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魔朽者(中)
     “你!去死!”

     话音刚落,雪龙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一道划痕!

     几滴鲜血洒在地板上,雪龙却在冷笑。

     果然呢。

     下一秒,他的右肩膀又凭空出现了一道划痕!

     房间外的几个人看到这一幕,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这真的是仅靠语言就能杀人的能力吗?

     难道,雪龙的下场会和那个大汉一样?

     然而夕羽却仿佛并不在意,只是微笑着,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样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一阵寒光闪过,雪龙突然半转身,对着空气踢了一脚。

     他只感觉到脚碰到了什么,心中一喜,便更加用力。

     空!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雪龙踹飞出去,一下子砸在房间坚硬的墙壁上,留下了一个不小的坑。

     空气沉静了数秒。

     “跟着黎小姐,应着她的话语帮她杀人,然后让别人以为黎小姐拥有语言杀人的能力,真是一幕华丽的舞台剧啊。”雪龙好像是对着前方虚无缥缈的空气说话的一样,眼睛里充满了杀机,“你说是不是啊,拥有隐身能力的中级魔朽者。”

     隐身能力?魔朽者?

     黎小姐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解地看向雪龙。

     “哈哈哈哈……”隐身魔朽者狞笑了起来,是个男人的声音,恍如厉鬼一般,极其刺耳。

     雪龙抽出烁烁发亮的切割者,“你也不必挣扎了,死在我的刀下,对你来说也是一个解脱。”

     魔朽者还在笑着,“黎,你忘了我吗……”他的身躯逐渐出现了轮廓,但也只是轮廓了,“黎,你忘了我吗……我变成这个样子,你也还能记起我的,对吗……”

     从那若有若无的轮廓能看到,他朝黎小姐伸出了手,像在渴望什么,却又得不到一样。

     黎小姐惊恐地看着他,脸色发青。

     “你……你是……不可能!你明明已经死了!你死了!你在我眼睛底下死的啊!”她恍若发了疯一般,用嘶哑的喉咙不断叫喊着,“你不可能还活着,阿南,你死在我眼睛底下啊!”

     雪龙倾听着他们两个的对话,冷的如一尊雕像。

     “果然,果然你还记得我啊,黎,我就知道。”他摇晃着朝这边走来,因为只有轮廓,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黎,我没有死,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三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啊,你知道么,我爱你,我的心中只有你。”

     雪龙挡在他的身前,却没有攻击他。

     “啊,黎,难道,我们分别的这三年里,你爱上了这个男人么?”

     黎小姐拼命地晃着脑袋,“不不不!你别再说了,阿南,我求你了,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雪龙严肃地问道:“黎小姐,你们两个的关系,可否说明一下?”

     她啜泣起来,轻声说:“还在上学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已经相遇了。”她啜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起初,我们只是在一起学习,在一起玩耍,后来,他鼓起勇气向我表白了,可是我很紧张,没有接受。从那以后,他就转学了,再也没见过他,我很后悔,但也没有办法。可是没想到,我进入技术开发部工作的时候,却发现他也是那的员工,而且职位比我高好几个档次。”

     她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听不清了,看来,这个人对她很重要,而他的死对她的影响也很大。

     “他见到了我,向我问好,却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仿佛我们只是工作关系而已,我很心痛啊,其实,我也是爱着他的。后来,我们在进行着一项关键实验的时候,机器突然发生了故障,而我却被困在现场无法脱身。他,他不顾旁人的阻拦冒着生命危险把我救出,就当我们都以为已经安全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心脏被电流洞穿了。”

     黎小姐捂着脸痛哭,“我怎能想到,他居然会以这样的身体出现在我面前……”

     “黎小姐,既然你说你也喜欢我,那你就来我这,进入我的怀抱中吧,我们还可以生活,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哪怕是杀人我也做得出来啊。”

     黎小姐没有动。

     阿南脖子歪了一歪,声音突然扭曲起来。

     “我知道了,黎,一定是我的爱意还不够,你感觉不到对吧,你放心,接下来我会把最浓厚最热情的爱意表达出来。”他的声音尖细,每个字都给人一种无可抵制的恐怖感,“我就拿这个男人的血液,做一朵鲜红的玫瑰送给你,接下来的这一段死亡华尔兹,是我专门献给你的!”

     话音刚落,一道银光闪过,雪龙反应很快,举起切割者格挡,可是身上还是留下了一道伤痕。

     不行,看不到他的武器,长度,形状,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他的体能还受到异能的强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有些棘手啊。

     “陈院长,快带人离开!”雪龙一边和阿南刀剑相拼一边喊道。

     陈院长慌忙应了一声,带着众人离开了。

     雪龙在接下他的一次攻击后,右臂突然机械化,猛地就给了他一拳。

     阿南招架不住,被这强大的冲击力打的连退数步。

     两人拉开了距离。

     “阿南!我求求你了,住手吧,不要再为我杀人了!”黎小姐在后面喊着。

     “黎,我知道你还没感觉到我的爱意,不要着急,马上,马上……”他的轮廓越来越浅,最终消失不见,已经是完全与空气融为一体了。

     这样的话雪龙的战斗会变得更加吃力。

     一阵阵破空声传来,雪龙连忙闪避,却还是慢了一步,胸口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衣服上浸满了血液。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呢。”雪龙暗想。

     他突然猛地撞向双面镜,随着一声巨响,镜子碎裂了,雪龙站起身便朝室外冲去。

     在这样一个小空间里跟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作战,那肯定是自己处于劣势,他需要找一个有许多掩体能够供他藏身的地方。

     “你别想跑!我要把你献给我最爱的黎,我要用你的血液作诗!”阿南果然会选择追上来,雪龙早就料到了。

     来到了室外,发现没有一个人影,就好像所有人都凭空消失了。

     雪龙知道,这是陈院长让所有人都躲起来了。

     雪龙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往急救楼跑去。

     陈院长一定会让所有人前往住院部的,那里的空间比较大,房间比较多,这么多人进去也不会显得拥挤。

     进入了急救楼,扑面而来尽是消毒水的气味。

     雪龙顺着走廊跑,在经过了一个拐角,确定从阿南的视线中消失了后,一个转身进入了一个房间。

     他背靠着房门坐在地上,开始仔细倾听外面的声音。

     外面安静地让人害怕,只能听到微弱的风声。

     确定无异常后,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原来他进入了一个手术房,那张手术床头顶还挂着一盏无影灯,黑暗中显得有些诡异。

     他叹了口气。

     和这样一个看不见的怪物交手,他有些累了,需要调整一下。

     只是看不见他的人了话,雪龙有信心一个照面就让他人头落地,可是问题是,看不见他的武器!

     刚刚也说过,不知道武器的长度,也不知道武器的形状,他的每次进攻,雪龙招架的都非常艰难。而且能和切割者抗衡的武器,也不会太一般。

     必须要想一个对策。

     忽然间,雪龙听到了外面走廊传来了什么声音,隐隐约约,若有若无。

     没错,是阿南的脚步声,正慢慢朝这边靠近。

     雪龙不知道他会不会打开这扇门,但他也不想再等了,他打算在阿南接近这边的时候,率先冲出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现在,已经是近在眼前了。

     就是现在!

     雪龙突然推开门,拿着手中的切割者朝空气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