诉若寒,恶魔打开次元裂隙的时候会产生宇宙能量,虽然守护巨盾可以阻止裂隙打开,但宇宙能量过多过大也有可能直接摧毁掉守护巨盾,澳大利亚和美国的沦陷正是因为这个。

     若寒没有再问,而是又把目光转到守护巨盾上,眼神中带着些敬畏。

     它会被摧毁倒塌么?它能一直保护着这座城市么?这是人们一直放心不下的问题。

     雪龙的目光忽然被守护巨盾下的另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摩天轮。

     它旋转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流星,转动了红尘里的所有邂逅。

     它埋没进了废墟里,又从废墟里挣扎着爬出,因为人类不愿就这么留下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尽管世界大乱,曾经的快乐也不能就这么放弃。

     重建的摩天轮,在战争中为大地点缀了一片璀璨的光辉。

     雪龙看的有些入迷。

     “若寒,你认识那个么?”雪龙用手指了指远处的摩天轮。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雪龙牵着夕羽和若寒的手,快步朝摩天轮奔去。若寒喊道:“诶,雪龙哥你慢点啊!”夕羽则还是一声不吭。

     一个大哥哥牵着两个小姑娘奔跑,成了街道上最有趣的风景线。

     不一会,他们就已经站在了摩天轮的脚下。天色暗了下来,仰头望去,摩天轮彩色的灯光在黑夜下耀耀生辉。

     若寒兴致很高,急切地说着:“雪龙哥,我要坐那个,你带我上去吧。”

     夕羽则表示:“哥,我就不去了,你你跟若寒上去吧,我在下面等着你们。”

     雪龙犹豫了下,“好吧。”

     转身牵过若寒的手,“走,哥哥带你玩。”

     夕羽看着若寒那兴高采烈的背影,嘴角露出了微笑待两人走远了,她转过身去。

     “我就知道你们会回来报仇的,杂种们有什么冲我来!”

     ……

     雪龙牵着夕羽走到售票处才知道——他们已经下班了。

     刚刚还说的好好的要和陪若寒坐一次呢,现在就显得有些尴尬。

     若寒明白发生了什么,她赶紧安慰雪龙:“雪龙哥,没关系的,你能答应若寒的请求,若寒也很满足的。”

     雪龙没有说话。

     若寒有点慌了,“雪龙哥,真的没事的,不就是一个摩天轮么,若寒不在意的,若寒跟着你在这里玩了一天,真的,一辈子都没有这样幸福过……”

     雪龙眼睛看着别处,“若寒,你喜欢月亮么?”

     “诶?”月亮?若寒感觉雪龙有些奇怪。

     天已经黑了,街道上没有一个人的踪影,显得空旷和冷清。

     雪龙又笑着摇了摇头,“唉,我在说什么呀。若寒,咱们拉勾吧。”

     “拉……勾?”

     雪龙又笑了,笑得那么温和。眸若清泉,让若寒微微一怔。

     凉爽的晚风迎面而来,若寒的长发随风飘动,带着那细腻的略显不懂事的眼神,在月光完全呈现在雪龙的目光中。也正是这一刻,她在雪龙的心中留下了一个天使的印象。

     “就是承诺一定要办到的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今天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再带你回来这里,我一定要带你坐一次摩天轮。”他顿了一下,“来,拉勾吧,拉过勾的事情可是不能反悔的。”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

     若寒虽然不是太明白,但还是学着雪龙的样子也把小拇指伸了过去。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两只手连在一起,许下了这个看似十分幼稚的承诺。

     两人发出了轻松的笑声,在这寂静的黑夜飘荡的很远。

     他牵住若寒的小手,“回去吧,你的夕羽姐姐还在原地等着呢,现在估计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夕羽好像从来没有对雪龙有那么一丝一毫的不满的情绪,不管什么都听雪龙的,平时话不多,但总是能猜到雪龙的想法。不像是雪龙的妹妹,更像是助手跟班什么的。

     “好~”

     现在回去,估计夕羽的样子还是不会有改变吧,那静如湖水的表情,嘴角有浅浅的笑意。

     他一边想着,一边和若寒一起原路返回。

     周围变得更安静了,气氛有些奇怪,如果说刚刚的安静是因为没人,的话,那么现在的安静,就是感觉有人在暗中观察一样,清冷无比,甚至还有些,阴森?

     若寒也觉察到了异常,轻声唤道:“雪龙哥……”

     “不怕。”他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前后是长长的水泥路,左右是城市绿化,虽然并不繁茂,但也足够遮挡视线用来藏身了。

     雪龙眉头紧锁,缓缓道:“出来吧,黄朔,不要再藏了。”

     果然,一个身影从树干后面闪出,就和他第一次出场的时候一样,不过他又佩戴了一个新面具,遮挡住了那张诡异的面孔。——雪龙也不希望不明真相的若寒看到“第二个”他。

     “哎呀哎呀,真无趣呢,就这样被你发现了?果然恶魔猎人的洞察力就是厉害啊。”黄朔声音中带着挑衅。

     “你想做什么?我可没空跟你玩游戏。”雪龙说道。

     黄朔摆了摆手,“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也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见雪龙缓缓把若寒推到身后,始终保持着警惕,他叹了口气。

     “你现在在这跟我过不去,你怎么不赶紧回去看看夕羽?”

     夕羽?

     雪龙脸色大变,突然大叫道:“混蛋!你做了什么!”他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烈火,额头上青筋暴起,连声音都变得嘶哑起来。两只拳头死死地攥着,因为过于愤怒身体也变得有些颤抖。

     若寒被他吓了一跳,从认识到现在,她从来没有见到过雪龙生气的样子,在若寒心中他一直都是一个善解人意,和蔼可亲的大哥哥的形象。

     然而此刻,她是在无法把眼前这个暴怒的野兽和雪龙联系起来。

     果然,雪龙哥哪怕伤到自己,也不愿伤到亲人。若寒心想。

     黄朔试图平息一下雪龙的怒火,说道:“你别误会,我只是路过而已,可是什么都没做啊,难道你忘了被你扔飞的那一帮人了?”

     那群混混?雪龙当然记得那些社会垃圾,这才刚过去半天他们居然又找回来了?而且还趁他不在的时候对夕羽下手!

     “好啦好啦,我没有恶意的。”

     雪龙说:“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黄朔有些无奈,“那么你觉得,这种情况下你是应该跟我对峙呢,还是赶紧去看看夕羽的状况更明智呢?”

     见雪龙有些动摇,但还是不愿这样离去,黄朔只得继续道:“你还真有意思,那我走行了吧?我走了,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夕羽那了吧?”

     说罢,他真的转身就消失在了黑夜中,不,准确来说,是融进了影子中。这是只有恶魔才有的能力,影遁。

     但雪龙没时间想这么多,他抱起若寒就疾步朝夕羽的方向奔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