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煞婴
    我和张筱甜和跟着我爸跑了回去,一边跑着我一边问我爸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爸说咱们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奶奶一个人在家,很可能发生危险。

     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只见家里朦朦胧胧的笼罩着一层煞气,而且煞气似乎还在不断的聚集,变得更加的浓重。

     奶奶房间的灯忽明忽暗,我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推开了奶奶的房门。只见奶奶眯着眼睛,显得有气无力的样子,半眯着眼睛,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这六七月份的天气,奶奶竟然将棉袄裹在身上,头上还戴着一顶军大帽。浑身不停的哆嗦。

     我爸见此,走上前去,直接将奶奶的被子给掀开了。也不为何,尽管我隔得很远,但是还是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爸直接道:“不好,这些完了!他们将煞婴转移到了你奶奶的身上!”

     我连忙问煞婴是什么东西,张筱甜这时候解释道:“煞婴就是煞气入体的婴儿,按理来说煞气进入了人体内以后,是不容易转嫁给别人了,但是这种方法就不一样,婴儿通过脐带将煞气不断的输送到母亲的体内,最后会因为煞气满溢致死。”

     张筱甜解释一番后,我大概明白了一下,但是心里也更加的生气。奶奶都七八十岁的人了,竟还有人将婴儿转嫁到她的体内,简直就是禽兽所为,想到这里,我更加想要找到幕后的凶手,将他千刀万剐,幕后黑手定是要还得我们家家破人亡,才肯善罢甘休。

     我爸看样子也是束手无策,直接问道:“筱甜师父,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我爸突然间改口,倒是让我有几分诧异。

     张筱甜摸了摸下巴,沉吟了片刻说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奶奶临盆。”

     我听完,心里也不是滋味。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毕竟此时床上躺着的是我爸爸的妈妈,我的奶奶,让奶奶临盆,就算是救下了奶奶的命,恐怕村里面的人知道了,也要笑话。

     我爸的话语之中带着一丝的决绝,“不行,这怎么可能?怎么也不能让他奶奶生个孩子出来。”

     我知道我爸的性格,面对这种和道德伦理相关的东西,他是不会妥协的。

     张筱甜无奈的说道:“张叔,现在的情形,已经刻不容缓,我们不能再拖着了,要是过了午夜,煞婴出生,那事情就变得更加的棘手。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处理好这边的事情,赶回后山,他们最终的目标,可是后山里面的东西。”

     我爸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问张筱甜什么时候开始。张筱甜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一个接生婆,越开越好。

     这时候我忍不住问道:“筱甜,你不是说越快越好吗?那为什么你不给我奶奶接生?”

     张筱甜看了我一眼之后,有些无奈的说道:“胎血婴气乃是污秽之物,为术之人切不可轻易触碰,若是被破了法身,那事情就更加复杂了。被破法身之后,我长时间都不能施展法术,今晚事情单单是张叔一个人来应对,恐怕不行。”

     现在我大概领会了张筱甜的意思,没等我说话,我爸便急匆匆的出了门,出门之前还嘱咐我们两人一定要好好守在家里面,什么地方也别去。我知道,我爸这是找接生婆去了。

     我木讷看了一眼张筱甜,问道:“现在我需要做什么吗?”

     张筱甜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你去将院子里面的那只大公鸡捉来,取冠上血,尾上毛,就可以了。”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乎便好奇的问张筱甜这些东西有什么用,难道要用来接生?

     张筱甜说道:“这公鸡的冠上血还有尾巴上面的毛,是阳气最多的两处,取这两样东西的目的,是为了克制屋中的煞气,减缓煞气的聚集,煞气聚集越开,那煞婴出生的也就越快。”

     我没有多问,点了点头,便去准备了,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这幕后黑手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简直就将我们耍的团团转。

     等我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我爸也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看不到面庞的模样,不过看装束,倒不像是本地人,但是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清灵之气,如仙尘坠落凡间。

     女子上下打量了我和张筱甜一眼,随后瞥见我手中的鸡血和鸡毛,皱了皱眉头,道:“这两样东西对你奶奶没用,扔了吧!”

