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四年怪案
    早在四方村的时候甘凤池就对我提到过,苗疆之人善用巫蛊,不分男女老幼,蛊毒无声无息致人性命常在不知不觉中。

     西南有三大巫术,分别是苗疆巫蛊,湘西赶尸以及南洋降头,其中尤以苗疆巫蛊历史悠久,鬼王沈三郎就是被巫蛊复活出世的,没想到我刚准备踏入苗疆的地盘,就遇上了巫蛊之术,这确实让人有点措手不及!

     听小个子的口气,杀了他们夺走他们尸体喂蛊的人乃是一个古寨,看来不容易对付啊!

     我忽然心里一惊忙问:“你是不是叫小王,这辆大巴车以前就是你开的?”

     小王点了点头道:“你怎么知道?”

     我继续问:“你的尸体不是被发现在车站吗?”

     小王摇摇头说:“那确实是我的尸体,可是如果我走了我的这帮兄弟怎么办?他们都是坐我的车去昆明,被黄龙寨的人害死的,不找回他们的尸体我一定不会独自离开。”

     我心里略带敬佩,小王虽然只是个大巴车司机,但也是个情义中人,这时,屋里那个女人忽然又探出头来喊:“小娃娃,你快点走,不然天黑了黄龙寨的人会出来害人的。”

     说完又被另外一个女人拉了回去,我知道这个女人是好意,可她们肯定惧怕那个什么黄龙寨的人,听口气,这个黄龙寨的人是一帮养蛊的苗疆人,专门害人用人的尸体养蛊。

     想了想我沉声对小王道:“那你们怎么不去黄龙寨找自己的尸体?”

     小王叹息一声道:“怎么没有?去了好几次了,但我们根本进不去,那里面的人都会巫蛊,我们好几个兄弟进去后都被害死了,我们根本不敢进去,毕竟我们不是魂,连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

     说到这里,他忽然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其余乘客也急忙跪了下来,冲我恳求道:“这位小哥,你既然能看见我们必定不是普通人,求求你帮我们找回尸体吧,大恩大德来世做牛做马我们一定报答你。”

     我顿时脸露难色,急忙把他们拉了起来,并非是我不愿意帮他们的忙,我向南就算走到哪里,只要能帮人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一定会帮,但是面对一帮养蛊之人,我不知深浅,如此贸贸然冲进去找尸体确实不合适,而且我也担心再闹出什么大的风波会耽误我的事情,我可不想失信于林华双,毕竟她救了我。

     而且我能有今天,甚至得到刀皇的种符传承,也多亏了林华双,可是面对这帮可怜的魄,我实在狠不下心来拒绝。

     犹豫半晌我才缓缓道:“好吧,我只能说我会帮你们,却不敢打包票一定能找回你们的尸体,尽力而为吧!”

     小王急忙冲我说谢谢,我摆了摆手招呼他们全部上车,人人都是兴奋无比,哗啦啦的全部上车后,我才慢慢的走上去,林希急忙问我怎么样,我看了看满车兴奋的魄,心中苦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司机却凑到我的面前,声音有点颤抖的问:“大兄弟,你不会要去那个什么黄龙寨吧。”

     我脸色一愣,问:“你怎么知道!”

     司机道:“我刚才听那个女人说的,不过她说的是苗语你可能听不懂。”

     我顿时大喜,问:“你懂苗语?”

     司机道:“我妈就是土生土长的苗族人,从小我就会。”

     我急忙问:“那刚才她们用苗语说了什么?”

     司机脸色顿时一白,吞了吞口水,才道:“她们说黄龙寨里有好多鬼,我们之所以倒回来就是黄龙寨的人做的,不想让我们过去,等晚上要取我们的性命用……用我们的尸体养蛊。”

     我冷笑,果然车子倒回来是黄龙寨的人做了手脚,不用说,养了这么多鬼和蛊,区区鬼打墙的障眼法用来迷惑开车的司机,最简单不过了,想等晚上出来取我们的性命,肯定是想让群鬼出动,那为什么我们要等到晚上,何不采取主动反守为攻!

     我冷笑冲司机道:“开车,去黄龙寨!”

     司机劝了我几句,但见我态度坚硬,叹息一声只能开车。

     离开清水苗寨时,时间已到下午三点左右,司机满脸苍白的开车,林希面色凝重的坐在我的身边,身后是一车魄,他们人人脸上表情兴奋,眼睛里凸显出激动的光辉。

     或许,这是他们第一次敢勇于面对黄龙寨的人,要取回自己的尸体,但,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因为他们根本毫无力量,如果我失败了,黄龙寨的人就会迁怒他们全部将他们再杀一遍也无所谓。

     我皱着眉头思考整件事情,觉得事情非常棘手。

     首先,我们根本不清楚黄龙寨的底细,只是知道里面整个寨子的人都是养蛊大家,且寨子里不但有蛊,冤魂恶鬼无数,我们把车开回来就是中了鬼打墙。

     黄龙寨的人丧心病狂,为了用人的尸体养蛊,居然做出害人性命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来。

     我应该怎么办才能想个万全之策?

     这时,我的目光忽然就转到了身旁林希的脸上,这女人脸色凝重,没有了之前活波乱跳的气氛,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看着她全神贯注的神情,我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急忙扯了她一下喊:“林希。”

     林希回头有点呆萌的看了我一眼问:“怎么了?”

     想到那个计划我当即兴奋的冲她道:“你马上打电话给你们刑警队的人,叫他们查查几年前是不是有辆大巴车一车人全都死于非命,至今还是悬案。”

     这时小王从后面凑上来对我道:“大兄弟,是四年前,滇黔线国道G250,从威宁上昆明的国道。”

     我点头将小王的话重复了一遍给林希,林希已经掏出了手机,她看了一眼手机信号,只有一格,幸好我们已经走出了清水苗寨,不然在那里一格信号都没有。

     林希迅速的拨通了电话,随即等了会儿张嘴道:“喂陈处吗?是我小林,啊对,我现在去昆明的路上,不是,是这样的,你帮我查查四年前滇黔线国道G250是不是出过什么重大案子至今还是悬案没破,不归你管啊,是贵州公安厅,能查到啊,好,我等你消息。”

     说完林希挂了电话,随即冲开车师傅喊:“师傅,停一下,在这里等电话,我怕前面会没信号。”

     司机擦着冷汗停车,全身绷直显得极其紧张,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担心,到了地方我一个人进去就行,而且我们已经报警了,到时候会有警察帮忙。”

     司机苦着脸看了我一眼,说:“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他妈的导航仪上根本没有黄龙寨这个地名,我们恐怕走过了也不知道。”

     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一个杀人放火养鬼养蛊的寨子,肯定躲在深山老林里,不是本地人肯定没人知道,我安慰他道:“这点放心,一山不容二虎,黄龙寨的人这么凶残,四周肯定没有其他寨子,咱们尽管走,遇见可以岔路进山林的地方直接开进去,黄龙寨离我们肯定不远。”

     司机点了点头,满身都是冷汗,也没说话,我回头问林希:“怎么样?”

     林希道:“他们说帮我查查,但不容易赶过来帮忙,因为跨省办案需要很多手续,且这个案子过去这么多年了,能不能办得成都是个问题,这种事要但风险的。”

     刚说完电话也突兀的响起,林希急忙接起电话问:“怎么样陈处?啊,真有啊,破了?四年前就破了?怎么可能,案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你等等啊我问问……”

     说着林希把电话放下,用手压住,轻声问我:“朋友说案子早在四年前就破了。”

     我一愣,怎么回事?案子竟然四年前就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