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女鬼说真相
    “你他妈眼花了吧?别看见个美女就说是黄潇潇,说不定那是人家媳妇呢!”

     我当即就有点紧张的说道,毕竟胖子这话太他妈吓人了,黄潇潇早就死了魂飞魄散,这是不争的事实,就算她再牛逼也不可能还活在这个世上,我第一感觉就是胖子看花眼了。

     如果黄潇潇真的再出现,我干脆一头撞死算了,胖子肯定是眼花。

     胖子挠着后脑勺半信半疑的道:“不能吧?”

     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毕竟黄潇潇母子是我们亲眼看着魂飞魄散的,然后母婴同体化为了尸蹩,不管如何现在老董已死,尸蹩早已尘埃落定,黄家村的事可以告一段落了,可胖子却说在这里看到黄潇潇!

     现在就算想再看也没机会了,那个戴着眼镜瘦瘦高高的男子已经关了门,我们总不能敲人家房门对他说要不你把你媳妇叫出来让我们看看吧?

     而且那个男人语气挺冷,似乎不怎么欢迎我们的到来,我们去敲门说不定人家报警那可咋整?

     说到那个男人,不知为何我心里忽然一动,因为我突然想起那个男人很面熟,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而且应该是不久之前。

     可最近经历了这么多事,我脑海里搜索了一遍也想不起我什么时候见过这个男人。

     当即摇了摇头,叫胖子不用多想肯定是看花眼了,然后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顿时一股腐朽难闻的气息从屋子里传出,我眉头皱了皱,这屋子里阴气很重,肯定有鬼!

     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胖子也感觉到了诡异的气氛,警惕的盯着四周。

     “砰!”

     一声脆响传出,门自动关上了,像是有人硬生生的推了一把,我急忙回头,可屋子里黑黝黝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伸手去开灯,但胖子却突然传来哎哟一声,我再次回头就看到胖子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出,砰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一个黑色的人影子顿时从胖子一侧跑了过去。

     收魂盅也在此刻散发出了一股幽冷冰凉的气息,瞬间蔓延我的全身。

     “南子,你后面!”

     胖子从地上爬起大喊一声,我急促回头,顿时一阵惨白的脸庞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一个脸上早已腐烂,只有两个眼眶,穿着破烂护士装的女鬼漂浮在半空之中,看样子也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女鬼五指微张,指甲锋利,张着獠牙朝我冲了过来,但是我身上有收魂盅的寒冷气息遮挡,她的身子还没靠过来就差点被收魂盅吞噬,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被弹飞出去重重的摔在门槛边。

     我心里大喜,没想到收魂盅竟然这么牛逼,当即急忙走到胖子的身边,而这时女鬼也从地上爬起,身体呈极度扭曲的形状再次朝我冲来。

     我拿着收魂盅上前抵挡,一股冰冷的气息瞬间从收魂盅里爆发而出,女鬼又被收魂盅撞飞出去倒在地上,我心里很紧张正打算硬抗女鬼第三波攻击的时候,却没想到那女鬼突然咣当一声,双腿一弯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

     我跟胖子顿时懵逼,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还以为女鬼要玩什么把戏,岂料她跪在地上后就一直没再动过,我们等了半天她也没再出手攻击,我跟胖子对视一眼心说这尼玛到底什么情况啊?

     “你别跪下,有什么事起来说?为什么死后不去投胎要化为厉鬼在这里害人?”我挺紧张的问了一句,毕竟这是第一次我们主动降服了一只厉鬼!

     女鬼跪在地上后,缓缓的开口:“我吓走了无数人今天总算盼来了两位大师,还请两位大师救我一命把我放出去投胎吧,回魂夜当晚我都没有回家看过自己的亲人。”

     我听完更加懵了!

     胖子大怒,骂道:“放屁,狗屁不通,这屋子还能把你给困住了?鬼都不是能穿墙遁地吗?”

     女鬼哀怨的看了胖子一眼,道:“两位大师有所不知,我是被人害死困在屋里的,不能投胎不能出去,日夜都要忍受罡风的吹打,化为了孤魂野鬼永生困在这屋子里,但求两位大师能够放我出去让我们重新投胎做人。”

     我顿时觉得难做,我们现在也只是刚刚入门的菜鸟,如果不是收魂盅在手,估计连她都能把我们弄死,这个忙该怎么帮啊?

     正为难得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时,胖子突然摆了摆手,将双手背起来仰头四十五度角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带着淡淡装逼的声音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身为江湖上的得道高人,一身正气行走江湖,求的就是惩恶扬善,把我们道家的正气发扬光大,我答应你了,起来把事情说说。”

     我擦嘞!

     我懵逼的看着胖子,咱能不要这么装逼吗?小心吹牛吹大了收不住啊。

     我把胖子拉到了一边背对着女鬼低声对他道:“别胡乱吹牛逼答应人,你知道她什么来路啊,一看见女的就色心大动,这是女鬼,鬼啊,鬼话连篇没听过啊,小心一点别中计了。”

     胖子点头道:“老子还用你说,面对人情世故你他娘的只知道缝补尸体的时候对着尸体撸,好说我也是社会上飘荡多少年,真话假话我分得清楚,先问问吧,听听看她会说些什么。”

     我点点头,虽然这样做挺不合适,但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

     而此时,正在县城郊外一家寺庙打秋风的修颜和尚,双眼猛然看向天空某个角落,眼神犀利无比,一股腹语从肚子里淡淡传出:“好浓重的阴气,是收魂盅的气息!”

