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恶魔?那又如何
     “我的父母,因为我的恶魔眼,把我抛弃了。”

     是的,若寒,和夕羽的命运一样,因为自己是恶魔的原因,就这么被亲人无情地抛弃。

     她们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恶魔,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成了恶魔,她们在此之前只是一个极其平凡的人类,过着极其平凡的生活。

     起床,吃饭,上学,睡觉。这就是她们最规律的生活方式。和其他同学一样,在末世中尝试快乐地学习,乐观地迎接每一个明天。

     在恶魔的不断入侵下学习对抗恶魔的知识,为世界做出些许贡献,就是她们的荣幸。

     ……

     “你就是恶魔。”

     这个事实就在她们毫无防备之下降临到她们头上,就像一支美丽无比的玫瑰花被一棒打碎,花瓣随风而去,没有人会记得它们曾经的妖娆。

     一切都混乱了,她们对前途感到迷茫,只能看到人生的黑暗。

     尽管还没有搞清楚为何人会有恶魔的气息,但雪龙也愿意来守护她们,或许有一天她们会长出只有恶魔才有的翅膀和利爪,或许她们有一天会失去理智来拼命攻击自己,但那又如何?

     至少现在,她们还是人类,一个懂感情爱生活的人类。雪龙心想。

     简单吃了药之后夕羽就已经睡上了,灯光下,安详的她均匀的呼吸着,或许真的是累坏了。

     佛像的突然炸裂,半路遭到“古神教”的突然袭击,这一切都是一般人所无法承受的。

     那两把枪的子弹居然是灵魂攻击,而能做到灵魂攻击的,却只有恶魔的力量,难道“古神教”们能得到恶魔的力量?

     他想到了那几个身手十分敏捷,出手十分狠毒的男子,一般人就是接受再严格的训练,也绝不可能有这样的能力。

     这也更加肯定了“古神教”拥有恶魔力量的猜测。

     那么,他们又是怎么得到恶魔的力量的?

     身为恶魔猎人,他非常清楚,恶魔恨不得把人类通通宰光,他们能信任这些自称“古神教”的人而给予他们力量么?不能!终究是敌对阵营,如果敌人得到了己方的力量,可谓是后患无穷,谁知道他们哪一天会把矛头对着自己。

     敌人拿着我方的力量把我方干掉,哪个首领会希望这种情况发生?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也就是那个古神教教主黄朔,那个面具男,他的脸居然和雪龙一模一样!四目相对,就好像是镜子一样,只要想起来的时候,都还会感到脊背发凉。

     他们和夕羽若寒一样?还是有一些其他的所不知道的阴谋?

     这一切真的还有很多很多谜团,待雪龙亲自去揭开它们。

     “雪龙哥。”这是若寒的声音,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她的声音如同雪山上那皑皑的白雪,冰凉冰凉的,融化人的心灵,“谢谢您的照顾,但是,您和一个恶魔在一起,终究还是会有很多麻烦,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雪龙是真的没想到这个胆怯的十二岁小女孩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她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是恶魔这个事实,而不希望因为自己给别人带来麻烦。

     和夕羽一模一样啊,雪龙心想,他蹲下去抚摸着若寒的脸颊,上面还有洗完澡后还没擦干的水珠,这也让她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雪龙嘴角浮现了浅淡的笑意,“若寒,你不用担心,哥哥很强的,可以保护你哦。”

     说罢,他拍了拍若寒的脑袋,往她的手里面塞了一颗水果糖,“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小姑娘。”

     若寒问道:“可是,为什么,我可是恶魔。”

     雪龙想了想,笑道:“因为你真的很可爱呀。”

     若寒脸颊有些泛红,在此之前,真的没有人夸过她可爱,她不禁有些害羞。

     “好啦,时间不早了,你也赶紧睡吧,你就睡在夕羽旁边,我睡沙发。”雪龙说道,转身欲走。

     若寒赶紧抓住他的手指,细嫩的小手让人忍不住想要握住不放。

     “怎么了?”雪龙有些奇怪。

     她犹豫着,终于吞吞吐吐地说道:“雪龙哥,你和我们睡一起吧,我有些,怕黑。”

     房子不大,平常都是雪龙和夕羽一起睡一张床,兄妹之间的也没什么,可是,若寒也一起的话,就是另一回事了,这样漂亮如天仙的小女孩,捏在手里都怕碎了,和她睡一起,不禁让雪龙有些为难。

     “这……”他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大大的眼睛直盯着雪龙,秀气的鼻子,白皙的皮肤,再加一头漆黑的披肩长发,构成一幅天然的美丽画卷,“雪龙哥,求你。”语气中竟然带了些撒娇的味道。

     雪龙有些郁闷,不管怎么看,若寒给人的感觉都是文静话少,怎么就会这么活泼?而且最重要的是,两人刚见面没多久啊……

     他现在恨不得再变一个卧室出来,这样也不用尴尬的和若寒睡一张床。

     母亲留下的遗产很多,够雪龙夕羽用很长时间了,为什么弄一个这样的小屋?稍微想想也知道,一栋别墅里面住一个恶魔?开什么玩笑!

     不过此刻的雪龙,感觉低调的有些过头了。

     “好吧好吧。”雪龙还真的受不了这样的撒娇,在她的拉扯下向卧室走去。

     夜长无梦,若寒像只乖巧的小猫一样依偎在雪龙的怀里。

     而雪龙却是睡不着,一个恶魔猎人,带着两个恶魔,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搞笑滑稽的组合,如果让联合国知道了,恐怕会是一次无穷的追杀。

     一旦被改造成了恶魔猎人,消灭所有能见到的恶魔便是自己已经签定的契约,如果恶魔猎人在保护恶魔,是联合国怎么都不可能原谅的。

     以后的命运又会如何?这个问题压的雪龙喘不过气来。

     经过这次和“古神教”交手,他意识到,接下来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危险,不会越来越轻松,而自己的力量还非常有限,不足以应对突发情况。

     我需要一些更强的队友,雪龙心想。

     ……

     “大人,雪龙带了一个小女孩回家。”

     黄朔笑了笑,说道:“小女孩?雪龙变得有点意思啊。”

     明杰摇了摇头,说:“不,大人,重点在于,这个女孩叫做若寒,她居然和夕羽一样,有着一双绿色的恶魔眼。”

     “恶魔眼?”黄朔微微一怔,“她也是天梯计划的实验体之一么?”

     明杰鞠躬道:“不,大人,她和天梯计划,一点关系都没有。”

     魔朽现象!

     这个念头闪过黄朔的大脑,不禁让他吓了一跳。

     他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

     作镇定继续道:“我需要她的资料,马上。”

     明杰缓缓地退了下去。

     昏暗的客厅中,安静的出奇。

     如果真的是魔朽现象,那这简直就是唯恐世界不乱啊。

     黄朔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播了一个号码,只一会,电话就已经接通了。

     “傲云,现在,我需要你帮我详细地查一下澳大利亚一战,越详细越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显无奈青年男子的声音,“喂,老大,你可得知道,澳大利亚一战的资料只有联合国政府才有哇,你让我攻击他们的互联网么?”

     黄朔早料到他会这么说,“给你一台介子计算机?”

     一提到介子计算机,电话那头明显颤抖了一下,声音也压抑不住的兴奋,“好哇,包在我身上,老大您就放心吧。”

     黄朔笑了一声,挂掉电话。

     “雪龙,这个世界,我会让你看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