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真相
    “走,我们现在就去后山,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发现些什么东西。”

     张筱甜说得没错,不管是我爸还是我妈有问题,都会露出破绽,俗话说的好,纸是包不住火的。

     一路上,我们两人都十分的警惕,也注意着周围的每一个细节,因为现在周围的每一个细节都对我们很重要,每一个蛛丝马迹都有可能成为破解所有谜团的关键。

     一路上,我都看着后山那些浓郁的黑云。刚才还是绛红色的,但是此时后山的所有云都变成了黑色的了。这说明煞气在不断的增加,完全就不是一个好消息!

     张筱甜看了看远处的黑云,放慢了脚步,皱了皱眉头说道:“张玉,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煞气的聚集程度完全超乎想象。看来你们家后山的情况,远比想象的还要复杂许多。”

     我有些疑惑不解,于是问张筱甜难道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她严肃的看着我说道:“我总是感觉你们家后山的这块坟地,除了埋着你的冥妻,还埋着另外的东西。”

     张筱甜的话让我一些子陷入了沉思,若是真的埋葬着其他的东西。会是什么,我的心里有些打鼓,不觉间便来了兴致。

     不过很快,不远处便传来了一些响动,我立马便不敢作声,跟着张筱甜缓步走了过去。那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挖坟!

     不过当我们靠近爷爷的坟墓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人都没有,周围也没有任何的动物或者其他的野兽,那刚才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我不禁陷入了好奇。

     不过就在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从后山的深处。再次传来了锄头撞击地面的声音,那声音十分的沉闷,没敲击一些,我的心就愈加的紧张。

     张筱甜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我们两人偷偷摸摸的绕过爷爷的坟,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躲在了一簇灌木的后面。只见不远处,有一个黑影在奋力的挥动锄头,刨开地面,借着他旁边的电筒光,能看见他刨开的地面竟然流出很多的鲜血。

     下一刻,那黑影将头抬了起来,我一看,竟猛地发现,那正在挖掘地面的人竟然是我三叔。他汗流浃背,看来已经挖了很久,不过我好奇的是,三叔究竟在挖的是什么东西。

     就在我准备起身走过去看看三叔究竟在挖什么东西的时候,张筱甜突然一把拉住了我,说道:“张玉,现在别过去,我们看看他挖的究竟是什么?”

     我只能作罢,将已经迈出的脚步愣生生的收了回来。张筱甜看了看我,脸上划过一丝不悦,不过很快都归于平静。

     她蹙了蹙眉,道:“张玉,你是不是之前就知道你三叔没死?”

     也确实,刚才我发现那人是我三叔的时候。心中没有一丝的波澜,因为我并不感觉到意外,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本来就知道我三叔没有死。这样反常的举动,我知道根本就逃不出张筱甜的眼睛。

     我犹豫了片刻说道:“我是之前就知道,但是并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在宁县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确定他是不是我三叔,所以当时就没敢妄下定论。”

     张筱甜点了点头,看样子已经不生气了。聊天的间隙,我三叔已经将坑挖的很深了,很快。他从旁边的树丛里面抱出了一具女尸,放进了那坑中,尽管光线十分的昏暗,但是我还是瞥见了那被放到坑中的女尸,竟然是李赖子的媳妇儿。

     就在我准备接着说话的时候,突然从暗夜中又跃出了一个黑影。不过这个人从没看清脸的时候就可以确定,是我爸。

     我爸手上握着一把长剑,应声落地,伴着一股清风,远观竟觉有些潇洒。

     我三叔见我爸到了,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不悦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我三叔笑了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厉害,竟然找到了这个地方。”

     我爸冷哼了一声之后说道:“不是我厉害,而是你们太过于猖獗。炼出了一个白僵还不够,还想炼第二个,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我劝你们还是早点停手吧。”

     我三叔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神之中甚至带着傲慢了轻视,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我爸刚才说的话听进去。

     三叔将锄头扔在了一边,道:“这要怪,只能怪你们张家。不过说实话,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要不是当年你们家狼子野心。现在也不会如此,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听到这里,我不觉有些奇怪,难道除了我娶了女尸做冥妻,家里还有许多我完全不知道的秘密?

