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魔朽者(上)
     魔朽现象?

     雪龙微微一震。

     魔朽现象他当然了解,而且要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本以为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没想到居然真的出现了。

     魔朽现象便是指,恶魔的力量被太阳波传入了大气层,进入人类的体内,使人类有了恶魔的能力而非恶魔,这种人便被称为“魔朽者”。

     但恶魔的力量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魔朽者”虽然拥有了恶魔的力量,但同时也会得到一双只有恶魔才有的绿眼睛,难免会被周围的亲人朋友远离驱逐甚至拘禁杀害。

     毕竟在这样一个黑暗的弱肉强食的末世中,不会有人希望自己身边时刻住着一个恶魔。

     “魔朽者”见自己遭到了这样的待遇,难免会暴跳如雷,最后使用自己强大的力量杀掉那些不认可自己的人。

     这还不算完,人类脆弱的躯体是不可能承受得住恶魔力量的,一旦“魔朽者”力量使用超过界限,便会失去理智,最终化身成为一个真正的恶魔。

     如果认为仅有一个恶魔而已,构不成什么太大威胁,那就大错特错了。能被太阳波带入地球的恶魔力量,绝不一般,拥有这样力量的“魔朽者”,最终变成的恶魔,虽然比不上原型,但破坏力依旧不容小窥,没有一个中型的受过专业训练的部队,绝不可能轻易干掉他。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守护巨盾的存在,虽然能够阻止次元裂隙的打开,但对城内的恶魔没有一丁点影响,再加上每个据点几乎把全部兵力都放在了据点边缘,城内是没有兵力的。

     魔朽者一旦在城内变成恶魔,短时间内是无法抵抗的。等到部队匆匆而来,估计城内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预防这一切的唯一办法,便是在“魔朽者”魔朽者变成恶魔之前就干掉他!

     雪龙看着手中的文档,若有所思。

     “恶魔猎人,有件事情你需要注意一下。”

     雪龙抬头看着他,眼神冰冷。

     “就是,所有魔朽者,无一例外,都会有一双绿眼睛,是所有。”说完,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所有“魔朽者”?他为什么说起这个?雪龙心想。

     夕羽拥有恶魔力量,可她没有绿眼睛,表明她不是魔朽者,黄朔想说这个?

     还是。

     若寒!没错,雪龙记得非常清楚,若寒有一双莹绿的恶魔眼,这在他第一次碰见她的时候就发现了。

     若寒是魔朽者!

     想到这里,雪龙只感到头晕目眩,他原来并没有想到魔朽现象,对他而言,若寒如果是恶魔,也要比“魔朽者”好得多,至少,她还能保证自己不失去理智。

     “魔朽者”的身份,也就表明了若寒肯定会离他而去,只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雪龙不敢再往深处想,只怕自己承受不住打击,他是真的不愿意失去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对他来说,若寒不仅是一个伙伴,更是让他能够在这个混乱的世界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因为有了若寒,他尝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只是为了能陪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玩耍,他喜欢看若寒的笑脸,他喜欢看若寒安稳的睡相,他喜欢若寒缠着他撒娇,他喜欢……

     “可恶啊!”

     他走出了办公室,“既然无法改变,那就由我来保护,这样她就不必使用力量,也绝不可能成为恶魔了。”雪龙暗想。

     “啊,先生,有什么进展么。”陈院长已经在外等候多时了,此刻见到雪龙急匆匆地出来,连忙上前问候。

     雪龙吃了一惊,努力掩盖住自己的负面情绪。

     “陈院长,我需要和黎小姐当面谈谈。”

     “当然没问题,这就去安排。”

     几分钟后。

     陈院长把雪龙带到了一个特殊的病房门前,之所以说它特殊,是因为相对于病房,它更像是一个审讯室,门口站着两个保安模样的人,面容严肃。

     雪龙等人可以通过双面镜清清楚楚地看到里面,里面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但空间还算不小。

     黎小姐就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面容憔悴。

     “先生,这是医院对剧烈传染病患者专用的隔离房。”陈院长解释道。

     雪龙微微点了点头,“门打开。”

     陈院长示意,那两个保安便轻轻地打开了门。

     “您多小心。”陈院长小心翼翼地说道。

     雪龙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内心却也是隐隐不安。

     黎小姐见了雪龙,从嘴角挤出来一丝惨淡的微笑。

     哐。

     身后的房门已经合上了。

     雪龙观察着眼前的这个小姐,她肌肤丰满,姿态匀称,美貌动人,身上无一处不显出女性的魅力。

     但是她那呆滞的目光,被一层灰气笼罩着的脸颊,和她的的艳丽显得极不般配。

     雪龙打了个寒颤。

     她就是那个只说了一句话便轻易置人于死的“魔朽者”,如此恐怖的能力,毫无疑问的,她的能力一定来自于屹立在最顶层级别的恶魔,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在顷刻间把地球从宇宙中抹去。

     靠语言为攻击手段,就是十个雪龙,也绝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你好,黎小姐。”雪龙率先开口了,“我叫雪龙,能跟你聊几句么?”