     话落,他已经起身朝着阴气散发的方向追了出去!

     …………

     女鬼缓缓起身,胖子把屋子里的灯打开,我才看清楚这个女鬼的样貌,她大概就是二十来岁的年纪,脸色惨白而且双眼空洞,但看得出来活着的时候应该很漂亮。

     女鬼胆怯的站在角落里,甚至不敢抬头看我们一眼,声音弱弱的道:“两位大师,我没有害过一个人,就是把人吓走,为的也是希望早日引来真正的高人救我,今日有幸遇见两位大师,还请放我出去,日后做牛做马一定报答大恩大德!”

     我皱眉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女鬼道:“我生前是南山乡镇卫生院的一个护士……”

     她的话才说到这里,我脸色顿时一变,问道:“你说你是南山乡卫生院的护士?”

     女鬼点头,我继续问:“那你认识黄潇潇吗?”

     岂料女鬼听到黄潇潇名字后,脸上顿时涌现怨恨之色,她冷冷的道:“不瞒两位大师,我就是被黄潇潇害死在这里的!”

     “什么!”

     我跟胖子大吃一惊,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鬼竟然会和黄潇潇扯上关系,这简直令我们措手不及。

     我一度以为黄潇潇死后事情就完了,却没想到她竟然还害死了个女人在这里,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女鬼见我们疑惑,于是便迅速开口将她遇害的事说了出来。

     这个女鬼生前在卫生院当实习护士,叫赵琳,长相甜美,离远了一看给人一种香港明星朱茵的感觉。

     她认识了个男人,很有钱,没有社会经验的赵琳被那个男人骗到了这里夺走了她的处子之身。

     男人将经血搜集好后竟然手段残忍的把赵琳杀了,然后将她的尸体抛弃在荒郊野外。

     不但如此,此人竟然还是个道法高人,他在屋子里布满了道家阵法,用以困住女鬼的阴魂,不让她逃出这里。

     胖子插嘴问:“这个男人杀了你,为什么你会说是黄潇潇害死你的?”

     赵琳怨恨的说:“我死后化为厉鬼一直被困在这个屋子里,后来我亲眼看到黄潇潇和那个男人在这里出双入对,原来黄潇潇怀孕辞职,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那个男人的!”

     嗡!

     听到这里我瞬间只感觉脑子一阵轰鸣,婴儿鬼的亲生父亲不是那个抛弃了黄潇潇的古董商吗?

     难道之前我们猜想都是错的,这个古董商就是跟黄潇潇是一伙的?

     赵琳继续道:“我亲耳听到是黄潇潇告诉那个男人我是处女,所以他们才会把目标放在我身上。”

     “等等!”

     我听了感觉有点混乱,甚至找不到北的感觉,黄潇潇是被黄有才害死的,因为她找不到婴儿鬼的父亲,可赵琳的说法黄潇潇当时还没死,并且还跟婴儿鬼的父亲在一起,难不成他们后面还发生了什么事,所以男人一走了之,黄潇潇无奈之下才回到了家里。

     可是这个男人又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搜集处子的经血?跟我们整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都把婴儿鬼的父亲当做是局外之人,却没想到这个从未露过面的男人隐藏得很深,他才是整件事里最捉摸不透的人。

     我问女鬼:“这个男人叫什么?他为什么要搜集你的经血?”

     女鬼道:“他叫杨知青,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搜集经血,只知道他不但要处女经血,还要杀死一个男人夺走他的心脏。”

     “什么!”

     听到女鬼最后一句话时,我彻底震惊了,这个男人还要一颗心脏,妈的,那不就是我吗?

     要我心脏的就是拿走黄潇潇和慧慧命魂的幕后之人,老董临死时还说黄有才投靠了他,如此一说,婴儿鬼的父亲,这个古董商就是幕后黑手?

     艹!

     我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这一切来得太快让我措手不及,他到底要我的心脏做什么?

     胖子突然问道:“你形容下这个杨知青的相貌,我们好去找他。”

     女鬼想了想:“瘦瘦高高戴着眼镜,很斯文!”

     “瘦瘦高高很斯文,还戴着眼镜?”

     胖子疑惑道:“妈的,这个人我怎么感觉似曾相识啊?”

     话落,胖子忽然惊声道:“卧槽,是他!”

     我问:“谁啊?”

     胖子道:“就是我们之前在门口遇到的那个男人,瘦高戴眼镜很斯文,不是他还有谁?”

     我听了心里顿时一惊,猛然回想还真的是这个人,而且,之前我就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似乎在哪里遇到过,没想到他竟然是婴儿鬼的亲生父亲,胖子还说看到他屋子里有黄潇潇,莫非黄潇潇真的还没死?

     古董商?

     我忽然又想到了这个关键词,脑子里猛然一道灵光闪过,一个男人的相貌瞬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天,居然是他,难怪我说怎么会觉得如此眼熟!

     我惊讶无比的看着胖子道:“我知道这个杨知青是谁了,他肯定就是要整死我们的幕后黑手!”

     “谁啊?”胖子问。

     我脸色阴沉的道:“就是当初从老董和我这儿买走手镯子的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