     我爸的面无表情的说道:“就算这样那你又能怎么样?你现在这样做,不过是为了你们家里好。要是你们家想要,我也一同炼制一个白僵给你们”

     我爸冷声道:“大可不必,只是我现在想知道,你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停手?我已经答应你得到了血琉璃,那你是不是也应该放过小玉?”

     听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之前从宁县带回来的血琉璃,可是在裤兜里面倒腾好几遍,却猛的发现血琉璃不见了。

     三叔接过了血琉璃,说道:“放过你儿子可以,不过你可别忘了,想要打开滇王古墓,还缺少一样关键的东西,那就是你儿子的血!”

     听到这里,我听得一塌糊涂,滇王古墓代表了什么,难不成里面有什么宝藏?为什么打开滇王古墓的大门,需要我的鲜血,这一切,都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爸沉声道:“你休想!我能体会你想要炼制一个尸王白僵的心情。但是你不能这样无休止的循环下去。你要知道,如果你真的将献王的尸体炼制成了万年白僵,将会给世界带来多大的灾难?”

     三叔诡谲的笑了笑,随后舌头在手上舔了几下,道:“欲望有的时候是无止境的,就像你们张家。想要得到血玲珑一样,你可别忘了,当年你爸就是想要得到血玲珑,才同意让我炼制白僵。只可惜,你们给我的竟然是假的尸体,竟然带着张玉的妈妈在外面躲藏了这么多年。我倒是挺佩服你。”

     三叔点燃了一根旱烟,坐在地上说道:“谁都知道,你老婆的是古滇国皇族的后代,若是能将她培养成白僵,就可以天下无敌,不过没想到你们张家竟然骗了我这么多年。后山埋葬的不过就是一个荒野捡来的尸体。我还是挺佩服你张成的,竟还娶这女子做你儿子的冥妻。”

     我爸没有说话,低下头咳嗽了起来。现在我有些明白了,原来我爸和我三叔,准确的是我爷爷,竟然有一笔可怕的交易,而这笔交易的受害者,竟然是我妈。原来我爸原本就知道所有的事情,只是我一只都蒙在鼓里罢了。

     “总之,你不要伤害小玉就行了。”

     这时候,我的心里十分的复杂,想要站起来找我爸去理论。可是这时候张筱甜却死死的拽住了我,说让我冷静,听听后面我爸和我三叔怎么说,我这样贸然出去,只会打草惊蛇,根本就了解不到最重要的信息。

     “自然,不过,现在我去哪里找一个合适的替代品,李赖子妻子的喜儿,虽然是双魂,但是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你知道,只有你妻子炼成的白僵,才能战胜滇王古墓里面的蛊王!”

     当我听到喜儿的名字的时候,我突然明白,原来整个事件真的和杨禧阅的妹妹有关,原来我三叔是想炼制喜儿的尸体,但是却发现血脉及不上我妈。

     “你若是想要取走我妻子的性命,那就先杀了我。”一股寒光从我爸闪过。我瞥了一眼,便觉不寒而栗,我爸动了杀机。

     我三叔突然大笑,狰狞的笑,道:“你以为我只有得到你妻子的命,才能炼制出合适的白僵?张成,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杀掉你爹,让你妈怀孕,只是报复?你错了,我不过是想借着你认为废物尸体的手,将你们家的人一个个除掉,最后,让她煞气大增,炼制出我想要的白僵罢了!不过,现在,我的目的好像已经达到了。”

     说着,我三叔摆了摆手,只见林子里面突然窜出了一个白影。等她站定以后,我一看,便知那就是我的冥妻。

     不过这回儿我的冥妻和上次略有不同,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戾气,嘴角竟还浅浅一笑,鄙视的看了一眼我爸。

     “有我在,你休想得逞!你这样做,害人害己,总有一天还遭天谴的!”我爸咳嗽了几声,扶着胸口,有些愤怒的说道。

     “哈哈哈!天谴?十八年前的一尸两命,你张成是不是早该遭天谴了?再说。你看看自己头顶上的七煞星,今晚若是我将坟墓给挖开,将棺材下面的正主挖出来,杀掉!我想就会大功告成了,再加上血玲珑快速的吸收煞气,岂不完美!”说着,我三叔取出了血玲珑,在我爸的眼前摇晃了几下!

     卑鄙,我爸攥紧拳头,便朝着我三叔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