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尸王(四)
    “尸王能否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告知一二?”三叔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色,似乎很想从鬼王的口中得到答案。

     但这个时候,尸王摇了摇头说道:“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情到了一定的时间,你们自然能够知晓,若是我随意告诉了你们,便算是失了我的原则。”

     从尸王的神色可以窥见一二,并不是她不知道,而是她根本就不想告诉我们,她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越是如此,我的心中便越发的好奇。

     三叔也似乎看穿了尸王的心思,也没有都问,而是直接道:“你已经告诉了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那你想要我们为你做什么?”

     随后,尸王拿出了一个盒子,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我一看,不自觉的有些惊讶,因为尸王手上拿着的东西是千年难得一见的血琉璃。血琉璃和血玲珑可以说是相生相克之物,一主阴,一主阳。

     尸王将血琉璃递给了我,直接道:“这血琉璃也是世间难得的珍宝,我现在将它送给你们,它能够感应到强大的力量,也能够寻找到封印我的人。”

     尸王说道这里,我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想通过血琉璃找到封印她的人,然后最后可以重获自由。世界之大,想要找到一个人如同海底捞针一般。

     我最后还是接下来血琉璃,这么珍贵的东西,任谁看了都会爱不释手。最后我还是答应了尸王的条件,只是心中还是有些担忧,并不敢直接去接那血琉璃。

     最后三叔说道:“小玉,收下吧,血琉璃的效用可不仅限于此,物在人在,是要血琉璃一出现,就相当于尸王现身,关键时候还是能为我们减去不少的麻烦。”

     到此之后,我便伸手将血琉璃给接了过来,可是当我刚将它接在手中的时候,也不知为何,我的整个身体便如同针扎一样,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我有些焦急的说道:“尸王,你不会是想害我吧?为什么你的血琉璃放在我的手上,竟如同是针扎一样。”

     尸王听到了我说的话以后,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十分微妙的变化。随后,她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腕,手指点在了我的脉搏之上,脸上露出了喜色,道:“奇怪,真是奇怪,你的体质真的是让我匪夷所思!”

     就在尸王说话的时候,我这时候注意到她腰间的那个玉葫芦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我皱了皱眉头,总感觉里面关着什么东西,里面同时还发出些奇怪的东西。

     尸王也似乎发现了那玉葫芦的异样,说道:“真是世上难得的奇才,我本已经将这玉葫芦中的噬魂鬼封印了,但是没想到你出现之后,身上的力量竟将它给唤醒了。”

     看着那噬魂鬼在玉葫芦中剧烈的摇晃,尸王将手指给咬破了,然后指尖便流出了几滴殷红的鲜血,抹在了玉葫芦之上。我本想着那噬魂鬼会因此平息,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的效用。

     三叔的脸色沉了下去,说道:“小玉,用你的血。”

     听完三叔的指令之后,我将手指咬破之后,将血也抹在了那玉葫芦之上,过了几秒钟,玉葫芦竟没了动静,整个大堂也在此刻变得一片寂静。

     如此之后,尸王更是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道:“小兄弟,你是不是年幼之时学了什么特殊的功法?”

     我摇了摇头,道:“我年幼时不过是和一个道士学了几年的风水之术,并没有学你所说的什么功法!”

     尸王这几个问题,也不禁让我一头雾水,难道那噬魂鬼平息下来的原因竟是因为我身上有某种奇特的东西?我思来想去,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尸王的眼神之中微露喜色,幽蓝的眼睛中泛着精光,道:“真是奇闻,我修炼数百年,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稀世奇才。年幼时没有修炼任何的功法,但是却能将我的血琉璃给唤醒,惊动了我玉葫芦中的噬魂鬼,在壶中也修炼了数百年,十分的难缠,很难让他臣服。不仅如此,你的血液竟然能让他满足,这才是让我始料未及的。”

     随后,尸王又说了一些什么我能统治阴阳两界的话,总之听得我是一头雾水,似懂非懂。不觉心中有些想要发笑,我若又这样的能力,又怎么会连村里里面的事情都处理不了,还要到城里面来找招魂铃。

     我沉吟了片刻,随口问道:“那现在,我能不能拯救我们村子里面的人?”

     尽管我不想让杨禧阅知道我们村子里面的事情,但是不知为何,我还是迫切的想要从尸王这里得到答案。

     尸王和我三叔对视了一眼,满意的说道:“有希望,是一个可塑之才,不过未来的路还很长,还需要努力。”

     也不知为何,尸王说完之后,我的心中竟有些开心。尽管这尸王出身不好,但是却也能说出些通达的话来。

     尸王之后还交代了我一些简单的东西,告诉我这血琉璃千万不能丢了,它是蜀山上古三大圣物之一,必须好好保存。若是今后遇到身上带了血翡翠的人,便是有缘之人,以后定要以礼相待。

     她交代完之后,我睡意来袭便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知道,三叔和尸王竟通宵达旦聊了一整晚,到天亮时,尸王才迫不得已离开。第二天杨禧阅还开玩笑说三叔这回儿算是遇到了知己。

     不过事后我还是心有余悸,幸得这尸王心地善良,若不是,昨天晚上我们恐怕死于非命了。

     不知不觉天色渐明,杨天成也带着杨禧阅的妈妈回来了,介绍之后,我才知晓杨禧阅的妈妈叫李泽,也不知为何,这名字倒是让我来了兴致,透着一股阳刚之气,放在一个女子身上确有些不恰当。

     随后,杨天成神色紧张的问道:“两位大师,昨天晚上的情况怎么样?那尸王现在在什么地方?”

     虽了解尸王的去向实属正常,但是看杨天成的神色,显得十分迫切,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三叔随后点燃了一根旱烟,深吸了一口道:“杨先生尽管放心,现在尸王不会继续祸害你们家了,不过现在还有一件事情。”

     听了三叔的话以后,杨天成渐露喜色的脸便立马沉了下去,久久才说道:“大师,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只要能解决家里的事情,我杨天成哪怕肝脑涂地也愿意。”

     三叔开门见山道:“你家中的血玲珑,恐怕得让我带走,若不然,煞气再次汇聚,尸王说不定会再次祸害你们家。”

     三叔的表情十分的严肃,但是我从三叔的嘴角看到了一抹奇怪的笑容。如此情形之下,不管杨天成愿不愿意,都必须答应。

     “这.......血玲珑价值不菲......”杨天成有些犹豫不决的说道。

     让我意外的是,身后的杨禧阅这时候竟然说话了,“爸,将那血玲珑给两位大师吧,留在家中也是个祸害,虽然咱们花大价钱买来的,但不如当礼物送给两位大师,也算作报答。”

     说完之后,杨天成也只得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随后,三叔接着说道:“为了以防万一,能不能将你家中的管家请来,除去他身上的煞气之后,事情就算是完全解决了。”

     听完了三叔的话以后,我也疑惑不解,三叔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为何要请那管家,难道杨家的管家有问题?初来的时候,我和那管家有一面之缘,除了有些跛脚外,也无其他的异样,但是正是这个细节,让我然想起之前村中那个蒙面人,跛脚的蒙面人!不知为何,我情不自禁的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