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命运转折(第一更)
    我有点无语,我啥都没做好端端的就被骂成妖人了,我他妈找谁说理去?

     但我也能理解这个女警的心态,毕竟不是谁都能看到鬼魂的,在她的眼中只是看到我想着刑警冲过去,紧接着刑警就倒在地上了,换做是谁也会把责任摊在我的身上。

     我不敢乱动,毕竟子弹不是吃素的,从他们开枪就可以看出肯定是得到了命令,只要我敢拒捕他们铁定有当场击毙的权利,我还真怕这女警头脑发热把我突突在原地。

     当即半蹲下身子盯着她道:“人不是我杀的,放我走,这些事情与我毫无关系,你赶紧送他去医院,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亲眼所见你还敢讲跟你没有关系?蹲下,把双手举起来,高过头顶,让我看见你的双手,别乱动!”

     女警大声的喊着,凌厉的目光死死盯着我,我不敢乱动,只能把手举起,女警持着枪,另一只手扔过来一副手铐冷声喊:“自己把自己拷起来,别耍小花样,我随时有击毙你的权利。”

     我捡起手铐,心里犹豫不决,如果真被抓走,不管耽误多长时间,逃掉的这十个厉鬼必定都会祸害无数人,我坚决不能让他们抓走,不然被厉鬼害死的人都可以算到我头上来了。

     可现场情况我处于下风,不敢动弹,无奈只能自己拷自己,当我拷住第一只手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猛然就从院子外面响起,女警一惊,持枪回头一看,只见是带队的刑警大队队长陈处带着人走了进来,

     眼见就在这关键时刻,我猛然跳起就要纵身一跃翻过围墙逃窜,但女警动作更加犀利,砰砰连开两枪,子弹呼啸而出打在了墙头上,其他刑警也全部围拢过来。

     “这个时候你还想跑,向南,你完了!”

     女警大吼一声,持枪走了过来一脚踹在我的胸口,紧接着就要拿手铐拷我的另外一只手。

     就在这关键时刻,我猛然一把将手腕翻开,然后挣脱女警的控制,速度奇快的一把勒住女警的脖子,没被拷住的右手一把将女警腰间的枪抽了出来指着女警的头顶,高声朝着对面刑警喝道:“把枪放下,不然我真开枪了!”

     一帮刑警顿时大惊,纷纷举枪对准我,但我死死的将女警挟持住身子躲在她的后面,右手持枪逼着她的脑袋,继续喊:“全部把枪丢下,丢远一点!”

     “陈处,别管我,开枪,他已经害死大嘴了。”被我挟持的女警怒喊。

     我大声喊:“他不是我害死的。”

     武警带队的中年人陈处眼神焦急的看了一眼女警,然后朝我喊道:“向南,别做无畏的挣扎了,你逃不掉的,再逃下去只会犯罪越来越多,自首投降吧,十年之后还能光明正大的活着。”

     我笑了笑,忽然觉得有一丝悲伤,冲着中年人道:“我不会投降的,而且我也没有犯罪,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明白的,现在我就要离开这里,你们不许跟过来,不然我真的会开枪。”

     陈处大急,喊:“把人质放了,我放你走。”

     我冷笑着摇了摇头,把手铐的另一边拷在了女警的手上,道:“出了南山县地界,我就放人。”

     陈处大急:“我官职比她高,你挟持她没用,用我换她作为人质怎么样?”

     我冷笑,没有开口,挟持着女警缓缓的朝着院子外面退去,那帮刑警紧紧跟着我,我猛然朝着女警前面的地上开了一枪,陈处焦急大吼:“别开枪,向南,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你,千万别开枪。”

     我没在说话,再次退了十几米远,确定那些刑警没有追过来,然后反身推着女警跳进了一片包谷林,飞速的朝着山林里冲去,只留下满院子的刑警和躲在村里听到枪声不敢出门的村民。

     “陈处,追吗?”一个刑警急切问道。

     陈处皱眉吩咐:“马上联系当地几个乡镇派出所,将所有路全部查封,在山下的各个路口设置临检,然后带人搜山,小王,打个电话给市局那边,告诉他们情况,我们需要狙击手,另外严格将杨辉控制起来,防止向南接近,逼问杨辉向南有可能的落脚之处,林希一旦受伤或者出了什么意外,咱们就一起扒了衣服回家种地!”

     “用不用通知老领导他女儿出事了?”

     “暂时别通知,事情还没到那个阶段。”

     这时,另一个刑警走上前来道:“陈处,蹲守董大宝家的同志反馈回来消息,那边有重大进展!”

     陈处大手一挥:“第三张网有没有消息传来?”

     武警回道:“暂时还没有。”

     “好,立即展开行动,封山搜索,暴雨就要来临了,趁他们的气味还没消失之前,我需要所有警犬到位,两小时之内定位向南坐标,抓紧联系狙击手,不能再让向南逃了!”

     ……

     天空乌云摇摇欲坠,一场特大的暴雨即将来临,已有闪电在云层中跳跃,如火龙一般耀眼,是不是会有几声闷雷传出,仿佛在诉说着世道的不公!

     山林里。

     我拿着枪拖着女警全速奔跑,一直跑了半个多小时再次来到了当初我跟胖子临时躲避的山神庙!

     就是在这个破败的山神庙里,我们遇见了修颜和尚,蓝浣溪被抓走,事态的再次上升极端就是从这座山神庙开始。

     可以说,这座山神庙就是我跟胖子的重大转折点!

     看着破败的山神庙,不知为何,我竟然觉得有几分伤感,以往的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冲进了我的脑海之中,修颜、胖子、蓝浣溪、慧慧、一碗道人……等等人物在我脑海中浮过,而命运的捉弄,让我今天再次来到了这个地方,不知道这会不会又是我人生的第二次转折点。

     啪!

     我推着女警走进庙中,由于我的一只手和她的一只手都被手铐锁住,所以行动很不方便,确定没有人追来后,我开始在女警身上摸索寻找钥匙。

     女警俏脸一寒,浑身颤抖,怒道:“向南,你想干什么?”

     我没说话,将手枪扔在了地上,用另一只手去摸索女警的身子,女警浑身颤抖,见我把枪扔了,抬脚一个劈腿朝我砸下,但我跟她都被手铐锁住,行动不便,她一抬脚,我跟她同时重心不稳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狼狈不堪!

     尤其我的双手还不小心的触碰到了女警身上某个柔软的地方,一声尖叫从女警嘴里发出,她咬牙切齿,眼神蕴藏着怒火盯着我吼:“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

     我撑着手从她的身上爬起,冷声道:“如今我们命运相连,你再胡乱动手别怪我不客气,钥匙在哪?”

     “什么钥匙?”

     “打开手铐的钥匙!”

     “没有,我身上没有钥匙,向南,你逃不掉了,你只有自首这一条路!”

     “放屁!”

     我大骂一声,想要在她身上拿钥匙,但她是女人,只要我触碰她,肯定会触碰到敏感部位,这让我很无助,因为我向南不是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虽然女警很漂亮,但我根本没有时间思考那些东西。

     只能好言相劝:“把钥匙给我,解开手铐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怎么样?”

     女警咬牙:“第一,我没有钥匙,第二,就算是死我也要用手铐拖着你。”

     “你神经病吧?我告诉你,我只要钥匙,但如果你不给我钥匙就别怪我做其他的事情。”我瞪着眼睛怒喊。

     “你想干什么?”女警明显被我吓着,声音有点弱的问了一句。

     我怒声道:“把衣服脱了!”

     轰!

     一声惊雷猛然在天边炸响,酝酿已久的暴雨终于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