     黎小姐看雪龙的目光都还在不断地胡乱跳动,那不住颤抖的双手,不难看出她还沉浸在恐惧中。

     但她还是努力克制住,“恩”了一声。

     雪龙不定的心神渐渐平息了下来。

     看起来,黎小姐似乎也被那一幕吓得不轻,至少她暂时不会有攻击欲望。

     只要不是愤怒或是冷漠的,雪龙就有信心去沟通交流。

     雪龙温柔地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黎小姐,你真的很漂亮。”

     他这么说,是想让黎小姐稍稍放松一下,毕竟一直提着一颗紧张的心对两人都没好处。

     果然,黎小姐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谢谢。”

     接下来的谈话并没有雪龙想象的那么压抑,虽然不能说是很自然,但至少是很顺利的。

     雪龙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她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完全不像是一个能够恐怖的“魔朽者”。

     谈话结束了,雪龙走出了病房,发现夕羽和若寒一脸担心地在外等候着。

     “我不是说过我不会有事么,你们怎么跟来了。”

     若寒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还含着泪水,突然就抱住雪龙,把脸埋进他的胸脯中。

     “雪龙哥,我们回家好不好,求求你,我们回家好不好……”她居然哭出了声,看样子是真的很担心雪龙的安危。

     这也能理解,监控录像中那个大汉死亡的惨状在几个人心中始终挥之不去,每每想起来都还心有余辜。

     雪龙摸着她的脑袋,眼神复杂。

     他扭头对陈院长说道:“陈院长,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你看接下来怎么办?”

     陈院长表情沉重,说:“先生,我们这里还有个方案,但……”他看了看雪龙,不敢继续说下去。

     “放心,说吧。”

     陈院长挺了挺胸脯,似乎是鼓起勇气,说道:“这个方案就是,激怒她,让她对你说出那句杀人禁语。”

     空气突然凝固了,就好像是掉进了冰窟一般。

     若寒大叫起来:“混蛋!你想害死雪龙哥吗!”

     夕羽也挪过目光,眼睛中充满了敌意。

     若寒莹绿的眼睛把陈院长吓了一跳,不住地往后退了一步。

     雪龙拍了拍她的肩膀,摇了摇头。

     空气再次沉寂,剩下若寒短促的呼吸声。

     激怒黎小姐,让她对自己说出那句禁语,这在谁看来都是彻头彻尾的自杀行为啊。

     靠语言攻击的能力,真的存在么?

     雪龙透过双面镜望了望房间里的黎小姐,看到了她那乌黑发亮的长发,还有漆黑如黑玛瑙般动人的眼睛。

     雪龙眼前一亮。

     没错,黎小姐的眼睛不是绿色的,是黑色的!

     难道,她和夕羽一样,是一个真正的恶魔,而非“魔朽者”么?还是说……

     雪龙登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变得有些激动,对陈院长说道:“我接受!”

     “雪龙哥!你疯了吗!”若寒话还没说完,雪龙在她的嘴边打了一个“嘘”。他的表情是那么轻松,好像并不是准备去闯虎穴,而是逛超市一般。

     夕羽见到这个表情,不禁笑出了声。

     没错,这是雪龙有百分百把握的时候才会有的表情。

     “你们俩在这等着,有好戏看了。”雪龙笑道。

     房门再度打开,雪龙再一次站在了黎小姐的面前。

     “你好,黎小姐。”雪龙脸上挂着微笑。

     “你怎么回来了?”黎小姐有些疑惑。

     雪龙把椅子抓过来,坐在了她的面前。

     “没事,还有几个问题想请你帮忙解答一下。”

     黎小姐觉得不对劲,雪龙和刚才明显不一样,他不像刚才那么温柔,总感觉他的笑容里边带了一些讥讽。

     她并不知道,这是雪龙故意装出来的。

     “黎小姐,你可记得被你杀掉的那个男人?”

     黎小姐有些慌神,“我告诉过你们,人不是我杀的!我根本连碰都没有喷他一下!”

     雪龙注意到,她还有些愤怒。

     他顿时一冷,“那你给我说说,人是怎么死的?”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啊!”黎小姐捂住耳朵,拼命的摇头。

     雪龙一下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向自己面前,像是在看着一只待宰羔羊。

     “不好意思啊,黎小姐,请跟我回开发局吧,我对你的经历很感兴趣,来做我的实验品如何?”

     她本身就是在技术开发局工作的,比其他人更了解里面做生物实验的残忍。虽然从来没有拿人做过实验,但她相信为了掌握更有效的技术,他们是绝对能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的。而这时,政府只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她被算作实验品之一,那还不如直接一死了之。

     她拼命地挣扎,却发现雪龙的力气非常大,不仅没能,挣脱,反而把自己累的气喘吁吁。

     “黎小姐,你就从了吧,对你的待遇不会差哦。”雪龙嘲弄道。

     差不多了,只剩最后一步了。雪龙心想。

     不一会,黎小姐停止了挣扎,她的目光如利刃一般,仿佛要刺穿雪龙的心脏。

     然后,她愤恨地,一字一字地吐出那句话。

     “你!去死!”

     就在这一瞬间,雪龙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一道刮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