     随后我才明白,女子说我奶奶体内的煞气实在是太重了,还有这屋里好像是被施了法术,要不然煞气的聚集速度是不可能这么快的,哪怕腹中的胎儿怨气再大。

     张筱甜倒是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问那女子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从这女子的神态举止乃至语气,都让我觉得,她不是普通人。只是让我更加好奇的是,我爸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人的?

     那女子看了看我家中的环境,皱了皱眉头,从兜里取出三个白色的药丸,道:“你们三个先将除煞丸服下,等一会儿我接生的时候,可能会有十分可怕的场面,同时也十分的危险,煞气外溢或者煞婴出生都可能是致命的。所以得当的时候,你们需要上来帮忙。”

     我们三人都同时点了点头。我的心里也稍微欣慰了一下,出现这样一个人,或许是老天爷眷顾我们家吧。

     见我们同意,女子接着说道:“不过你们要记住,在这个过程中,最好闭气凝神,免得煞气过重还是涌入你们的体内。等煞婴出来了以后,你们保护好老人家,我负责对付那家伙。”

     女子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了奶奶的声音,“小成,快我要生了!”

     如此,女子便吩咐我爸去烧水,让张筱甜去找一些接生用的工具,还有包裹的布料。这时候,屋子里面就只剩下我们两人了。

     我叹了一口气,有些担心的说道:“大师,我奶奶不会有事吧?”

     那女子笑了笑说道:“别叫我大师,叫我秋藜就可以了。你放心,有我在,你奶奶不会有事儿的。”

     我点了点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根本就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因为我感觉奶奶的叫声有些奇怪。

     等准备好了东西之后,秋藜让我留了下来,房间里面,奶奶咬着一条毛巾,不断的发出惨叫声,看得我心惊肉跳,奶奶脸色扭曲的模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随着奶奶的叫声越来越惨烈,我看到一个脑袋出来了,秋藜便让我去接,我本能的觉得这不合适,想要拒绝,但是这时候秋藜却吼了我一声道:“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

     如此,我便没有办法,只能过去想要接住那婴儿,不过那婴儿很快就滑了出来,只是当我看到那婴儿的时候,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我手里的婴儿,脑袋长得十分的奇怪,眼珠子是直接凸出来的,整个身体都像是被血浸染了一般,呈暗红色,手臂很细,只有手掌,没有手指头。整个身体都被一股浓重的煞气萦绕着,这哪里是一个婴儿,分明就是一个怪物!

     我按照秋藜的吩咐,就煞婴报抱着急急忙忙的走出了我奶奶的房间,然后让张筱甜和我爸连忙去照顾我奶奶。

     不过就在我准备将他放在我们家院子的地上的时候,他突然摇晃了一下脑袋,用他很小的舌头添了一些手上的学,随后便是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锋利的牙齿。

     如此,我心中骇然,便将他放在了地上,不住的后退了几步。煞婴朝着我怕了过来,一边怕,一边发出诡谲的笑声,表情十分的狰狞,如同一直猎狗,随时会扑向我一般。

     如此,我便没有办法,只能一步步往后退,看着他婴儿般的躯体,我根本就不敢伤害他。最后我被逼着蜷缩到了墙角,那煞婴直接爬到了我的身上,但是却不敢伤害我,似乎是畏惧我身上的什么东西,这时候我猛然想起来,我的身上还有张筱甜给的符篆,看来这小东西惧怕的就是这些符篆。

     这时候,张张筱甜和我爸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煞婴便直接调转目标,朝着张筱甜怕了过去,但这个时候,张筱甜的眉头皱了起来,身体也是不知的往后挪,看到如此骇人的婴儿,自然心中会有些惧怕。

     那煞婴将张筱甜逼到了一个角落,然后便直接趴到了她的身上,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自口中催出一股黑气,张筱甜便不知怎么的,直接昏死了过去。

     随即,那煞婴伸出长长的舌头,就像是一只苍蝇,将舌头贴在张筱甜的额头上好像在吸吮着什么。我本想上去,但却被身后的秋藜给直接拉住了。

     她缓步走了上去,不知何时自手中飞出一把粉红色的匕首,直接朝着那煞婴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